本來就很常發生誤會,別說兩人性格不同,光外表就很容易被錯認。
  嗯,雖然要他裝作悠太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他望著藍天發呆。
  可能世界上每對雙胞胎都會經過的時期,被雙親打扮的一模一樣,髮型、衣服都完全複製到另一個身上;同時也是每對雙胞胎的心結也說不定,明明是兩個不同的個體,怎麼可能完全一樣,為什麼還要有另一個自己?
  越來越大,這種糾結的心態就淡了,但偶爾還是希望有個特別的人能夠認出自己,無論是在何種情況下。
  
  「在想什麼?」靠著柱子喝著盒裝牛奶,悠太開口詢問。
  
  「吶,悠太,很久沒玩那個遊戲了。」撥了撥瀏海,聲音或許會有些差別,但並不要緊,不說話就很少人會發現,或許連春他們都分辨不出來。
  
  雖然不知道弟弟怎麼突然想起這件事,不過悠太點點頭,也將自己瀏海撥亂。
  
  
  
  
  
  
  「啊啊啊──我的腦袋都是數學公式啊!」千鶴抓著金髮大叫。
  
  「啊……千鶴君,聽說補充糖份可以幫助腦袋思考喔。」春露出笑容。
  
  「春你別太寵這隻小猴子!」
  
  「嗚──果然還是小春最好了!」千鶴掛在春身上。
  
  此時預備鈴響了,正要回各自的教室時,要皺緊眉頭,朝與春站一塊的「悠太」問:
  「話說回來,我從剛剛就覺得你們兩個很奇怪,幹麻要互換髮型?」
  
  「欸?」驚訝聲出自春與千鶴口中,然後同時往淺羽兄弟看過去。
  
  手插著腰,要指了指「悠太」說:「這個是祐希。」
  接著又指了指「祐希」,「這個是悠太。」
  完全被認出來的兩人不禁一愣──雖然表情看不出來。
  
  「欸欸!?」春看了看雙胞胎一副被拆穿了的模樣,沒好氣的說:「真是的,悠太跟祐希又在玩那個遊戲了。」
  以前幼稚園時,兩人很常互換身份,騙過許多人。雖然長大了聲音不一樣很容易分辨,但若兩人真有心要扮演彼此,其實很難認得出來。
  
  「欸──但是為什麼小要會知道啊?」千鶴左看右看,根本看不出來有什麼差別。
  
  「為什麼嗎?」要抱著胸思考。「……憑感覺吧。」說完馬上抓著祐希後領往他們教室前進。
  「好了該回教室去了!別以為裝作悠太不會有人認出來!」拿這竹馬沒辦法,只好自己拖著走比較快。
  千鶴向春跟悠太揮揮手,趕緊跟上腳步。
  
  「祐希,放學見。」悠太朝漸遠的弟弟搖搖手。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弟弟會突然想玩遊戲,不過畢竟是雙胞胎之一,大概猜得到弟弟在想些什麼,所以被認出來是好事。
  梳理著瀏海,悠太不禁有種預感,「感覺……祐希很可能被搶走。」
  
  「在說什麼?」春好奇地看著身旁好友。
  
  搖搖頭,「沒事。」
  「不過,春都沒認出來我們兩個。」悠太撇過頭,似乎有些低落。
  
  看見好友的模樣,春不禁緊張的補救,「對、對不起啦!」
  但當看見好友抖動的肩膀與不小心發出來的笑聲,知道自己被騙了,無奈嘆口氣後也跟著笑了。
  
  
  
  
  
  fin
  其實對雙子我都萌不太起來,虧我還是雙子座的XDDDD(並沒關係好嗎)
  誰叫我是完全的眼鏡控嘛=///=
  所以我也很喜歡東先生XDDDDDD
  晃要眼鏡X2也很不錯(流口水),老師學生這組合超有愛,要又是年上控XD(喂)
  感情好的老師組晃明也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