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
  
  
  
  
  
  
  
  
  
  
  名為姚子奇的線與名為史蒂芬的線。
  
  
  
  2006年的春天,SD兄弟離開翱翔天際,姚子奇加入翱翔天際,正式開啟他的明星之路,雙方都只有透過報章媒體見過彼此長相。
  「子奇,你要上節目嗎?」經紀人笑著拿出記事本詢問。
  「沒興趣。」姚子奇即答。
  還真是回答的爽快……金皓薰傻笑。「好吧,那我讓紀翔上節目好了。」說完就在紀翔名字旁作記號。
  一旁關古威汗顏,讓紀翔上節目……那個是探討毒舌與省話的節目嗎?
  
  
  ※
  
  
  演藝圈的變化是時時刻刻的,隔年夏天,SD兄弟所住公寓,史蒂芬坐在沙發上,耳裡聽著新聞,眼裡專注在腿上攤著的空白本子,凌亂的白紙上飄著小豆芽及標註的話語。
  
  『最新快報!歸國才子慕容和希甫踏上機場隨即表示對叛逆王子姚子奇充滿興趣,更望在任何領域都能與他有所接觸,馬上造成姚子奇歌迷們一大轟動。而翱翔天際負責人金皓薰也表示這是良性競爭,姚子奇會有更好的表現呈現給大眾!』
  
  下手的筆一頓,許久沒聽見的人名,史蒂芬不禁抬頭望了一眼,可惜的是畫面已閃過。
  金皓薰啊……或許哪天他們兄弟與他能成為不錯的朋友也不一定,史蒂芬握著筆的手,端著下巴微微露出笑容。
  
  
  ※
  
  
  「克烈斯,你跟史蒂芬的感情好像很好!」和樂的夜晚就在金皓薰說完這話後開始,雖然週日的今晚總是會特別忙錄,不過翱翔天際的藝人仍是無缺曠記錄。
  「當然,第一次見到他,便有種命中註定的感覺,我有預感可以與他成為很好的知心朋友。」
  面容俊魅的克烈斯不如外表般的冷漠拒人,相反的對於認識的人他一向都很大手筆。「對了,皓薰你生日要到了,最近愛馬仕新出的皮夾我覺得很適合你,希望你會喜歡。」隨行的黑色西裝大哥遞上一個袋子給呆滯的金某。「吉祥我也有……」轉過方向找弟弟去。
  「呃……謝謝。」呆呆的接過袋子,一旁又上演傻哥哥與毒弟弟。
  
  「咦?你生日啊?又老了一歲的日子到底有什麼好慶祝的我真搞不懂。」姚子奇不解的說。「不過還是祝你生日快樂!」並將身上背著的吉他拿下。「給你吧!」
  「欸,子奇你怎麼把你的吉他給我?」若說公司與藝人是金皓薰的生命,那吉他與音樂就是姚子奇的生命。
  「其實我有另一把啦,沒在用而已,畢竟這把使用久了感情也深。不過你生日嘛,我也沒什麼東西送你,這吉他上可是有我最深的誠意!」
  「既然這樣,那我就收下了,謝謝!」沒想到姚子奇會將吉他送他,金皓薰簡直感動得快流淚。「不過記得之前我想用公費替你買新的你也不要,怎麼這時又冒出另一把新吉他了?」記得姚子奇當時還很酷的拒絕。
  搔搔髮鬢處,姚子奇過了幾秒才說出答案,「……是別人送我的啦。」
  「咦?誰啊……不會是慕──」姚子奇馬上截下金皓薰未完的句子。「好了!我要回家了!」隨手揮揮,跨上機車啟動揚長而去。
  「我還沒說完耶,不會是慕容和希吧……」抓抓刺蝟頭,金皓薰傻眼。
  
  回到家的姚子奇不太習慣身上少了一樣物體,將房間的吉他取出,調整弦後便小彈了起來。「哼……那傢伙的眼光還不錯嘛。」雖然不太甘願,但姚子奇很滿意。「下次還是對他好一點好了……」撫摸著吉他表面,口中嘀咕著。
  
  
  ※
  
  
  「克烈斯,你看起似乎不太好呢。」空閒的下午,他與克烈斯約好在高檔的咖啡廰。
  「因為吉祥還是不願意叫我一聲哥哥。」克烈斯有點失望的苦笑,其實他自己也很明白這聲哥哥可能這輩子他都聽不到。
  「是這樣啊……因為家庭環境也不同,我也不能給你什麼建議。」一樣同為弟弟的史蒂芬也猜不透紀翔心裡在想什麼,畢竟他本來跟哥哥感情就很好,對於分開甚久的穆勒兄弟,兩者不能一起比較。
  「不提我,史蒂芬你最近跟鉅子不也是很不開心?」不用他特別去探查消息,SD與鉅子不合的新聞已經充斥娛樂版面。
  「嗯,我們有考慮離開,也有想過翱翔天際,但……」其實金皓薰私下有來詢問過他們,也完全不介意他們兄弟回去,本來兩人是有意願,但想到翱翔天際很有前瞻性沒錯,不過公司藝人也是成了飽和的狀況,事務繁忙的金皓薰除了另請經紀人外,只有一人的他不可能全全顧到。
  「你應該知道我在國外的人脈,我得知豪門杜家的千金近期要回台灣設立經紀公司正式加入演藝圈,她的哥哥我見過,你不妨可以考慮。」
  「我了解了。克烈斯,真的很謝謝你。」史蒂芬衷心的致謝。
  「說這什麼話,我們不是好朋友嗎。」看了看手腕,「時間差不多了,我包下了電影院,記得你有演出的那部電影不是今日上映?」
  「克烈斯……」他有沒有演出不是重點,重點是他們兩人又要成為民眾焦點了。
  「不喜歡嗎?」
  「不,我很喜歡。」史蒂芬只能露出無奈的笑容。「只是下次可以等影片DVD發售,再到我家去看吧。」
  「當然可以。對了,我有跟你說嗎?今天的衣服很適合你。」果然上次挑的衣服整個就是很對史蒂芬的味。
  「你這是變相的在稱讚自己嗎?」挑起細眉,史蒂芬笑謔。
  「也是吧。」克烈斯說完,兩人一同笑開來。
  
  「史蒂芬認識姚子奇嗎?」喝著咖啡,克烈斯突然問。
  「沒接觸過。怎麼了?」納悶地看著好友。
  訝異的抬眼,「不……只是感覺你們應該認識……」都在同個領域,至少打過照面才是。
  「是嗎?也只是你的感覺而已。」他不是什麼浪漫主義者,他的感覺只限音樂。「不是要去看電影,走吧。」
  「也好。」
  
  
  
  2008年的春天,SD兄弟轉陣純真年代,姚子奇依舊在翱翔天際發展。
  
  平行線始終沒有交點。
  
  
  
  
  
  over talk
  帶著快樂的心情到地下站看消息,傷痕累累的關掉視窗OTZ
  希奇!?克史!?──什麼鳥投票啊(翻桌)
  所以我寫了這篇來祭悼(咦?)
  其實我之前就想過寫偽希奇跟偽克史,只是沒那種心情,這次倒很開心的完成他(挖鼻孔)
  好奇希奇怎麼沒和希出現?我說過了,我不會寫他(囧)
  
  對於明願,我有種很複雜的心情。
  當初因為接觸他而進來這圈子,現在卻覺得明願已經變調了,可惡甜樂可以只買杜哥跟仲瑄的地方嗎!?(啥)
  畢竟台灣還是台灣不是日本,大宇若真的想做BL向遊戲,不該跟明願混在一起,或許紀薰的出現有很多玩家會覺得新鮮,但一直再冒出BL…
  我不如把錢花在別的地方(囧)
  
  2008/06/05

Recommend
Share
Tagged i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