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薰・王子復仇記

  
  
  
  
  
  
  
  
  
  
  餐廳裡的客人,皆是如癡如醉地聽著台上俊美男子手中揚出的樂音,而店長金皓薰心滿意足地看著。
  當長達近十分鐘的表演結束,現場爆出如雷的掌聲,其中更有高喊安可聲,可男子只是放下小提琴,微微傾身後便從容的下台,完全沒有加演的意思,金皓薰也只能搔搔臉頰苦笑。
  
  「紀翔,很多客人都來找我抱怨呢,都希望你能加曲目!」金皓薰一進員工休息室,馬上手舞足蹈地說著。
  
  要是手旁有菜刀,此刻是在那顆藍色腦袋上吧,紀翔喝著咖啡心想。
  「當初我就說了,每場只演出一首。」意謂,其他免談。
  
  金皓薰如喪氣小狗般垂頭,「好可惜喔……」要是加碼可以讓紀翔多演出個一首也好,偏偏紀翔根本不吃這套。
  
  「我要休息了。」放下杯子,趕人意圖之明顯。
  
  「好吧,你若想加演絕對要告訴我喔!」一手插著腰一手指著紀翔,金皓薰認真地說道。
  
  等金皓薰離去,紀翔才放鬆身體,貼向沙發背,指緣撫著擱在身旁的小提琴身。
  溜出來至今……一年了吧,同時也想到被丟在法國火車站的貼身僕人,紀翔就忍不住扯開嘴角,他大概可以想像一群人呆站著然後快哭的模樣。
  好不容易逃離金絲雀籠,他才不會傻得回去。
  
  
  
  
  
  「又失敗啦?」方才替紀翔伴奏的漂亮男人,現在改搖著雪克杯,史蒂芬揚起紅唇,愉悅地注視著剛出休息室的店長。
  自從紀翔加入,今天是店長第一百二十三次勸說失敗,這麼看來這個月可以破一百五十次了,賭金肯定是他的了,呵呵──這麼想著的美人,轉身在牆上小白板再添上一橫。
  
  「你們別拿這種事打賭啦!」金皓薰無奈地說,又不是什麼光榮的事,白板上好幾個正字一直提醒他的失敗。
  
  「不過店長,反正店裡不是沒有可以演奏的人選,不一定要執著於紀翔吧。」史蒂芬提出疑問,畢竟每週末客人都不一樣,喜歡的也不一樣。
  
  金皓薰想解釋什麼,卻支支吾吾地,史蒂芬更是好奇地想得到個答案。
  「因為……我也很想聽嘛!」金皓薰說完還用力點頭認同自己。
  
  「店長你……」臉都紅成這樣,我看根本是愛上人家了吧。
  史蒂芬也不說破,難怪當初根本不顧紀翔來歷不明就錄用了,原來是存有私心啊。瞄了眼白板,看來可以多加個賭局了──比如店長何時追到人之類的。
  
  等史蒂芬轉身忙他自己的事,金皓薰才吐了口氣,拍拍自己過熱的臉頰,他還真怕繼續被問下去,絕對會被精明的史蒂芬發現。
  金皓薰怎麼會不知道採用不明男子是過於魯莽的舉動,但紀翔踏入店門口的那一刻,讓那雙紅褐色的雙目掃視到,他不禁吞了吞口水,緊張地揪緊了胸口襯衫;當紀翔邁開他那模特兒地修長雙腿朝他走來,他甚至懼怕地退了一步。
  不是因為紀翔長得很可怕或是一臉兇惡,而是他深深地知道──紀翔絕對會成為自己心中不一樣的存在。
  
  
  
  
  
  ※
  
  
  
  
  
  紀翔、不,正確是吉祥‧穆勒,一個十六歲前父不詳,十六歲時得知自己爸爸是某王國國王,而他則是庶出王子,甚至上頭還有同父異母的哥哥。
  
  對於上一代的恩怨情愛他沒興趣知道,只曉得王妃去世後的父親經過幾年的努力才終於讓王室認可平民女子,終於接納媽媽嫁入穆勒王室,不過當時自己還在學院修習音樂,再說他壓根沒興趣認親,直到二十二歲才在父親一通電話下強制遣返回國。
  殊不知這是惡夢的開始,原本他就獨來獨往,不愛有人在他身邊圍繞著,偏偏掛了王子的頭銜,隨身若干僕人外加三不五時打擾的女人群,沒幾天他就想離開了。
  
  好說歹說,他在母親的勸說下勉強待了一年──其實不用一年,他就開始計劃要逃家了。
  在法國甩掉僕人,之後飛到美國,再到了澳洲,最後目的是另一半血統的祖國──台灣。
  原本是想待在維也納,不過一定很快就會被發現,才決定到台灣,也正好他有台灣的身份證,名字與身份完全不同,相信父親一時之間還不會找到這來,而母親了解自己,多多少少會體諒他並幫他。
  
  不是他厭惡突然冒出的家人,他也懂父親想彌補他們母子倆,但真的沒必要,他有他自己的步調與生活,也養得活自己,沒必要回穆勒王室──
  再說他的名字真的很蠢,他不懷疑父母親若再生個女兒會叫如意‧穆勒。
  
  
  
  「紀翔想到什麼好笑的?」正好看見紀翔露出嘲諷的笑容,沈惟真好奇問。
  今天又是紀翔演奏的週末,此時同在休息室的有領班城仲瑄與服務員沈惟真。
  
  「沒什麼。」就算是同事,紀翔仍習慣避免不需要的談話與深交。
  
  沈惟真無奈的揉揉後腦勺,雖店長說要照顧新人,但就他來看,紀翔根本排拒他們,只能給領班一個手勢,自己便先出去了。
  
  雖說店裡有某人看某人不順眼的情況,但通常只要不排在同時段就能解決,紀翔的特殊情況讓城仲瑄也頗苦惱。依據史蒂芬所說,店長很喜歡紀翔,作風太強硬讓紀翔因不耐煩而離職就糟了。
  
  正當城仲瑄在苦思對策,金皓薰又進來問了,「紀翔!下次有想要加演嗎?」
  
  「免談。」紀翔還是同樣的答案。
  
  金皓薰垂頭喪氣,不一會兒又打起精神,「對了,你住得習慣嗎?」
  當初錄用紀翔時就答應替他找個住處,就在離店不遠而已。
  
  「還可以。」
  金皓薰像隻聒噪的麻雀纏在紀翔旁七嘴八舌,眼看紀翔快要發火,金皓薰卻又突然停下口水攻擊說了有事便跑出休息室,搞得紀翔一臉要發怒又沒人能發怒的滿臉錯愕。
  「他總是這樣自顧自的嗎?」紀翔不悅地問。
  
  城仲瑄微微笑,「店長他很關心你。」至於建立在什麼基礎上,這就有待觀察了。
  
  「我不需要無謂的關心。」冷冷地拒絕。
  城仲瑄不語,只是想著,若是“有意”的關心不就……看來這次史蒂芬開的賭局,是要下店長追求成功了。
  
  「仲、仲瑄哥!」猛地打開門低喊的是今天吧檯擔當的衛亞,看來是有什麼急事。
  「有對看起來不簡單的先生與小姐來用餐,皓薰哥正好出門……」
  
  「我馬上出去。紀翔,今天辛苦你了。」城仲瑄邊走邊納悶,沒聽店長說有什麼貴客呢。
  
  紀翔點點頭算是回應,心想那隻聒噪的麻雀出去了啊……不對,跟他也沒什麼關係,不如想想晚餐要吃什麼。
  
  
  
  
  
  ※
  
  
  
  
  
  「史蒂芬你、有人會進來、哇啊!」
  
  一進休息室就見已下班的姚子奇被壓在沙發上,撞見此景的紀翔挑挑眉,不發一語地來到櫃子前拿出琴盒,無視那頭兩人。
  
  被無視了耶,史蒂芬用唇語說著。
  我看就算我們做到一半他照樣無視,姚子奇翻翻白眼回答。
  
  「啊,史蒂芬我不是禁止你與子奇兩人單獨在休息室嗎!」衝進來的金皓薰一看某對危險情侶,再次警告。
  不過金皓薰也沒多加苛責,只是開始收拾東西。
  
  被抓到了,史蒂芬聳肩微笑,起身順便拉了姚子奇。「紀翔,你會討厭同性戀嗎?」
  與其說是幫自己問,不如說想幫金皓薰問。
  
  又是冷淡的一睹,「我初戀情人是男的。」怎麼會說出這事?紀翔眉頭一蹙,快得沒讓人察覺。
  
  「呵呵,我想店裡許多女客人會非常失望。」不過不包含他們店長,啊、店長也不是女人。
  史蒂芬眼角處能看見,金皓薰剛剛動作明顯一頓,隨後更加輕快流暢的整理收拾。
  
  反倒紀翔微妙地瞄了史蒂芬兩人,「彼此彼此。」
  店裡每個人都有其死忠的粉絲,史蒂芬與姚子奇也不例外,只怕這失望是雙倍。
  
  「我先出門喔!」雖然店長有特權,但金皓薰極為盡責地天天到店裡,像最近這幾天頻繁出門的事很少見。
  
  這是頭一次沒被問東問西的,紀翔瞇起眼盯著被關上的門,絲絲不悅之情在心底發酵。
  
  「最近店長好像很常與某位先生約會呢。」看來皓薰的碎碎唸外加纏功也不是沒用呢,史蒂芬故意地提起這個話題。
  
  「啊,那個長得很好看的。」姚子奇也不知是配合還是真的想到這件事。
  
  「我記得那位先生有帶妹妹來吃過飯。」雖說是與愛人對話,但史蒂芬一番話都是說給紀翔聽。
  
  握緊琴盒的帶子,紀翔不滿地想說些什麼,卻只是背上琴盒,離開休息室。
  史蒂芬兩人相視一眼,下一秒開心地擊掌,勝利在握啊!
  
  
  
  
  
  ※
  
  
  
  
  
  當初紀翔進翱翔天際時就聲明過,除了週末音樂會外,他不會參與店內其他工作;可是最近他似乎忘了這件事,頻繁出現於店內,原因嘛……大伙心知肚明。
  在店內,較多時間紀翔都會在吧檯裡,吸引客人目光外,忙碌時會幫忙結帳;不然就是臨時有人請假,他便上工加班──真的完全打破當初的工作條約。
  總而言之,一切主因就在於角落那桌男女。
  
  「紀翔這是第幾次往那裡看了?」丹尼斯透過出菜口,好奇問著正好經過的衛亞。
  
  下午茶時間只供應點心,廚房處於休息狀態,忙著與晚班交接外,便有時間與外場聊天。
  最近店內最熱門的話題,不外乎就是繞著店長與紀翔轉,連同屬於週五才會出現的慕容某人也知道。
  
  衛亞想了想,「若以時間來算,幾乎是平均一分鐘兩次。」
  
  「衛亞,要快打卡喔。」城仲瑄出聲提醒,衛亞點頭匆忙地離開。
  
  「……雖然我覺得紀翔是多慮了,不過真的很好玩。」丹尼斯也望向角落談得極為盡興的兩人。
  
  「這次店長沒解釋,紀翔當然會誤會。」
  已經習慣被關心,突然被冷落在一旁,紀翔像似成了怨夫似的,在這樣下去,哪天成了怨夫崖也不一定。
  
  「你想店長是故意還是真的忘了?」有時金皓薰也會耍些小計謀,就不知道這次是不是了。
  
  「嗯……我想,是太忙碌的關係。」其實店長都會透過他了解紀翔的情況,不過他當然不會說出來,畢竟適度的分開有助於感情的加溫嘛。
  
  「其實紀翔只要多注意,就會發現沈惟真對那小姐有意思啊。」這是店內TOP2話題──雖說大家好像有意瞞著紀翔,都在底下談。
  
  「因為他在意的只有店長囉。」看來這事一定成了,城仲瑄想到未來一筆額外收入,不禁笑了。
  「對了,丹尼斯,最近TOP3話題,是你跟某個高中生吧?」
  
  「……」一定是史蒂芬傳出去的!
  
  
  
  
  
  ※
  
  
  
  
  
  「哈囉,紀翔!」
  杜雲芊輕巧的身子躍進紀翔眼裡,他先是一怔,後冷淡地點頭回應。
  
  睜大了眼觀察眼前這俊魅的男人,真的不是她錯覺,紀翔對她懷有一點點惡意。杜雲芊不太理解,畢竟她與紀翔真正談話的次數少得可憐,不過聽皓薰哥說,紀翔好像本來就是這樣的性子,對別人都淡淡的。
  「呃……我是想問你,是不是不喜歡皓薰哥呢?」杜雲芊小心翼翼的詢問,她並未用到討厭字眼,她直覺紀翔並不是那樣看待金皓薰。
  
  調整琴弦的手一僵,紀翔終於正眼看她,「有事嗎?」
  
  「若你想離開這裡,可以到我店裡唷,雖然還在準備啦。」既然當事人不想回答就算了,她便說出她的來意。
  她對餐飲業很有興趣,所以才會在大學畢業後踏入這行,而哥哥也資助她,更幫她找來了皓薰哥分享開店的準備及心得感想,甚至皓薰哥還很大方地表示可以挖他店內的員工,雖然她每個都很想挖走,呵呵。
  
  「金皓薰說的?」紀翔本就少表情的俊容更加冷峻。
  
  「咦?算……是吧。」皓薰哥是答應她能挖角,應該就是吧。
  
  他又不是蟲子,豈是他人能決定生死!紀翔不顧杜雲芊離開休息室、無視客人好奇目光來到金皓薰面前。
  「你是什麼意思?」冷冷瞪視著面前藍髮店長。
  
  金皓薰本來極為高興紀翔主動找他,沒想到紀翔是發怒地找他質問。
  「什、什麼事?」娃娃臉上滿是不解。
  
  「你要趕我走直接明說,不用藉由他人。」
  
  金皓薰錯愕地瞪大眼,緊張地抓緊紀翔雙臂,「紀翔你要離職!?」
  明明是你要我離開的!紀翔心裡低吼著。
  
  「那個……我雖然不想打擾你們,但你們嚴重干擾到客人用餐,還有不覺得你們在雞同鴨講嗎。」城仲瑄猜到杜雲芊跟紀翔提起了,才會造成這樁誤會。
  城仲瑄推著兩人進休息室,「你們好好談,杜小姐妳也先出來。」
  氣氛在僵持下去,客人都跑掉了!
  將休息室門帶上,城仲瑄吩咐服務人員前往各桌致歉,走進吧檯,往牆上小白板上寫了幾筆。
  
  店長達陣成功(笑)
  
  放下白板筆後,與史蒂芬對望一眼,皆露出水到渠成的笑容。
  
  
  
  
  
  一待兩人獨處,金皓薰便無所顧忌地開口問:「紀翔你要走了嗎?」
  
  「……你不希望我走?」剛聽城仲瑄說的,難道他與金皓薰真的牛頭不對馬嘴?
  
  「當然不希望啊!」金皓薰皺緊了一張臉。
  
  紀翔嘆了口氣,扶住額頭坐到沙發上,看來……真的是被說對了。
  「那杜雲芊是怎麼回事?」
  
  金皓薰總算理解紀翔突然發怒的原因了。
  「我承諾過她,若要挖走翱翔天際的員工,只要他們答應,就可以。」
  原來就是這件事,都該怪他沒先跟紀翔解釋。
  「可以的話……我不希望你……」他沒有權力能決定員工去留,但只有紀翔,他私心的想要紀翔一直待在這裡。
  
  「理由?」紀翔挑眉,要他留下,當然得要有理由。
  
  直視著紀翔,金皓薰苦惱思考要搪塞什麼理由,“需要你”、“我想一直聽你的音樂” ……總覺得怎麼說都很曖昧耶。
  「反正就不希望嘛!」哈哈乾笑打算混過去。
  
  紀翔不發一語站起來,逼近金皓薰,兩手撐在沙發扶手上,由上至下俯視著他。
  「你在騙我。」
  
  近距離的紀翔特寫,金皓薰緊張地像後縮,不過單人沙發能讓他縮到哪去,他只好低下頭,不敢望向紀翔那惑人的雙目。
  「我…我……我想聽你的音樂嘛。」若不說,他可能今天都要被困在這了。
  
  金皓薰那不自覺有些撒嬌的語尾,紀翔原想就這樣放人,但又渴望聽下去──他承認他很膽小,若不是知道對方的意思,他不會輕易踏出去。
  「再來?」
  
  「我希望……可以看見你……」好、好丟臉!金皓薰說完簡直想埋進洞裡了。
  
  「還有?」紀翔語氣已經是帶笑,但仍非要金皓薰明確的答案。
  
  「待…待在我身邊……」感覺得出來紀翔好像很高興,金皓薰略抬眼,正好望進那含著笑意的雙眼,他便覺得說出真心話不是難事。
  「因為我喜歡你──」話尾剛落,金皓薰便被紀翔一把擁進懷裡,他輕靠在紀翔肩上,有些緊張地抓皺了紀翔背部襯衫。
  
  「謝謝你。」摟緊了懷中人,紀翔極為真誠吐露出來的話語……
  
  「欸欸欸這是拒絕嗎!?」
  
  「……」誰來敲敲這人腦袋啊。
  
  「紀翔!你告訴我嘛!」
  他真的很想說句管你去死,但他明白金皓薰也需要確定的答案,有些惱怒地在金皓薰耳邊低語。
  下一秒,金皓薰露出燦爛的笑容,更加抱緊紀翔。
  
  
  
  
  
  事後,金皓薰合理地問了個問題,畢竟杜雲芊準備開店事宜及挖角一事,全店裡的人都知道,沒道理紀翔會不知道,尤其最近紀翔一直來店內幫忙。
  紀翔沒有回答,也猜到是全體員工都故意瞞著他,雖然是成功撮合他們了沒錯,但總覺得……不爽。
  ──被人欺騙的不悅,以及自己的窮擔心。
  尤其知道他們還成了賭注……紀翔在心裡決定,哪天一定要全部報仇回來。
  
  至於怎麼復仇回來,這是後話了……
  
  
  
  
  
  over talk 2010/08/09
  其實這是原先紀薰合本的文,只是因為牽扯到的角色太多,寫到一半又卡文,
  所以放棄拿此文XD
  既然說角色多,當然是全部cp的意思(抖)
  我幹麻又自己挖坑跳囧….
  
  這次ATL系列用了我一直很想玩的寫文法
  是什麼等我寫完看過一次就知道了(靠是要等到啥時…明年吧?(去死
  我想說…連史姚司瑄都卡了,其他兩對就不用說了囧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