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懶得換日文了XD,有英文用英文,中文以維基百科為主。
  忘記的快去惡補(力指)
  
  
  
  
  
  
  
  Ⅰ 前夜
  
  「呀啊~真沒想到King會突然出席,真是令我意想不到呢。」第二分隊隊長Head,端著酒杯,滿懷笑意地說。
  
  而王座上,支頤不語的藍髮男子──臉上並無覆面具,因為無必要──緩緩睜開棕瞳。
  「哦?不是你說的嗎。擁有力量就該使用,我只不過是實行而已。」
  站在他身後的是第三隊隊長Ivrogne。
  
  「是嗎。」Head不符合年紀的年輕臉龐輕輕一笑,起身放下酒杯。
  「那麼,King與Kinght的戰鬥,令人值得期待嘍。」隨後抱頭準備離開。
  「啊、對了。」離去前再度啟口,「親愛的King,能讓您如此重視地隨侍在後,第三隊長想必『很重要』呢,呵呵……」
  背對室內兩人,Head神情充滿詭譎,似乎又在算計什麼。
  
  King不語,靜靜注視著Head離去、門關上。
  ──後閉眼。
  
  
  
  「這樣好嗎?」凱特輕聲問。
  
  兩人站在懸崖邊,須方遠眺大海,一手插在口袋中。
  「這樣就可以了。」
  
  今夜過後,他將不再單單只是新藤‧須方。
  
  
  
  
  
  Ⅱ 二人
  
  「好奇怪啊……」塔科特撓著後腦勺,四處找不到好友才踏出新藤宅,往學校前進。
  
  一進學校,還未到教室,在中庭看見藍髮朋友與班長,馬上咧開笑容揮手大喊。
  「須──方─……啊咧?」
  那兩人只是稍微瞄了他一眼,便轉身離去,塔科特納悶地偏頭不解,還有須方怎麼沒跟和子在一塊?
  
  
  
  一整天除了上課期間,塔科特完全見不到須方,同時一塊不見的還有班長,他極為納悶地抱胸坐在位子上思索。
  是不是昨晚太過份所以須方生氣了?
  可是又不能怪他嘛,誰叫須方回家後一副哀愁樣,害他忍不住安慰好友,啊就忍不住又……
  「啊、和子!」
  
  「好奇怪喔,今天都見不到須方人影。」和子不知何時坐到塔科特前方的位子,跟著撐下巴思考。
  
  「是啊。」
  明明平時總是三人一起行動的,突然成了兩人……
  
  「那我們去吃東西吧!」想再多也沒用,和子起身笑著邀約。
  
  「嗯……好吧!」跳下座位,塔科特提起書包率先走向教室門口。
  和子則匆忙地回到座位拿起書包,小跑步跟上塔科特。
  
  塔科特兩人前腳剛離開教室,須方兩人後腳便踏入教室。
  「走吧。」俊秀的臉蛋露出微笑。
  而安靜的馬尾少女,只是提著書包,跟在他後方。
  
  
  
  
  
  Ⅲ 皇帝
  
  「Appriveoser!」形體優美的Cybody從裂縫踏進來。
  「颯爽登場!」換上閃亮亮的騎士裝。
  「銀河─美少年!道伯─恩──」擺出標準POSE。
  「來吧!綺羅星!」乘上Cybody的銀河美少年疾吼。
  
  「哈哈哈,今天算是來打招呼的喲。」Head大笑說。
  「噢、我們美味…呃、力量無窮的King已經在我方,銀河美少年你快束手就擒讓姐姐疼愛…咳、研究吧!」Professor‧Green言語中總是另有所圖。
  「哼!只要有King在,要打倒銀河美少年還不簡單嗎!」Scarlet Kiss不屑地輕哼。
  「啊啦啊啦,勝之不武可是不太好呢。」成人銀行行長,唇角勾起微笑。
  
  「哈啊?」前額帶了幾撮金髮的銀河美少年匪夷所思。
  
  飄浮在一頭上方的和子,拳頭緊握靠在印記上,略顯不安地四處張望──須方呢?
  綺羅星一行人所說的「King」讓她極為不安……
  
  不知何時,對面早就升起另個泡泡,是塔科特他們從未見過的陌生新敵人。
  坐在王座上雙腳交疊,覆著金色面具、穿著華麗,悠悠支頤望著他們的藍髮─……藍髮!?
  塔科特及和子驚愕地同聲齊呼:
  「須、須……方?」
  
  「不,是我們的『King』。」一旁的Ivrogne冷聲糾正。
  
  綺羅星第一分隊Emperor──King──正式出席!
  
  
  
  
  
  fin 2011/03/26
  我又一次惡補2集了XD
  這篇是23集王登場後的自我腦補~
  
  雖然早就有感覺須方會加入綺羅星…
  但看見他擺出(<ゝω・)綺羅星☆
  俺笑噴了X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跟朋友又無聊再猜測為什麼須方會加入綺羅星,
  我們是覺得為了要保護班長的印記,
  但我想最後班長的封印九成九也是會被解開,
  那就要走犧牲路線的感覺了(ಥܫಥ)
  大概就是老套的,把我幹掉就可以不讓Cybody離開零時空間、還能解放巫女之類…
  因為是王嘛(◕◞◞౪◟◟◕ )
  欸油~國王與騎士,一定要對打了Q_Q
  好吧我想看國王被打倒-///-
  
  然後不得不說那糟糕的海德三人行,紺啊啊啊啊,綺羅星議長大叔不好嗎人家是為了你變老啊!!!(欸?)
  還容得你去摟摟抱抱還要喚醒那隻沉睡的小信吾嗎嗎嗎嗎你這糟糕塔爸爸=皿=
  (等等塔媽媽咧?)
  其實議長以前是看見親親海德背叛自己愛上信吾吧?(你在ㄎㄅ)
  
  SD文用中文真的很怪,感覺都沒了OTZ
  但我又怕看不懂的窘境囧
  好煩啊´Å`
  
  俺後記都要比文長了啊X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