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敗樂章之司瑄章、心中秘密篇 r

  腐敗樂章之司瑄章、心中秘密篇 r
  
  
  
  
  
  
  
  
  
  
  看著雙人床上那難過扭動的男人,杜司臣只覺一片頭痛。
  「嗯……」床上男人得不到舒解,發出如貓情動的嗚咽聲。
  
  該死!就知道那老頭沒安好心!
  杜司臣扯開領結,煩躁地走到床前,還是先想想辦法解決仲瑄的問題吧!
  
  
  
  ※
  
  
  
  「哈哈,我敬Mr.杜一杯!」
  「哪裡。」端起酒杯稍示意。
  「介紹一下,這是我女兒,橋木玲美。」
  「久仰總經理大名許久了!」面容嬌美的女人,那一雙帶有他意的眼眸直勾勾地盯住對面男人。爸爸耳提面命,想辦法釣上這隻金龜婿,還以為聽總經理會是個老頭,沒想到是這麼帥的男人啊,嘻。
  眼觀鼻,鼻觀心,杜司臣嘴邊仍帶著就座後那抹淡笑,不讓他們難堪,但也不表示什麼。
  
  「Mr.杜,這位是……」橋木疑問的眼神掃到杜司臣身旁男子。
  「是我的特助。」城仲瑄公式化的笑容,點點頭打招呼。
  「年紀輕輕就是總經理身旁特助啊,真不簡單!」
  
  幾道菜下去,話談得差不多,橋木拿著送上來的清酒又替杜司臣倒個八分滿。「來來來,Mr.杜可別客氣,來者是客,就讓大哥今天作東!」身旁的女子也滿臉笑容替父親倒酒。
  杜司臣剛要接過,一隻手先橫了過來。「讓我來吧,總經理有些醉了。」橋木父女倆稍嫌驚慌地對視,眼尖的杜司臣正要制止城仲瑄,酒卻早已下肚。
  「啊、哈哈,談得差不多,時間也有點晚了,不如Mr.杜也早點休息吧!」拿出手帕擦擦汗,離開意圖明顯。
  感到不對勁地瞇起眼掃視,「怎麼會呢,時間還……」袖子讓人扯住,杜司臣轉眼便見城仲瑄手緊抓著自己,摀著臉狀似不舒服。
  「看來城君不太舒服,大概是醉了……Mr.杜還是早點扶他去休息吧!」說完偕同自己女兒起身。「正好我公司裡還有點事要處理,不如就先這樣吧!」要是沒剛才那多事的人擋酒就好了!可惡啊……要是讓杜司臣發現自己下了藥,可就糟了。
  「也好。」微笑送走橋木兩人後,杜司臣馬上冷下臉,打開手機按下通話鍵。「與橋木的合約在考慮一陣子。」
  
  「呼…呼嗯……」眼前世界似乎在旋轉,城仲瑄甩甩頭想保持清醒,剛剛他沒喝多少酒啊……怎麼身體熱熱的。
  「仲瑄?」杜司臣扶起那幾乎趴在桌上的特助。「怎麼了?」讓城仲瑄一隻手臂繞過自己頸子,想架起他。
  雖想強裝沒事起身,但腳下一軟,讓才剛站起來的杜司臣跟著跌下去。「好熱……身體好熱……」好、好多總經理……
  壓在身上的特助,身子熱度透過那薄薄的衣服傳遞過來,杜司臣當下聯想到橋木急欲離開的原因,頓時怒火上升──想算計他是吧,要是他喝下那杯酒,不就醉倒在溫柔鄉裡了!
  不管如何,還是先回飯店去吧。
  
  
  
  ※
  
  
  
  就算想解決,但杜司臣不可能隨便叫個女人來幫城仲瑄──只怕醒來後仲瑄會氣個半死。
  只能用土法,丟進浴室沖冷水了。「仲瑄?」試探性地輕喚。
  「唔嗯…呼…總…經理……」那因情慾稍紅的眼眸,海綿體充血的緊崩,城仲瑄實在忍受不了,手伸向褲襠解開拉鍊。
  「等、等等,仲、仲瑄!」他杜司臣人生頭一刻如此緊張,他沒興趣看一個男人在他面前自慰啊!
  扯開自己上衣,但依然得不到舒緩的,城仲瑄忍不住低吟。「嗚、嗯……」早就無可自拔的人兒,才拉低內褲那腫脹的陽物便彈跳了出來。「啊、啊…嗯啊……」
  讓衣服束縛住,城仲瑄不太高興地踢掉解開的褲子,稍稍撐開大腿,兩腿間那挺直的慾望經過愛撫,頂端吐出些微白液,濡濕了小黑叢。
  綺麗旖旎的畫面就在眼前上演,杜司臣只感到一陣頭暈,再一次在心中罵了橋木祖宗十八代一次。
  就算他愛女人,但看了這種畫面只要是人都會心動啊……轉身迴避,但那刺進耳裡的喘息聲也在點燃杜司臣那潛藏於身體深處的慾念之火。
  「唔、啊…不夠嗯……」
  
  ──理智斷裂。
  
  
  
  
  
  ※
  
  
  
  
  
  「嗯…總經…理、啊……」
  純白的床上,裹在被子裡的是兩具軀體,灑落在枕上是粉色的細髮,細髮的主人仰高頭顫抖不止,口中是停不住的高吟。
  舔著那顫動的喉結,男人低低淺笑,手滑到被子底下,抬高身下人臀部讓他更容易撞進深處。「仲瑄……」在頸上吮出一個一個紅痕。
  「嗯、嗯啊…哈、不…太深了!…啊啊……」抓緊被單,受不住那緩緩抽出後深深插入,尤其當男人撞進來那一刻,他幾乎是接近哭泣的呻吟。
  「仲瑄…叫我的名字……」
  沾著淚珠的眸子,城仲瑄轉過頭去不敢直視正上方的臉孔,從上一次在辦公室的意外後,總經理總是找機會偷吃自己豆腐,更是使出各種手段讓自己陪他出去,每次都落得羊入虎口的下場……這種順從的習慣真是不好。「總、總經理…就是總經理……」他不願打破這層關係,床伴就床伴,頂多他這特助又多了一個工作(按:你忘你了已經不是了XD)。
  問題癥結點在哪他很明瞭,輕嘆口氣緊急踩煞車,仲瑄就是這樣,對於堅持的事頑固不通,不講清楚他絕對不明白。「仲瑄,我不會對任何我的下屬做這種事,就算是女人也不會。」不說清楚就算得到仲瑄的身子他也提不起勁來。
  突然停下的抽送與響起的說明,城仲瑄忸怩不安地瞧了一眼,才啟口,「我……我也不是任何人要上就給他上……」這是他盡最大力量能說的了。
  一開始只是驚愕、羞憤與不解,但之後相處間,總經理那透露出來的溫柔卻讓他不禁心動同時疑惑不安──明明彼此都是男人啊。他曾經問過史蒂芬這個問題,他笑著給自己的答案是,愛上了就愛上了,無關性別。
  宛轉的話語,底下所含的意思讓杜司臣露出笑容,「我明白了。」
  被汗淋濕的頭髮貼住頰邊,城仲瑄止不住害羞的,又見那帶笑的眼眸,下定決心吸口氣,「可、可以繼續了……ㄙ、司、司……臣。」
  「當然了,那……換個姿勢吧。」得到城仲瑄的回應及同意,杜司臣終於露出他的真面……呃、不,是換個體位培養情趣與增加性福指數。
  「欸?這、那個…我……」話未說完就讓人翻了個身扣緊腰部狠狠刺入。「啊啊!慢、慢點……這樣、好…啊、啊哈!」
  覆上那緊抓被單的手,胸口貼緊他的背部,杜司臣聽著那一聲聲的吟哦,突地想到一年多前的意外,喉頭迸出陣陣低笑──從那天起……看仲瑄的眼神就不同了吧。
  「呀…呀啊、啊…啊啊──!……」身下愛人一陣顫抖,收縮的內壁逼得杜司臣失守,想抽出沒打算射在愛人體內,但城仲瑄似乎是發覺到他的念頭,又縮緊後穴。「嗯啊──在裡面……就好……」似乎聽見男人在上頭的低咒聲,後那燒騰的熱液就射在自己體內。
  
  
  
  
  
  ※
  
  
  
  
  
  「呼、唔…嗯……」眉頭緊皺,閉眼感受那性器互相抽動的快感,摟緊身上男人頸子,城仲瑄的神智不清不楚,他只覺得滿身熱度無從宣洩。「呼、快點…好舒服…啊…嗯……」
  耳旁粗重的喘息聲及偶爾的低喃,手上盡是兩人滲出的淫溼白液,從沒想到男人相互慰藉也有如此感覺,背德加上慾望,杜司臣手一用力,柱體便斷斷續續射出彼此乳白的汁液。「啊嗯──啊哈、呼嗯…呼……」
  城仲瑄騰空的身子本靠著上頭男人支撐,發洩過後雙手便放開,而夾緊杜司臣腰間的雙腿也鬆懈下來,癱軟在床上,腹上是兩人混濁的液體,杜司臣著魔似地指尖抹了一些,探到他身後隨著身子呼吸吐合的小穴。「呃啊!」刺進身子的物體,城仲瑄蹙眉低叫了聲。
  「嗯、唔……」小穴漸漸吞入手指,輕輕抽出又緩緩深入,隨著小穴的開合再加入一指。
  「哼嗯…啊、不要!」這一聲讓杜司臣回過神,趕緊抽出手指,起身抽幾張衛生紙稍做處理,強逼自己不能去看床上仲瑄那仍是紅潤的臉孔,否則他絕對會失控,做出一些令他懊悔的事。
  喟然,坐在床緣處,聽身後漸近平緩的呼吸聲,猜想仲瑄是睡著了。「你舒服了……我還得處理呢。」腹間那不聽話的小弟啊。
  ──杜司臣發現自己才是那更應該去沖冷水的人。
  
  
  
  
  
  ※
  
  
  
  
  
  「嗯……」激情後的溫存,床上相擁的兩人,身體疲乏使得城仲瑄頭腦昏昏沉沉的。
  好笑看著那努力保持清醒的人,杜司臣側身撐起自己,手指逗弄著。「等會得吃飯,別睡著了。」似乎忘了自己就是造成人家想睡的罪魁禍首。
  哀怨地看了男人一眼,城仲瑄無奈地強打起精神。「總經理……」他突然想起,只是這問題……
  「嗯?」看那欲言又止的神情像在邀請自己,杜司臣無法克制地再次覆上。
  「等、等等──」嚇都被嚇醒了,城仲瑄雙手抵著那疊上的身軀,急著把話問完。「總、總經理是……是第一次抱……男人嗎?」他當然知道杜司臣不可能是處男,甚至連他以前的女人自己都曉得還可以叫出名字──只是杜司臣熟練的手法怎麼看都不像第一次抱男人啊!
  不是吃醋,是好奇──城仲瑄這樣說服自己。
  「這個嘛……」撇掉仲瑄誤飲春酒第一次未遂經驗的話……「算是吧。」
  算是?「……意思是有?」他真的只是好奇。
  「吃醋了?」
  拼命搖頭,「沒有!」打死都不能承認。
  「仲瑄,我發覺……」杜司臣打趣地盯住紅著臉反駁的城仲瑄。「總經理發覺什麼?」
  「你真可愛。」杜司臣爆炸性的發言炸得城仲瑄臉又加深紅潤度,連他那粉色的秀髮也黯然失色。
  「總經理你別笑了!」
  
  
  
  
  
  over talk
  那個,注音是想要表達仲瑄想叫杜哥名字,本來想用嘶啦…不過這樣變蛇了!?
  
  還有一堆短篇,害我在考慮要不要在鮮網發出(囧)
  就跟史姚mini那樣差不多的,真傷腦筋。
  算了,要看的到我痞客看吧O_O,是一些寫來自萌的小篇而已(笑)
  最近仲瑄愛爆發,無可自拔(哼歌)
  不過都是一些低級文(奔遠)
  
  2008/04/05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