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敗樂章之司瑄章、心之所在篇

  腐敗樂章之司瑄章、心之所在篇
  
  
  
  
  
  
  
  
  
  
  他很正常,卻對同為男性的上司有綺念,這一點都不正常。
  書上說同性戀有假性的,就像就讀男校,在這種環境下又正值衝動的時期的確會造成假性戀愛,不過他已經過了青少年期,早步入成人了,這又該如何解釋?
  開始自我厭惡。
  
  家人坐在餐桌旁,一同看著煮完晚餐,自身卻沒食慾的大哥坐在沙發上,那區塊完全是黑暗的。城家人口頗多,八個兄弟姐妹加上父親,一家高達九人,最大的跟最小的相差了二十歲,都可當父子女了。
  人口多,自然負擔也越重,早婚的城父仍是正值壯年,開了小公司自己當老闆賺賺錢,曾經遇到周轉不靈的經濟危機,美好的家庭一瞬間破滅,最後慶幸甫畢業的大兒子才剛入社會馬上遇到好老闆,豐厚的薪資,加上底下的弟弟妹妹都很爭氣,有獎學金就拼命拿,也是苦撐過來了。
  
  桌旁的大家將眼神匯聚在二哥身上,畢竟二哥是未來的臨床心理師,在這方面是專業嘛。
  舉起手投降,城仲郁背著其他人的期待,展開行動關心大哥。
  
  「瑄哥,你有什麼煩惱的事嗎?」柔柔的音調,泡了杯可可亞遞給大哥。
  「嗯……只是一些小事。」自己的反常帶給家人擔心,城仲瑄有點過意不去。
  「瑄哥,別把心事往裡頭擺,我們都是自家人嘛!」靠近的爸爸點點頭,小弟小妹也湊到大哥身旁。「有事說出來,我們一起煩惱。」容納下九人的沙發,排成了ㄇ字型,城家人團團坐,將城仲瑄圍在中央。
  有點猶豫的,肘部放在膝蓋上,下巴抵在手上,在思考是否要將實情說出。城父見兒子如此,開口了,「小瑄,你總是不讓爸爸擔心,這次就讓我們擔心一下,說出煩惱嘛。」
  「我……」垂頭,瀏海蓋住雙眼。「我……可能喜歡男人。」說完不敢抬頭看家人失望的目光。
  「唔,瑄哥喜歡我嗎?」最小的弟弟仍是進不了狀況的問,惹得大家疼愛的摸摸他。
  「咳咳,小邢你先帶蓁蓁跟恩恩去房間做功課。」這種問題,未成年的孩子在總不好開口。
  「哦。」牽著弟妹步上樓梯,往房間走去。
  
  雙胞胎哥哥城仲郁神奇的變出紙筆,開始紀錄。「嗯……瑄哥你有確認過嗎?」怎麼想都不太可能,大哥在學時雖忙於功課,但也是有過一兩個女朋友,怎麼可能現在臨時突然轉變性向。
  「當你對一個男性有綺念時,怎麼想都很不正常。」將臉埋進手掌裡。
  「不會吧!大哥難道對我……」雙胞胎弟弟的城仲瑆作勢往後退了下,還三八的保護好領口安全。
  「你是笨蛋啊!」三哥最愛耍寶了,城仲翎拍了下他的腦袋。
  雖才剛邁入成人階段,但思想前衛的二妹城仲霺語出驚人,「瑄哥,你想跟男人做愛嗎,這種事啊,問身體最快。」
  
  「做、做過了……」如蚊蚋地回應。
  
  「不對應該要先找個女人做──欸欸?」剛剛沒聽錯什麼吧?城仲瑆瞪大眼。
  「原來最勁爆的是瑄哥啊……」城仲翎喃喃自語。
  「是……與你合拍那部電影的姚子奇嗎?」心思細膩的城仲郁,馬上想到之前大哥拍的同志電影。
  城仲瑄搖搖頭,「不,子奇他有男朋友。」
  噗──城父喝到一半的水噴出,兩個妹妹則是一臉挖到八卦的興奮臉色。
  另一個雖不太可能,但卻是與大哥接觸最為頻繁的人。「是……杜先生?」光看大哥紅著臉掩飾地扶扶眼鏡,城仲郁就知道是白問的了。
  「小瑄……是、是你吃了人家杜先生嗎?」城父膽戰心驚的問,他是不了解為什麼男人會喜歡男人啦,不過要是真吃了人家杜少爺……他打哪去生一個完整的杜少爺還給杜家。
  蕃茄熟透了,城仲瑄又把臉埋進手臂,大家心裡登下明白,對嘛,說是強勢的杜先生吃了他們家兒子/大哥這還值得相信。不過,難得可以看見處變不驚的城仲瑄變臉,也蠻……值回票價的。
  「仲郁,這個……有藥醫嗎?」
  「瑄哥,你這個是白痴問題。」城仲瑆翻翻白眼,而且很明顯大哥是在逃避現實。「有藥醫的話,世界上就不會有同性戀了。」
  「瑆說的對,瑄哥,同性戀不是病,只是喜歡的正巧是同性別的人,其實只要自己坦然的接受就好了。」城仲郁如此建議,他身邊也有這種人,生活一樣過的很快樂,沒人規定同性戀一定是活得很糜爛、很痛苦。
  「瑄哥是怕我們不能接受嗎?」城仲翎代表大家問出了問題,城仲瑄點頭。「瑄哥,連你自己都不接受自己,你覺得其他人會接受嗎?再說,我覺得同性戀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嘛!」現在什麼時代了,講求人權若還搞歧視這套,簡直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反正瑄哥跟杜先生站在一起也令人一飽眼福。」有帥哥可以看,倒是沒什麼差別。
  城父嗯嗯點頭,「這倒是,反正杜先生也未婚,又吃了我們家小瑄,理當開始交往,乾脆直接結婚好了。」
  「那瑄哥要穿禮服嗎?」不太能想像,城仲瑆思考。「不會都穿西裝就好了!」城仲翎無言。
  「那我要當伴娘!」城仲霺率先舉手。
  「哈哈,那蓁蓁跟恩恩就能當小花童了。」城父摸著下巴微笑。
  
  ……現在是討論到哪裡去了?城仲瑄看家人談話熱烈,還從結婚跳到蜜月旅行……話說,當事人是他啊。
  拍拍大哥肩膀,「瑄哥,你想得太複雜了,基本上,要抓到好男人也不容易耶。」攤手,的確像那種鑽石王老五,女人要是知道是讓他們大哥奪走,一定會很氣吧。
  「可能吧……」其實是他沒自信,或許總經理喜歡他,但同性的他們是不可能走在陽光下的。
  「不管如何,我們都會支持瑄哥!」談話談得高昂的大家,也停下一同給城仲瑄鼓勵的笑容。
  「對了對了,下次邀杜先生來家裡吃飯吧。」城父巴不得能快點看見準大……兒婿。
  
  
  
  ※
  
  
  
  週日夜晚,大伙又聚在公司聊聊天,除了某四位男士正忙於通告外。
  「最近城大哥精神好像很恍惚耶。」呆坐在椅上的男人,沒有察覺已經成為公司裡大伙的焦點。
  ──拜託,那個城大哥耶,發呆實在太不正常了。
  「……戀愛了吧。」紀翔喝了口咖啡,精闢道出。
  「呼嗯……」詭異的微笑,史蒂芬扶扶最近為了融入新戲角色而戴的眼鏡。
  熱戀中的姚子奇,無力的癱在史蒂芬身上,連隱藏戀情的動作都沒。
  
  let’s fall in love
  穿越心跳的距離
  每封手機簡訊 都是你
  編寫幸福的結局
  ………………
  
  「啊……」杜雲芊拿出手機。「哥……欸?嗯…好……」會議桌旁的城仲瑄聽見是杜司臣,緊張地兩眼盯住她。
  「城大哥,哥他說等等有事要商量,要來接你去吃飯。」反正借人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杜雲芊也不在意。
  「呃…嗯……」
  
  「果然很奇怪……」哥哥上來,城大哥靜靜地跟在後頭,兩人氣氛超級怪異!
  「甜蜜是會傳染的。」滿足的抱著愛人,史蒂芬聞著懷中淡金髮的洗髮乳香味,想起上次讓城仲瑄叫住,詢問的問題。
  「史蒂芬,你怪怪的喔……知道些什麼?」杜雲芊現在相信,史蒂芬這人根本不如表面那樣溫柔。
  「佛曰:『不可說不可說』。」食指壓住紅唇,輕眨單眼。
  
  
  
  姚子奇躺在史蒂芬腿上,睡的可沉,史蒂芬捻著腿上那淡金細髮把玩。
  那如畫般的優美畫面便在眼前,城仲瑄不禁開口問,「史蒂芬,為什麼你會喜歡姚子奇?」
  手頓了下,城大哥似乎很執意要得到答案呢。「嗯……其實,是想問我為什麼會愛男人吧?」很多人都喜歡姚子奇,也很多人都喜歡他史蒂芬,但談到愛,他們只能屬於彼此。
  「呃、也算……」
  「我不是同性戀。」舉起手來發誓。「只是,我喜歡的、我愛的子奇剛好是個男性。」
  「但,這跟道德……」違背啊。
  「嘻嘻,城大哥,道德這些還不是我們人類訂出來的,人類是下了規範,而我只是剛好打破了這道牆。」手指纏繞著細髮,溫柔的目光低視著沉睡的愛人。「愛需要理由嗎?我找不到,愛上了就愛上了,無關性別。」
  
  回想上次撞見休息室裡的兩人,詢問史蒂芬的事與得到的答案,在家經過思考與家人的打氣加油,城仲瑄只覺腦袋一片混亂。
  專心開著車,杜司臣沒遺漏掉旁邊座上的人。「在想些什麼?」
  「啊、沒…沒什麼……」這種事不可能跟本人討論。「總經理,那個……」
  「嗯?」
  「請總經理趕快去找個女朋友吧。」一口氣說完,將視線調向窗外。
  「說這種話,卻不敢對上我的眼睛?」手指敲著大腿。
  「我說的是事實,這種不正常的關係必須結束。」在這樣下去,難保他會愛上杜司臣,還沒陷落之前得趕快抽身。
  「下車吧。」談話間倒也到了預定的飯店。
  「總經理……」
  「先吃飯,有事在談。」
  
  ※
  
  「……瑄哥還沒回來耶。」照理說,今天是大哥回家日,但都十點了卻還沒來。
  身為家裡一對活寶的兄妹,城仲瑆與城仲翎對視奸笑,「不對勁喔……」
  拿下眼鏡揉揉太陽穴,城仲郁無奈,「你們兩個啊……」真是唯恐天下不亂。
  「嘿嘿……要打去問嗎?」城仲翎拿高手機,沒想到反而是手機響了。「欸?」急忙地接通。「……瑄哥?」
  「杜司臣。」
  「呃,稍等一下喔……」著急地將手機丟給三哥,惹來城仲瑆白眼一枚,再將手機遞給雙胞胎哥哥。
  「你好,我是排名第二的仲郁,瑄哥在杜先生那嗎?」不多加修飾,直接開口。
  「他喝醉了。改天我會親門拜訪。」言談間不外乎是已將城仲瑄當自己人的口氣。
  人家都這麼說了,還能說什麼……城仲郁只能精神方面替大哥加油。「那瑄哥麻煩你照顧了。」
  看二哥通完電話後搖頭,城仲翎攤手,「要是瑄哥真的不喜歡人家杜桑,直接拒絕就好了嘛。」欲拒還迎的,簡直是踩住男人征服慾的死穴。
  「這就表示瑄哥有一點喜歡人家嘛,不然猶豫個什麼。」輕易就想到自家大哥太ㄍㄧㄥ的性格。
  「沒錯。」笑了笑。「正常來說,當你知道對方可能對同性的自己有興趣,就算在怎麼不介意,基本上還是會維持一些距離,但瑄哥不僅沒逃離杜先生,反而如以前接近他,就表示杜先生在瑄哥心裡還是有一點份量。」就只是份量的差別與歸類位置了。
  
  ※
  
  醉倒在床上的男人,通知完的杜司臣放下手機,坐到床緣。
  「睡了?」想來個浪漫的夜晚,看來對方不太領情
  「嗯……」城仲瑄想拍掉那抓著自己頭髮玩的手。
  替他拿掉臉上的眼鏡讓他睡得更舒服些,適才便替仲瑄換了衣服,杜司臣脫掉襯衫便也鑽進被裡。「要是全裸睡,明天又要尖叫了吧……」小聲的低語。
  空調溫度微低,城仲瑄縮了縮往一旁熱源靠近,長臂一伸摟住他,杜司臣仍是了無睡意,看著那沉睡的臉龐。
  似乎是覺得枕頭硬硬的不好躺,城仲瑄微睜開雙眼,迷濛地看著,「……總經理?」
  「嗯?」拉好棉被。「想睡就睡……仲…瑄?」對突如其來抱住自己的動作感到詫異。
  「對不…起……」壓在杜司臣上頭,抱得緊緊的城仲瑄天外飛來一筆道歉。
  就算厲害如杜司臣,此刻也不能理解這句道歉是在指哪件事,而且道完歉又馬上睡死。
  「算了……」將床頭燈調暗,杜司臣心忖還是早點睡,明早起來可能又一場硬戰。
  
  
  
  
  
  ※
  
  
  
  
  
  「Waring!Waring!Waring!」城仲瑆一掛掉電話,馬上高喊。
  假日充當煮夫的城父拿著煎鏟衝出來,「是你女朋友懷了你的小孩嗎?」
  「爸你在說啥啊!」翻翻白眼。「是瑄哥要帶『那個人』回家了啦!」講到那個人還特意放小聲。
  「你以為是哈利波特嗎,還那個人咧。」說完丟下雜誌要往房間衝。「既然瑄哥男朋友要來了,那當然要去打扮一下!」
  自從上次大哥希臘之旅回來後,整天滿臉笑意,一看就知道是個完全戀愛中的人,搞得家裡好粉紅,今天終於要帶回家了。
  「怎麼了嗎?」城仲郁甫下樓到客廳,便見妹妹如一陣風的衝上樓。「有什麼事嗎?」放下書籍,按下電視開關。
  「是瑄哥啦,說晚飯會多一個人。」
  「哦?」修成正果啦。「唉,那接下來要被逼婚的換我們了。」雖他們還年輕,但大哥確定沒有孫子女讓爸抱,當然就換排名第二第三的他們了。
  「拜託那是很久後的事啦!」揮揮手完全不在意,專心地投入球賽。
  
  ※
  
  一頓飯吃得頂融洽,城父對這兒婿也是滿意極了,畢竟,女人要抓到這種丈夫就夠難的了,何況他們還是兒子抓到。最小的弟弟妹妹也纏著這新來的大哥哥,直問為什麼他跟瑄哥要親親──在別人家請不要做壞事。
  廚房裡切著水果的大哥,陪伴在旁的杜司臣,城仲霺不禁感嘆,「果然還是帥哥站在一起最養眼。」現在又多了一個大哥。
  「爸,你不反對吧?」雖然現在問有點晚了,城仲翎看向城父。
  「兒孫自有兒孫福,杜先生有能力,小瑄也不是小孩了。」戀愛嘛!想當年他跟妻子還不是一樣。
  
  城父見兒子從廚房出來,馬上開口,「小瑄,難得杜先生不嫌棄到我們家,今晚就不要回公寓,住家裡吧。」反正兩個也是睡一間嘛,沒什麼差別。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
  城仲瑄本來還想說要回公寓,沒料到爸爸卻留人,但總經理都答應了……「那我先去整理一下房間。」記得仲郁房裡還有棉被,去搬來好了,城仲瑄邊想邊往弟弟房間走去。
  
  等城仲瑄人一上樓,除了沒什麼興趣的小弟與小妹外,其他六人便用好奇外加省視的目光探向杜司臣──畢竟剛剛在吃飯,不能太過顯目。
  「杜先生,你覺得我們家小瑄如何?」城父笑得和藹可親,對眼前這相貌俊美的男人好感直升。
  「叫我司臣就好。仲瑄是個很認真負責的人。」當然直球不能太快丟,先丟個幾顆變化球,探探城家人的接受度。
  「明人不說暗話。」都攤開來的事了嘛。「司臣哥,你喜歡瑄哥嗎?」城仲郁又拿出紙筆。
  「當然喜歡,我們是在交往,但……」仲瑄始終沒給他明確的回答,這是他最為煩惱的,某些地方是不能帶上商場的態度,比如愛情。
  「瑄哥太ㄍㄧㄥ了!」簡直媲美鐵口直斷,城仲瑆一口說出。
  「反正人都吃了嘛,跑也跑不掉。」樂觀的城仲霺倒覺得沒什麼。
  城仲翎也幫著出主意,「瑄哥喜歡司臣哥是一定的,只是說不出口,不如……動之以情?」這下倒成了幫外人拐自己人。
  城仲瑆馬上苦下一張臉,對著自己雙胞胎哥哥說,「郁郁,我這麼愛你……為什麼你都不告訴我你的感覺呢?就算我得到你的身體,但得不到你的心……我好痛苦!」
  雜誌往自己弟弟臉上拍,「請你別把我當對象。」害他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郁郁!」小小的城仲恩笑得很可愛,杜司臣忍不住盯著他瞧。
  這孩子長得真像仲瑄。抱起他坐在自己腿上,「你幾歲?」仲瑄小時也這麼可愛啊……
  比出一個五,「五歲!」
  「你喜歡司臣哥哥嗎?」孩子張著大眼,用力的點下頭。
  「喜歡!因為哥哥跟瑄哥哥親親!」城仲恩開心的大聲說他看到的景象。
  「要是仲瑄能這麼誠實就好了……」其他人馬上擺手,不可能不可能。
  
  將客廳對話一字不漏聽進耳裡,城仲瑄靜靜靠在樓梯間牆邊,歎息後轉身上樓。
  
  ※
  
  一手擦著濕潤的頭髮,看見出神的人,出聲叫喚,「在想什麼?」城仲瑄回過神來,接過杜司臣的毛巾替他服務。
  「沒什麼。」小心地擦拭著。「那個……」
  「怎麼了?」杜司臣的轉變之大,對公司與重視的人這兩者態度截然不同,泛著溫柔的眼直視著身前的人。
  「司臣我──」……說不出口。
  兩人面對面跪坐,城仲瑄仍是猶豫再三,杜司臣挑眉看著愁悶的人,「有什麼心事嗎?」伸臂將他攬進自己懷裡。「有事別悶在心裡,說出來我們可以一起想辦法。」
  城仲瑄並不是懦弱怕事的人,身為長子的他擔子自然重點,他沒想過要與其他人或是自己兄弟姐妹抒發,以杜司臣的能力其實可以完全解決許多事,但他卻是說兩人要一起想辦法,設身處地替人著想的關心狠狠地撞進城仲瑄心裡。
  「等等……」下床跑到門邊,杜司臣納悶地看著,後城仲瑄又回到床上,似乎做了什麼決心。
  「仲瑄你怎……」話未說完,微微瞠大了眼,眼前是輕顫的睫毛──仲瑄主動索吻。
  單手扣住壓向自己,加深這吻,杜司臣另一手也不安份的滑進浴袍裡。「仲瑄…仲瑄……」移到頸子在上頭落下幾個吻痕,手在要探進底下倏然停下,用力推開城仲瑄。「我之前就決定你完全接受我之前不碰你!」苦惱的揉著額頭,差點又動手吃掉。
  提起勇氣,在爬回杜司臣懷裡,「做、做愛不是情侶間能做的嗎……你…不抱我嗎?」杜司臣難得露出驚愕的表情。
  「對不起……我真的好怕……好怕愛上你……」這席話,讓杜司臣回想起上次吃飯,仲瑄醉倒時的道歉,是在指……這個?
  「愛情不單單只有你的事,」吻著城仲瑄眉角。「是我們一起的事,嗯?」眼前的人藏著脆弱的雙眸,杜司臣心疼地緊摟住他。
  「……我剛鎖門了。」懷裡突然冒出一句。
  噗哧!杜司臣再一次欽佩城仲瑄破壞感性氣氛的能力。「那我當然不能辜負你的引誘了。」扒開城仲瑄身上的浴袍,發現底下一絲不掛,眼中透著慾火,雙手在城仲瑄全身游移著。
  總覺得這才是第一次做愛呢……心醉神迷之際,城仲瑄心裡如是想著。
  
  ※
  
  「……司臣哥不是說要下樓再跟我殺一場嗎?」操控著手把砍敵的城仲邢納悶問。
  「呵呵,司臣哥跟瑄哥有事要忙嘛。」一旁咬著洋芋片的城仲郁笑著回答。
  
  城仲郁又變出了之前一直寫著的紙張,「Perfect!」手指彈彈紙張。
  
  瑄哥症狀──戀愛。
  
  
  
  
  
  over talk
  發現最近都走溫馨路線,都會提到家人XD
  雖然只是小說,但若同性愛侶能得到家人的認可,真的是很令人感動的事O_O
  我要我筆下的人物幸福>3<
  
  雖然亂無順序,其實全部的史姚與司瑄,都有點相關聯XD
  只是史姚的我有特別寫蒂奇,司瑄的我只有一堆章節與謎的小篇XD
  
  2008/05/03
  
  話說,依然是愛寫外的人,我喜歡城家人XD
  真的是個大家庭啊O_O~
  
  
  
  
  
  城仲庭,十三歲時遇到了一個綁著兩隻麻花辮,害羞地絞著手,面頰紅噗噗的小女生,就坐在自己隔壁,淡淡的乳香氣息一直傳過來,他覺得他戀愛了。
  
  駱媛,十三歲時遇到了一個男生,雖然國中的男生都剃了醜醜的小平頭,但新生訓練時那個男生是班上女生說長得很帥的人,他現在就坐在自己旁邊,她覺得她有點喜歡他。
  
  十六歲的時候,他們懷了第一個小貝比,兩家人馬上動手準備婚禮,完全不在意兒女早婚──與其吵這個,不如快樂迎接新生命。
  小嬰兒剛生出來都長得差不多,但他們仍是覺得自己的寶貝好可愛!
  第一個寶貝落地後,他們除了照顧瑄瑄(他們替他取名仲瑄),便繼續把學業完成。
  
  二十一歲時,迎接了第二跟第三個新生命,一對雙胞胎,五歲的瑄瑄好奇地看著,他們開心地跟瑄瑄說這是他的兩個弟弟,城仲郁跟城仲瑆。
  
  二十六歲時,他們城家的第一個小千金城仲翎終於誕生,瑄瑄還會幫忙泡牛奶給她喝,完全是個照顧人的大哥哥。
  
  三十歲時,第二個小千金城仲霺出生。同時,他們辭掉工作,自己開了外貿進口小公司,剛開始進口一些麵粉等。
  
  三十三歲時,小兒子城仲邢出生,對生意步上軌道的他們,十七歲的小瑄馬上肩負起照顧弟弟妹的責任,要他們安心的忙於工作。
  他們買下了一棟五層樓的房子,獨門獨院,因為家裡人口偏多。
  
  三十六歲時,意料的驚喜,他們有了小公主跟小王子,他在大兒子、二兒子與三兒子的注視下,只能摸摸鼻頭乖乖去結紮,以免又發生意外。
  
  三十八歲時,小瑄就要從大學畢業了,懷抱著夢想之際,家裡遭逢劇變,摯愛的妻子離世,公司龐大的債務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小瑄畢業前夕,說找到了好工作,不用擔心錢的問題,他抱著兒子,說了一聲對不起。
  
  四十一歲時,看著小瑄終於達成了夢想,如願成為一個演員,他滿心的感動。
  
  現在,小瑄帶了一個男人回家──是的,是一個男人。妻子突然的離開,讓他驚覺人的生命也不過那麼簡單,他的選擇跟當初父母親一樣,與其去吵兒子的性向,不如快樂的接受。
  
  「媛媛啊,瑄瑄的男朋友是個很棒的男人呢。啊,妳是不是要說為什麼是男朋友,反正只要瑄瑄幸福就好了……」坐在床上,手指撫摸著照片上妻子的倩影,城仲庭一如以前,每天入睡前對著妻子說著今日的生活。
  將妻子的照片抱在胸前,冀望能在夢中與妻子相會,安然入睡。
  
  ※
  
  早晨起床梳洗後,到了廚房要準備早餐,便看到小瑄與杜司臣,城仲庭笑了笑,道了聲早安。
  「爸,你怎麼那麼早起。」城仲瑄稍稍推開杜司臣,走到餐桌旁將吐司放好。「爸先起床了就先吃吧。」
  「城爸爸早。」點點頭道個招呼,杜司臣也自動自發將牛奶放好。
  
  「……小瑄,你這麼早起啊,不跟司臣在被裡多窩一會嗎?」咬著吐司,城仲庭悠悠地飄出這句話。
  「爸──」城仲瑄止不住燥熱的臉頰,只好埋頭吃著早餐。杜司臣輕笑,就地利之勢,摟住身旁愛人腰際。
  
  眼前愛侶的舉動,城仲庭不禁想到他與妻子,臉上浮現溫柔的笑意。
  他現在很幸福。

Recommend
Share
Tagged i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