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敗樂章之司瑄章
  
  
  
  
  
  
  
  
  
  
  01.經商失敗是個老梗不過仍很受用──作者語
  
  一絲不茍、正經嚴謹,是對他的第一印象。
  從他人口中得知他家裡經商失敗,欠了一屁股的債,倒是從他身上看不出吶。
  
  「你好,我是城仲瑄。」放棄了他的夢想與希望,屈就於現實,面無表情地與這教授口中的總經理鞠躬自我介紹,教授擔心自己家裡的債務,特地替他引見。
  
  在怎麼心高氣傲的人,面對家裡驟變,也只能當隻喪家犬啊。「抬起頭來。」對那套禮儀也不甚講究,他要的是能力。
  從他眼裡看見不馴與驕傲,但都讓他隱藏的很好,不過在自己眼裡,仍是如同一個小孩要不到糖吃罷了。「很好,明天就到我身邊來,我親自訓練你。」
  
  「太好了,仲瑄,這樣就不用擔心了!」教授就知道這學生不會讓他失望,到杜氏企業總經理身旁學習,莫大的榮幸啊!
  「啊、是……」城仲瑄只有滿腹疑惑,這男人感覺……大概是他多心了吧。「謝謝杜總經理的提拔。」家教良好的他,仍是有禮的道謝致意。
  
  「我很期待……」杜司臣滿意的笑容。
  
  
  
  
  
  02.純真年代沒人說它純真──杜雲芊燦笑語
  
  汗顏地盯著電腦最新演藝新聞,這大概是他人生中頭一次如此不安──被大小姐高價賣掉。
  果然,總經理教出來的妹妹……天下烏鴉一般黑啊。「大小姐,我……可以反悔嗎?」
  「怎麼可以呢。」甜笑,拍上城仲瑄肩膀。「好好跟子奇一起加油吧!」她可是好不容易才讓子奇放下心防答應出演嫚君的劇本呢。
  感覺到背後如針猛刺的四道光線,城仲瑄頓覺風雲變色,為什麼沒人事先告知他蘇嫚君的創作是以同性愛情題材為主呢。
  
  
  「啊?跟城仲瑄啊?還不錯啦。」姚子奇抓抓頭髮。「雖然他不太情願,但仍是很盡責。」反正只要給他時間創作就好,演什麼……其實都還可以。「不過,最近錄團體專輯時感到很冷而已,為什麼啊?」
  「經紀人,我跟姚子奇的默契比較好,這部電影讓我演出,表現的一定會比城仲瑄更好、更出色。」在EAMI錄音室裡,史蒂芬露出自信的神情如此說著。「下次就讓我們一起演出,對吧?」
  「呵呵,一定的、一定的。」與他對視而笑,杜雲芊滿口應和。
  
  「雖然感到有點吃力,不過這是工作……我會努力演出。」攝影棚裡,城仲瑄捧著劇本,休息不忘復習。
  「我想大家都會肯定你的。」相信辦公室裡的某位哥哥也會這麼覺得,杜雲芊竊笑。
  「這樣是最好……」
  
  
  
  
  
  03.成攻的一號背後一定有零號的加持──姚子奇心酸語
  
  「姚子奇,為什麼你能臉不紅心不跳說完這句台詞?」城仲瑄指著劇本上頭某句話問。
  眼神飄渺,不知望到哪方的人,頗有老生常談之感,「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疲乏其身……痛其菊花。」真是描寫他現在處境的絕句啊。
  「……有什麼含意嗎?」這句意思他懂,但最後一個……就難倒他了。
  「唉……」拍拍他的肩膀,姚子奇搖頭嘆氣。「大哥,你還嫩著。」
  全然不能理解啊……納悶地望著姚子奇有所思的面容,城仲瑄只好埋頭努力不讓自己臉紅口吃唸出台詞。
  
  
  「史蒂芬!我要攻下城仲瑄(?),你先讓我上一次!」衝著今天他當了裡頭一號,姚子奇宣佈。
  身旁男人笑了笑,「子奇,成功的一號背後一定有成功的零號加持,你要先當個成功的零號才有可能當成功的一號唷。」
  唬誰啊。「那請問所謂的加持法又是啥?」
  男人還煞有其事的說明,「比如我,努力研讀與探討深奧的秘笈,讓你當個成功的零號。」說完不忘送上笑容增加其可信性。
  「我從不認為我是成功的零號,那再請問你成功的一號哪裡來,啊──?」握緊拳頭,姚子奇壓下怒氣問,這混帳是偷吃是吧!
  歪頭,無辜的回答,「這種事是講求天份的……我會努力讓你成為成功的零號,那我就是成功的一號囉。」
  
  喂你們大庭廣眾之下講這好嗎……杜雲芊在一旁無言。
  
  
  
  
  
  04.小人物的對話是全部精華與愛的所在──玩家語
  
  「最近……身體不好,希望通告方面能鬆一點。」城仲瑄面帶疲憊的說著。
  
  「呵呵……最近跟城仲瑄一起上節目時,發現他脖子上有幾個面熟的痕跡呢。」史蒂芬透露他的驚人發現。
  
  「最近城仲瑄看我的眼神越來越怪了,為什麼啊?嗯,是因為我的演出讓他嚇一跳了吧。」姚子奇咬著筆桿,疑惑的自問自答。
  
  「芊,要是再讓仲瑄接類似的通告,我可不在意讓妳提早出嫁。」某天晚上回家時,哥哥大人出現在面前,丟下這如同警告的話語。
  
  啊呀啊呀,發生什麼事了呢……杜雲芊哼著歌,踩著愉快的步伐回家。
  
  
  
  
  
  free talk
  其實我只是突然想寫司瑄(囧)
  本來是想再來個明願mini集啦,不過這幾篇都替他們鋪路,就來個司瑄章好了…
  原先還很認真,認真過了頭就是02以下都很鬼。
  寫了01~04,真正想寫的,卻是下面的05,
  雷的就不要看了(正色)
  
  
  
  
  
  05.要當個成功的零號,必然先有個一號──城仲瑄頓悟語
  
  「總、總經…啊、嗯……」手臂擋住臉,他本來以為總經理叫他到公司是有事吩咐,就算有事……也不是來解決總經理的生理需求啊!
  「啊、啊、住……手啊嗯!」奇怪的感覺,他忍不住扭動身子,卻讓體內手指卻又更進幾分。
  
  眼鏡讓他棄在一旁,礙事的毛衣也讓他扒掉,襯衫勉強解開幾個釦子就忍不住直接由下撩高到胸口,卡其色褲子還掛在腿上。
  城仲瑄臉上溢滿情色,微濕的雙眸帶著不解望著自己,只覺下腹火熱,不過自始至終他杜司臣都是個完美上屬。「怎麼,看你有疑問?」這讓他想起仲瑄剛進公司裡,那戰戰兢兢的模樣,每走一步都要詢問自己。
  
  「為什麼……要這樣……」才進辦公室,被叫到他身邊,隨後一陣天旋地轉被壓在辦公桌上,之後卻是這一連串令人臉紅心跳的動作,城仲瑄現在只有滿懷疑問。
  「理由嗎?」按下搖控器,百葉窗葉片全合起,辦公室裡的監視器都關掉,話筒也拿起放在桌面上──準備就緒。「很簡單,果然不該讓你進演藝圈。」
  「這是我的自由!」他的人生不是一輩子都得待在杜氏企業。「請你從我身上離開,杜總經理!」憤怒、羞辱、……各種複雜的心情在城仲瑄心頭閃過。
  
  單手扣住他下巴,在吻上城仲瑄及進入他身子前低語輕喃,
  「今後……你只能待在我身邊。」
  
  爾後,他杜司臣便是個完美情人。
  
  
  
  「啊……住手、哈啊……」男人在體內抽動,帶給他的只有痛苦與不甘,為什麼他要被一個男人壓在身下侵犯!?
  沒碰過男人,杜司臣正在尋求能讓城仲瑄也感到歡愉的方法。「很難過嗎?」拉開他擋住視線的手,舉高到他頭上固定住,身下人那眼中的不憤與怒氣,一清二楚。
  「廢…廢話……停啊、」體內的撞擊漸進深入。「呀啊!那、那裡不……」撐大雙眼拼命搖頭,杜司臣見城仲瑄反應如此激烈,微笑。
  「就是這了……」尋著剛才的位置,一再地進攻。「這位置得記下呢……」
  「啊哈!」掙開的雙手努力推拒,但身體的臣服讓他更加唾棄自己。「不要這樣……」垂下的慾望漸漸昂挺,連他自己都感覺到。
  察覺到城仲瑄的改變,杜司臣滿意的一笑。「舒服嗎,仲瑄?」說了,他是個完美的上屬,今後又兼完美的情人。
  「嗯、舒…舒服個屁!」男人怡然自得的模樣,真是令人打從心底滿腹子的氣。「啊、啊、慢…慢點啊──」
  不乖的下屬就是該罰。「仲瑄,做商人講求誠信,我不是教過你了,嗯?」
  「嗚、是、哈啊……」偏偏他還乖乖回應……為虎作倀啊。
  「那,舒服嗎?」說完,停下動作,認真的看著。「不舒服我就不做了。」堅持要得到一個答案他才肯繼續上工。
  得了便宜還賣乖就是在形容這種人!「…嗯、舒服……」
  讚賞的在他唇上一啄,「乖孩子。」沒白廢他三年的苦心。「既然這樣……叫床也該誠實點,是吧?」
  「嗯、是的…總、經理……」果然自己根深柢固的階級意識,都讓老虎吃掉一半了仍舊改不過來。「嗯、啊…哈啊……」體內越加進的快感,加上杜司臣又愛撫腹間的慾望。「我、啊…拿開啊……」想拉開那隻手。「會弄髒……」
  有個在這種時刻仍擔心自己衣物的下屬,杜司臣頭一次感到無奈。「無妨,乖乖感受我就好。」不知該高興他的忠心,還是該氣他的沒情調。
  「嗯……」跟在男人身邊雖才三年,但也見慣了他商場的無情與剽悍的作風,與其反抗惹得自己沒好下場,不如乖乖順從……但就是那一點不甘心。「啊、快要、哈…啊啊!──」恍惚間,城仲瑄抓緊了男人上衣,腦海裡只存一片空白。「哈、哈啊……」
  平常在鏡片後那謹慎的雙目,無時無刻叮嚀著自己任何事情;此刻卻是失焦的眼神,那微啟的嘴為了自己而喘息,杜司臣抱緊城仲瑄腰際,托住他往身後沙發椅坐下──沒枉費他買了張如此舒服又大張的沙發椅。
  「呀啊!」緊摟住男人。「總、總經理……我已經……」為什麼體內的熱物不縮反脹?!連連頂到最敏感的地方,城仲瑄忍不住哀求,「不要了!我不要…停下來啊……」那強列的快感逼得自己放下自尊。
  「這可不行,我還沒射呢……」他可是強忍住,要讓仲瑄快樂又幸福呢。
  「嗯…呼、嗯…哈嗯……」眼前一陣迷濛,上司臉上佈滿汗水,城仲瑄幾近無意識的伸舌舔去,一剎那射進腦海裡的是某日姚子奇說的那句話,原來是那個意思──
  「該死,仲瑄你!」後穴一陣緊縮,明顯就是仲瑄特意如此,在他連番反擊下,杜司臣一個挺進後,在裡頭射出精液。「呼、呼……呵,真是不服輸……」短暫的喘息後,看那癱軟在自己身上的人,思考片刻後放回話筒按下通話鍵。
  「秘書,幫我替仲瑄請假,另外下午我不回公司了。」
  
  
  
  城仲瑄醒來後,看見天外已黑,而他讓人摟在懷裡,且下體相連著,氣得差點犯罪。
  
  
  
  
  
  over talk
  娘啊我沒打算寫h啊,算了反正沒很多=3=~
  杜大哥,你真是好上司啊(茶)
  看仲瑄一副禁慾主義的臉龐,就不自禁地想破壞讓他求饒(哼歌)
  
  2008/04/02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