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敗樂章之擒人劫(?)Party
  眾多配對有。
  既然會在腐敗樂章,相信我這篇絕對不正經XD
  
  
  
  
  
  
  
  
  「耶耶!」杜雲芊開心地高舉撲克牌,準備開始玩人!
  
  今日是難得的宴會,地點位於杜家高級別墅的宴會廳,主辦人是杜雲芊,邀請了演藝圈的製作人及明星等等。
  加總起來約有三十人左右,純真年代旗下藝人為必定出席,翱翔天際則是桑禾蓓以睡眠不足是美容大敵為由拒絕;蕭依莉則是身體剛動完手術,不適參加。
  不過,依然是很熱鬧的宴會。
  
  「為什麼……連好好一個休假讓我休息一下都不可以啊!」喝著雞尾酒,姚子奇看著廳內眾人,頭痛地說。
  「沒辦法,不過這是經理的美意,就趁今天好好玩吧。」史蒂芬輕啜著酒液。「話說回來,這是什麼?」疑惑地低頭看著手中剛剛杜雲芊發下來的撲克牌。
  眾人都有相同疑問,踏上舞台杜雲芊一彈指讓燈光都打在自己身上。
  「歡迎大家今天來參加宴會,現在大家都拿到撲克牌了吧!」杜雲芊開始說明等會的遊戲。「這不是普通的撲克牌唷!是我請人特製,名字取為『雙雙對對撲克牌』!」
  「請拿著撲克牌去認領對方,對方是接下來的開場舞伴唷!」果不其然見了底下幾人掛了囧樣在臉上。
  這主意可不是她一人想出來的呢,嚴格來說是林芬芬提議,姚子瑩附議,歐怡青雙手雙腳通過,蘇嫚君為遊戲鋪路的前奏而已!
  
  「真是的,」也在宴會名單中的杜司臣嘆氣。「芊真是亂來。」
  「也蠻好玩的。」夏以軍看那充滿活力的女孩,笑了笑。
  「……為什麼我跟你跳舞。」這才是杜司臣真正無力的地方,前天他知曉有這節目還千吩咐萬吩咐要芊使些小手段。
  「司臣,作弊是不好的行為。」好友走旁門走道意圖與城仲瑄跳舞,好險小女孩才是明智之舉。
  「我是商人。」所謂無奸不成商。看不遠城仲瑄與新名紗雪相談甚歡的模樣,杜司臣只好放棄了,反正一個開場舞而已,等會有的是時間。
  
  「哈哈!好險好險!」比起周圍有些人臉色不好,姚子奇滿臉得意的大笑。
  「的確。」要是是慕容跟姚子奇,絕對……史蒂芬臉上笑容有龜裂傾向。
  「笑得好難看。」好險史蒂芬沒對到克烈斯,他馬上會翻臉!「吃醋了吧。」手肘抵抵史蒂芬腹部。
  「彼此彼此。」說到吃醋,兩人都是一樣。
  只能說,躲過被玩的命運,真是太好了……兩人心中共同想法。
  
  「……為什麼我要跟你這女人跳舞啊?」原少緯老大不爽地瞪著豔麗女人。
  「你以為我想嗎?」聆香哼了聲。「真可惜,沒抽到言顥。」存心就是要激怒某人。
  「你……」可惡!都是剛剛那臭女人的主意!
  
  有幸跟方若綺共舞的耿言顥,但注意力一直放在原少緯身上,一直擔心著少主會不會跟聆香吵起來。
  「哎呀,在意什麼嗎?」方若綺好奇地跟著瞧。
  「不、沒什麼!」
  
  「黎華大哥,臉色不太好喔。」歐怡青竊笑。
  「再不好,我想也不會比紀翔差。」想來是都沒料到杜雲芊會玩這招,幾乎成對成對的都被拆散了。
  「嘻嘻,風燦情迷的那一對又出現了。」
  看來是要替黎華擔心今晚過後又會不會多幾條細紋了。
  
  「聖也先生好久不見啊。」金皓薰哈哈乾笑,怎樣也沒想到會跟荻原聖也共舞。
  「正好。」臉上眼鏡因燈光照射而反光。「剛好來談談紗雪事業發展走向。」
  「……好吧。」時間是有那麼不夠嗎,金皓薰欲哭無淚。
  
  「實在是太好了。」杜雲芊開心地牽著意外之客。
  「雲芊真是的。」對這小女孩感到好氣又好笑。
  「夫人,等等來見見我哥哥,他很優秀唷!」
  笑笑點頭,有點懷念的口氣說:「剛剛,也看見了幾個熟人呢。」風韻不減的美貌,今日也是旗袍出場,不過換上華麗的牡丹色。
  「是指王導吧?他就是當初電影的導演喔,也是他邀我演出劉錚這個角色!」
  「黎華保養得不錯。」當初那剛出道的男生也長大了啊。
  
  「我親愛的小鳥……」慕容一邊哀悼一邊與路敏左跳跳右跳跳。
  「慕容你再多說一句,我正義之拳就要K下去了喔!」路敏拳頭晃晃,增加說服力。
  
  「哈哈,衛亞你身子還是那麼單薄,改天我讓老爹帶幾帖湯藥給你補補身子!」路風拍拍衛亞背部,看的旁邊慕容就怕他的力道打傷了衛亞。
  「呃、疼……」衛亞感覺眼冒金星似的。
  
  「為什麼會是跟你啊!」林芬芬嘟著一張嘴氣憤地說。
  「哈哈哈!」無時無刻都頂著爆炸頭的陳奕夫無奈笑,他也想跟他的小嫚啊!
  看看小嫚跟丹尼斯跳舞,就開始眼鏡反光問起八卦,他的小嫚啊──
  
  大概這是異常安靜的一對,姚子瑩好奇睜大眼盯著克烈斯。
  「怎麼了嗎,小妹妹?」記得這個是史蒂芬的他的妹妹吧。
  「不不,只是克烈斯身後跟了一個穿得好奇怪的老奶奶。」
  「哦,那大概是我的奶奶。」克烈斯笑著回答。「那你能看見紀翔身後有什麼嗎?」
  「當然了!是一個漂亮的女人!嗯……跟紀翔有點像耶。」姚子瑩笑得可開心了,這可是難得有人不被自己發言嚇到呢。
  「是嗎。」傻哥哥模式又開啟的克烈斯。
  
  「感覺好有趣。」能這樣跟瑞恩跳舞,真不可思議呢。
  用了導演身份讓杜雲芊將成對撲克牌雙手奉上,果然值得,王瑞恩心中點頭叫好。
  「今晚可以好好放鬆一下,聽說這別墅裡有溫泉,晚上一起泡吧。」
  「好啊。」希望別弄髒溫泉,歐凱文心中笑了笑。
  
  
  
  
  
  九人除了史蒂芬沒參加遊戲外都坐在圓桌旁,其中蘇嫚君發出呼呼怪笑,開心地揚高手上冰棒棍,「我是Queen!」
  死了──參加遊戲的男人頻冒冷汗,死命求天求地不要點到自己。
  「那要點幾號呢~」食指抵著下唇,「嗯……二號!」
  「……我。」犧牲品第一號,城仲瑄無奈放下手中冰棒棍。
  「還有……五號!」
  「不會吧!」犧牲品二號,任飛翔驚慌的抱頭。「有那麼“注系”嗎!?」才第一輪耶。
  「呼呼呼……」兩人面色如等著接受死刑的慘淡。「啊啊,不是要你們兩個一起做動作。」自動省略問要真心話還大冒險,直接大冒險。
  兩人安心地吐口氣,不過在聽到蘇嫚君下一句話,馬上變臉。「是與在場的所有來賓都OK的唷!」
  「與在場任何一位的話更危險呢……」被拉來玩的歐凱文無奈笑笑。
  「真懷念這遊戲!」方若綺爽朗的大笑,以前小女生最愛玩這個了。
  「大姐,形象、形象。」關古威拍拍身旁天后。
  「哎唷,在阿威面前不需要嘛!」搥了他一記,也不想想都幾年好友了。
  與杜雲芊討論了一番,蘇嫚君看起來是決定好了。「那第一個是城大哥,既然是成年人嘛……」跟大小姐一起討論……絕對不是好事,城仲瑄嘆氣。「請去跟杜司臣說三次我愛你後來個法、式、熱、吻!」
  「噗──」姚子奇剛喝進的雞尾酒噴了出來。「……子奇,很難喝嗎?」一旁史蒂芬拿了濕紙巾擦著身上酒液。
  「什、什麼處罰啊!」媽呀要是抽到自己,不會要他跟史蒂芬當場就嗶吧?
  「飛翔的話,輕一點,你主動親丹尼斯一下就好!」
  「……不要啊!」任飛翔差點爆走。
  
  大冒險開始♥
  
  「總、總經理!」
  與夏以軍談話到一半被打岔,杜司臣皺了皺眉,不過看是城仲瑄也沒說什麼。「怎麼了?」
  「我……」這怎麼可能說得出來啊,城仲瑄真想馬上逃出去。
  「城大哥,請拿下眼鏡唷!」蘇嫚君盡責的拿了V8。
  杜司臣發現與仲瑄兩人成了鑑賞品般。「到底是……」剛剛不是還圍在桌子那玩遊戲。
  「似乎是很有趣的遊戲。」發現許多人目光都放在這,夏以軍見小女孩雀躍加臉紅,搖頭苦笑……怎麼感覺很驚人啊。
  「我──」抬頭看著杜司臣,我了半天仍說不出來。
  杜司臣抱胸等著城仲瑄說完,另外發現他臉紅得能滴出血。
  「快快快!」杜雲芊滿是興奮的語氣。「要大聲的說唷,城大哥。」
  「我…我……」哪裡有地洞請收留他吧……城仲瑄尷尬到想去撞豆腐。
  抱著必死的決心拿下眼鏡握在手裡,城仲瑄閉上眼心一橫大聲喊出,「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似乎還迴盪在廳裡,Echo真好啊。
  全場談話的用餐的皆靜默,個個不敢置信的眼光投射在兩人身上。
  「咦……」杜司臣也吃驚地微啟嘴。
  「哇──是告白耶!」路敏開心的撲到天晴身上。「天晴天晴,我也想要!」
  「果然年輕人就是不一樣呢。」歐凱文喝了口柳橙汁,呵呵笑。
  「下一個動作啊,城大哥!」蘇嫚軍簡直快尖叫了,V8也不停轉動方向。
  低垂著頭靠近杜司臣,握緊了手中眼鏡一下,抬頭將唇湊上去。
  杜司臣反客為主緊擁住他,城仲瑄雙手抵在杜司臣胸前,本來心想這次是他主動至少可以掌控一下,不過還是失策了。
  兩人激吻引得現場女性臉人心跳,不時發出尖叫,尤其是攝影的蘇嫚君。
  「不是只要法式熱吻嗎……怎麼變激烈的狂吻啊。」關古威汗顏,再說既然是法式就浪漫點嘛。
  「很浪漫了啦,而且這是法式熱吻加濕吻了吧。」方若綺掩嘴輕笑。
  「嗯……」激烈的深吻讓城仲瑄有點受不住,要不是腰間有隻手撐住,會癱下去吧。「哈、哈嗯……」再不推開他覺得他會死……城仲瑄攀住杜司臣雙肩喘氣。
  輕吻了髮絲,杜司臣撫摸了他臉頰後才將人擁進懷裡,挑眉問了蘇嫚君,「這樣夠了?」難道還想做下去嗎!?一旁人不禁無言。
  「不愧是哥哥!」杜雲芊敬佩之意油然上升。
  「夠了夠了!」蘇嫚君笑咪咪的說。
  「那,我先外帶人了。」笑容挑起,牽著城仲瑄往門口走去。「以軍,好好玩吧。」夏以軍擺擺手表示明白了。
  「唔哇……好大膽!」姚子瑩臉都紅了。
  「我看城仲瑄也被吻到不知今夕是何夕了吧。」不能喝酒,林芬芬只好喝果汁。
  「接下來……」眾人齊轉向任飛翔。
  「飛翔上吧!使用Kiss!」蘇嫚君開心的拿著V8。
  「妳以為我神奇寶貝啊!」任飛翔大叫。「親……親就親嘛!」說罷氣憤地走到丹尼斯面前。
  「飛翔,怎了?」不會跟剛剛城仲瑄的大冒險(處罰?)一樣吧?丹尼斯光想耳根就有點泛紅。
  「你!」抬頭,瞪著丹尼斯。「頭…頭給我低下來!」無緣無故長那麼高要死啊,哼!
  雖然不曉得他要做什麼,不過丹尼斯還是彎腰把頭低下來湊到任飛翔面前──眼前一瞬,快得自己都反應不過來,只感覺剛剛嘴上好像有東西貼住,不過幾秒又離開。
  「夠、夠了吧!」任飛翔滿臉通紅轉過身問她。
  「勉強放過你!」蘇嫚君點頭收好V8。
  「剛剛到底……」丹尼斯犯傻了,到底發生什麼事。
  「哥哥。」史蒂芬笑著將手搭在哥哥肩上。「來玩的話,說不定今天可以上到三壘。」
  「史蒂芬!」
  
  第二輪開始──
  城仲瑄因私事離場,任飛翔以大冒險過可以換人的理由退出,抓了替死鬼衛亞及金皓薰。
  「中獎。」關古威舉起一邊頂端被刻成王冠的冰棒棍。
  「嘖。」蘇嫚君嘟了一張臉,暗嘆自己手氣不好,她還想為劇本多多努力呢。
  「那就三號跟一號吧。」
  「還好是阿威。」姚子奇乾脆地丟出一號冰棒棍,要是又是蘇嫚君,這輪他鐵定完蛋。
  「我是三號。」歐凱文也放下冰棒棍。
  「嗯……」關古威開始傷腦筋了。
  「先說!我要真心話,不要大冒險!」姚子奇可沒忘了這遊戲是真心話大冒險。
  「那我也真心話吧。」
  「可以是可以,不過真心話的規則是在場每一個人問的問題都要回答唷!」杜雲芊呵呵笑,以為真心話就能逃過一劫嗎,太天真了。
  「……死定了。」半斤八兩,姚子奇開始頭痛了。
  「那第一個我先來!」圍觀的歐怡青率先舉手。「姚子奇與史蒂芬交往多久就上床!」
  這問題夠殺。
  「問這個幹麻啊!」姚子奇氣炸地起身指著歐怡青。
  「真、心、話!」眨眨眼,食指點了下唇。
  「……就……」歐怡青靠近姚子奇。「嗯?你說什麼?我聽不見,要說到每個人都聽得到喔。」
  
  這遊戲就是在欺負人玩弄人XD
  
  「吵死了一個月啦妳!」用了可比擬剛剛城仲瑄的嗓門吼出。
  「哦~一個月啊。」促狹地看著姚子奇。
  「囉、囉嗦!」切了一聲撇過頭去。
  「接下來是我!」可怕的女王舉手了。「嗯……那就兩人最常用的體位吧!」
  這問題連史蒂芬都汗了,心中只能祝子奇好運。
  「……都有啦。」姚子奇垂下雙肩,揉揉頭髮。
  「請回答最常使用的!」
  「嗯……」扳著手指清算。「背後、正常、站立…啊,有時在浴室也會做…那個叫啥……騎乘喔?」
  「咿呀──」杜雲芊聽得臉紅心跳。
  這時才察覺自己下意識回答問題,姚子奇整個想一頭撞死。「再一個問題我就不回答了!」沒道理真心話就那麼多題吧。
  「那剩下這個問題要好好使用。」杜雲芊看著史蒂芬。「嗯……那音樂跟史蒂芬哪個比較重要?」這問題夠正常吧。
  沒想到問題會打轉在他身上,史蒂芬愣了一下,隨後也看向姚子奇,好奇他的回答。
  「……史蒂芬就是我的音樂!」抒情歌也是兩人日常生活相處,才有靈感寫的,不然打死他也不會碰。
  「子奇……」笑瞇了眼,史蒂芬忍不住抱緊了姚子奇。
  「雖然兩者都有,不過史蒂芬還是最重要的吧。」沉浸在兩人世界的他們,已經無所覺外界說了什麼。
  「因為史蒂芬是阿奇最重要的人呀!」嘿嘿笑著,姚子瑩不知道何時也湊到這兒參一腳,相處很久的家人,她當然了解哥哥了。「等等阿奇換下來輪我!」
  「那歐醫生呢?」杜雲芊繼續要質問下一位不幸中獎的犧牲品。「好難問。」
  「我我我!」天后終於舉手,她跟歐凱文的交情也不是一天兩天,她最好奇的問題嘛……「為什麼凱文跟王大哥會在一起。」
  預料中的問題,歐凱文馬上回答:「因為愛。」
  「哈哈哈!」關古威大笑,高舉姆指。「歐醫生,高明!」
  「我還因為豆漿濃勒……」噘了一張粉嘴,方若綺對這個答案很不滿意。
  「那請問性生活美滿嗎?」杜雲芊直白地問了。
  歐凱文放下酒杯,手心撐住下巴,笑容和悅語氣緩慢地說:「妳覺得身為醫生會不曉男性哪邊較敏感嗎。」這是肯定句不是疑問句。
  「王導的小菊花會不會有危險啊?」姚子瑩小聲地問與王導很熟的天后。
  「……說不定喔。」方若綺也擔心。
  另外一頭的王瑞恩突然打了個噴嚏。
  「感覺歐醫生的回答都很模稜兩可耶……不愧是成熟的男人!」蘇嫚君崇拜地捧著下巴。
  「還有疑問嗎?」微笑問著在座眾人。
  「王導抓來了!王導,快問個問題!」原來剛剛金皓薰消失就是跑去抓王瑞恩過來啊。
  「問問題?」突然要他問問題,一時之間要問……啊,有了。「凱文,要去看夜景嗎?」
  「當然了。」心動不如馬上行動,歐凱文起身牽過王瑞恩的手。「那我們去頂樓吧。」
  「好恩愛……」湊過來的林芬芬眼露嚮往地看著兩人甜蜜的背影。
  「你們還在玩啊?」杜司臣站在妹妹身後,看著這群人。
  「哥!你跟仲瑄的私事解決了啊?」杜雲芊訝異地轉頭。
  「大小姐……」城仲瑄在杜司臣身後,無奈地發出不平之音。「我們…只是去陽台而已……」
  「我還以為回房間了耶。」姚子奇不可置信地口氣。
  「剛好!替換人選準備OK!」
  
  第三輪開始──
  目前參加者有:蘇嫚君、姚子瑩、關古威、方若綺、衛亞、金皓薰、杜雲芊,新加入為紀翔、杜司臣及史蒂芬。
  「史蒂芬你找罪受嗎?」姚子奇簡直想掐死他了。
  「紀翔!」金皓薰可開心了,紀翔竟然會願意參加遊戲。
  紀翔深深嘆口氣,被怡青抓來的無奈。
  「國王不一定只能點兩個唷!」杜雲芊嘻嘻笑著公佈新規則。
  
  好好玩弄犧牲品吧!
  
  「耶耶耶──」方若綺歡呼。「I’m queen!」
  「好險……」姚子奇拍拍胸口,只要不是蘇嫚君,誰都好。
  「二、四、六、八!」天后欽點。
  中獎率極高的四個人,關古威為其中之一。「我是四號。」
  「……八號。」衛亞將冰棒棍放在桌面上。
  「剩下的兩個呢?」
  「二號。」紀翔中獎,可以發現蘇嫚君雙眼發出閃光。
  「我六號。」杜司臣笑著晃晃冰棒棍,站在他身旁的城仲瑄心想不會又波及到自己吧。
  「無從選擇!」方若綺率先否決掉當事人選擇權。「全都大冒險!」
  果然──不愧是Queen啊。
  一人有難,兩人同擔,秉持這精神的方若綺馬上要現場兩對共同受難。「看見這兩杯威士忌了吧,」特意用水杯裝了八分滿而不用威士忌酒杯。「城先生跟金先生請坐在各自犧牲品腿上,讓犧牲品餵完這杯酒!」
  「比賽比賽!」杜雲芊也很開心。「輸的人嘛……」眼神移到蘇嫚君。
  蘇嫚君馬上接下說完,「請跨坐在犧牲品身上接吻!」不忘拿出V8準備拍攝。
  「預備……開始!」方若綺一說完,旁邊沒事的眾人還下注誰會贏,幫自己那一方加油打氣。
  「耶耶!」杜雲芊開心地看著兄長與城仲瑄有默契地迅速解決一半。「贏定了!」
  金皓薰則是因為害羞而有些推拒,蘇嫚君大聲嚷嚷,「皓薰哥你不能輸啊!我下一本的錢就從這裡賺了!」
  「嘿,壓對人了。」姚子奇難得下了注。「史蒂芬,把我吉他拿來!」打算彈吉他助興。
  「耶──」高舉空了的水杯。「我們贏了!」杜雲芊笑呵呵地將對面那疊鈔票收下。「貪財貪財。」
  「啊啊──差一點點而已!」姚子瑩看著紀薰組剩下十分之二的酒液。
  「皓薰啊……」關古威看著千元鈔被移到對面,心中淌血啊。
  「金先生,處罰!」方若綺看另外一對竟然還在吻,搧了搧自己臉紅的雙頰。
  一旁觀看的衛亞不禁擔心起等等自己的命運。
  「哥,感想如何?」杜雲芊好奇看。
  杜司臣略為思忖,「……美味。」城仲瑄臉上更加酡紅。
  「處罰開始!」蘇嫚君的V8開心的移到紀薰兩人身上。
  「好險沒輸……」不然又要再一次了,城仲瑄放下心中大石。
  「與其說是處罰,不如說是享受。」杜司臣說完又輕點了城仲瑄嘴唇。
  金皓薰身子如機器人般地僵硬,紀翔好笑地看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跨坐在自己身上,手指捏著他下巴,「親愛的經紀人,沒枉費我晚上教你了。」
  「紀翔──」臉如冒蒸氣的水壺,金皓薰討厭死紀翔那張嘴巴了,總會說得自己臉紅心跳。
  「我知道你最討厭我的嘴巴。」話落紀翔便用了金皓薰最討厭的嘴巴吻住他。
  「好甜蜜!」兩人終於親吻的畫面,杜雲芊忍不住心中感動地哭了,當初湊合這對,自己也可是有功的唷!
  姚子奇輕嘖了一聲,卻在桌子底下握緊史蒂芬的手,史蒂芬則是回以溫柔的笑容。
  「很好,那接下來就是阿威了……」天后拍拍好友肩膀。「黎華就在那裡,請跟他說你想喝酒並請他用嘴巴餵你就好。」
  一點都不好啊啊啊啊──關古威汗笑,「大姐,饒了我吧。」
  「上吧!關大哥!」蘇嫚君一馬當先衝到黎華身邊,不知道說了些什麼,黎華露出極富興味的笑容。
  果然看那頭是一陣混亂,關古威達陣成功!
  方若綺說了一句阿門,轉而像衛亞露出笑容。「剛成年不久嘛…我也不能欺負小弟弟……」唉,她也到了說人家小弟弟的年紀了。
  「我看叫衛亞跟慕容親一下,就能逼得他去跳樓了。」姚子奇面對椅子跨坐,趴在椅背上。
  衛亞突然起身,大聲說句「我去了」後就出發了,雖然臉上紅潤讓氣勢大打折扣,不過也夠姚子奇笑癱了。「衛亞…衛亞他……」也太好笑了吧!
  「哎呀,年輕人果然不能激。」方若綺噗哧笑了。
  「會中這種招的不是只有子奇嗎……」史蒂芬納悶,何時衛亞也會被激怒了。
  「史蒂芬你說那什麼屁話!」看吧看吧──史蒂芬送了個如此的眼神給姚子奇,堵住他的嘴。
  「我覺得我有些醉了……」城仲瑄甩了下頭想回復清醒。
  「認同……」平常不太喝酒的金皓薰突然被餵了幾乎一杯的威士忌,覺得紀翔已經開始變好幾個了。
  至於是親吻醉人,還是威士忌醉人,這問題容當事人酒醒了再討論吧。
  
  「噢親愛的,你那誘人的小嘴讓我神醉……」慕容正要陶醉之時,衛亞馬上摀住他的嘴不讓他繼續說下去,不然等等就要鑽地洞了。
  「是在玩什麼玩那麼瘋啊。」原少緯看大伙都圍過去圓桌。
  「……一個充滿愛與危險的遊戲。」耿言顥啜了口紅酒,平靜地說。
  
  話說下一輪又是蘇嫚君稱王,犧牲品為SD兄弟;姚子奇被當成貢品讓史蒂芬壓在桌面上,任飛翔想溜卻來不及也被抓去──
  阿門。
  
  
  
  
  over talk 2008/02/15
  我只是想讓大家玩真心話大冒險而寫的文而已XD
  覺得再寫下去就沒完沒了了,趕快停(大笑)
  
  話說我預估劉夫人輩份應該高出黎華一點,女兒跟夏以軍這被杜小姐稱為老頭(喂)的人結婚,劇本說是二十多年前(到底多前),那就用個25值去推算,應該是…50上下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