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敗樂章之藝人的朋友很忙

  
  
  
  
  
  
  
  
  
  
  經紀人的工作包羅萬象,只差沒替藝人把屎把尿,尤其杜雲芊手中握有八位藝人外,自己也身兼藝人。
  她呢,忙的時候是忙到死、閒的時候也是閒到慌。
  
  「好無聊喔。」趴在桌面上,杜雲芊不禁如此說。
  
  城仲瑄失笑,將泡好的咖啡放在杜雲芊桌前,自己坐上椅子,靜靜啜著咖啡。
  「對了,大小姐……」
  
  「嗯?」
  與藝人溝通是極為重要,同時還能知道很多事,杜雲芊一直樂於此事。
  
  「就是…我的朋友啊……收到求婚戒指,妳覺得如……呃,大小姐覺得要不要接受?」邊說邊托托眼鏡。
  
  正要入喉的咖啡差點噴出來,勉強嚥下後,杜雲芊張著小口,無言地瞪著那口出驚人的男人。
  “我的朋友”?我看根本是本人吧!杜雲芊在心底吐嘈。
  「哦…『你的朋友』啊……」瞄了對方幾眼,望見可疑的薄紅,她不禁偷笑。
  「相愛的話,當然是收了呀。跟你『朋友』說,錯過這次就得等下次了呢。」提到朋友兩字還特別加重音節。
  
  幾天後,杜雲芊發現城仲瑄左手無名指節閃著銀光。
  
  
  
  
  
  ※
  
  
  
  
  
  「子奇,你有話要對我說嗎?」杜雲芊玩著筆桿,看著那好幾次欲言又止的金髮男人。
  
  「呃…就……」姚子奇搔搔鼻頭,撇過頭。「我朋友的男朋友說想見我朋友的家人……」
  
  怎麼又來一個“我的朋友”了。杜雲芊不文雅的翻翻白眼。
  「嗯,那就帶他去嘛,反正只是見見家人而已。」
  
  「可是……我朋友的情人想跟我朋友的媽媽說他們在交往……」一句話說得像在繞口令。
  
  「既然你『朋友』兩人是正當的交往,給家人知道也沒關係呀!」朋友兩字又加重音調。
  
  幾天後,杜雲芊注意到姚子奇偶爾會穿著過於寬鬆的衣服。
  
  
  
  
  
  ※
  
  
  
  
  
  「啊!杜雲芊!」
  
  拍戲休息空檔,吃著便當的杜雲芊抬頭一望,「飛翔!」
  最近兩人合作的戲裡面,正好是演姐弟,所以她總是會特別照顧任飛翔。
  
  「我坐下囉。」也拿著便當,馬上打開才正要大啖之際,任飛翔突然停下動作。
  「那個……姐姐,」任飛翔不自覺的喊出劇中稱呼。「就我的朋友啊,最近跟他男朋友陷入……唔、膠著狀態中,妳覺得要怎麼辦啊?」皺著眉詢問。
  
  一口飯要吞不吞的,杜雲芊放好筷子。「這個嘛……為了什麼事?」
  又來“我的朋友”了……最近是怎麼回事。
  
  「愛、啊……愛……」任飛翔越說越小聲,最後一個字是含在口裡。
  
  三條線滑下,杜雲芊尷尬的呵笑幾聲。
  「我想你們現在年紀還小,不急於一時嘛,相信你…咳,那位男朋友一定也是這麼想,才更加珍惜你……『朋友』。」
  最後朋友兩字簡直像是額外加上去的。
  
  幾天後,杜雲芊遇見任飛翔時,對方十之八九都在講電話。
  
  
  
  
  
  ※
  
  
  
  
  
  「學姐早。」一早就捧了好幾本書進公司,衛亞笑笑地道早安。
  
  「啊、衛亞早呀!你總是第一個到呢。」貼心地倒了杯柳橙汁遞給衛亞。
  
  安靜的辦公室只聞翻頁聲,不久後,衛亞啟口輕聲問:
  「學、學姐,那個……就是我的朋友啊……他很害羞……」
  
  杜雲芊頓了一下,闔上書。
  ──“我的朋友”來了!
  
  「學姐覺得我朋友對他男朋友,要怎麼表達……愛意呢?」
  
  「害羞喔,嗯……那,給個Kiss吧!相信你拿…朋友的男朋友一定會很驚訝又開心。」差點說溜嘴,杜雲芊吐吐粉舌。
  唉唉唉,她都在幫這些“朋友”的男朋友謀福利呢!
  
  幾天後,杜雲芊發現衛亞不再是第一個到達公司的乖寶寶。
  
  
  
  
  
  ※
  
  
  
  
  
  「喲!學妹!」沈惟真笑著朝杜雲芊打招呼。
  「學妹我──」
  
  「……學長,你的『朋友』怎麼了嗎?」
  
  「欸?」
  學妹怎麼知道?沈惟真吃驚的瞪大眼。
  
  
  
  
  
  fin 2011/04/28
  又名:剩四受的煩惱                (ㄎㄅXD
  然後要特別註明衛亞那段的”相信你拿…”這句是故意的,並不是打錯喔030
  不懂只要唸”相信你男”但不要唸完ㄢ音。
  
  我朋友十之八九都是假的ლ(╹◡╹ლ)

Recommend
Share
Tagged i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