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敗樂章之週末夜晚
  
  看著阿羽的早晨錄就想寫夜晚,意者請洽左下羽馨(指)
  其實根本沒關係XD
  
  鑑於我沒那個”哉凋”寫那麼多篇,用了老招全都在同一篇030
  
  另外,我是書潔(真劍顏)
  
  
  
  
  
  
  
  
  
  
  週日晚上,不管是哪個經紀公司都很熱鬧,而陽盛陰衰的純真年代,今天也在杜雲芊發下行程表後開鑼。
  
  「這麼說來,大家週末晚上都在做什麼啊?」平常趕戲除外,大家也是早早沒通告就回家窩了,杜雲芊好奇地詢問,也能歸類到關心藝人的一環吧。
  
  經她一提,大家腦海裡不約而同地開始回想……昨天或前天晚上,到底是在……
  
  
  
  
  
  side 紀薰
  
  「紀翔!」金皓薰急忙地從翱翔天際公司大門跑出,上氣不接下氣的到了紀翔車旁。
  「抱歉抱歉……」
  
  「忙些什麼?」打開車門讓金皓薰進車內。
  
  「不……只是剛剛睡著了……」他還是讓關燈的大樓管理人員叫醒的。
  
  挑眉望向副駕駛座,紀翔沒發動車子,伸手抬起金皓薰下巴,另隻手手指腹在他眼角輕摩娑。
  
  「有、有……眼屎啊?」在他眼睛摸來摸去的,不能怪他聯想到那裡去。「那幫我拿掉。」
  
  出其不意捏了金皓薰臉頰,聽見吃痛的聲音紀翔嘴角微勾,「錯,是有黑眼圈。」
  
  「是嗎?」摸摸自己眼睛下方,這麼說來,下巴也長了痘痘耶……金皓薰摸到下巴突起物,心裡想著。
  
  「親愛的前經紀人,就算你不是明星,門面也要顧好。」紀翔這才發動車子。
  
  「呃、哈哈……」只能乾笑以對。
  
  「還長痘痘?」僅一眼就補捉到戀人臉上的狀況。
  
  「沒關係啦,好好補眠……」金皓薰樂天的說著。
  
  「要我幫你消火嗎?」紀翔詭異的眼神射向他,嘴角輕勾。
  
  消火?消什麼……欸!?
  「紀、紀翔──!」反應慢了幾拍,金皓薰此刻才理解紀翔語下含意。
  
  最後有沒有消火成功,就看隔天星期六金皓薰預定會隨行的藝人,有無遇上金經紀人這才曉得了。
  
  
  
  
  
  side 丹任
  
  為什麼自己得在這裡……
  
  「丹尼斯!笑容、笑容啦!」任飛翔雙手一扯,將丹尼斯帥氣的臉往旁邊拉,不看腳底墊得多高,我們能相信他也是有長高的前瞻性。
  
  「你就不怕被發現?」丹尼斯說話時也很盡責地擺著POSE,不愧是專業,可圈可點。
  
  「還不是因為你,大忙人。」雖然晚上能玩的地方也很多,但自己未成年,只要九點一到丹尼斯就把自己乖乖丟回家!
  可惡他好想半夜在酒吧裡……
  
  「別妄想。」輕輕敲了綠色的腦袋瓜,只消一眼丹尼斯就猜得出任飛翔在想些什麼。
  
  到底是任飛翔太好看穿,還是他練了窺心術?
  
  「咧──」朝男人吐吐舌,一道閃光小嚇他一跳。「啊我都忘了還在拍!」
  
  果然還是小孩子,丹尼斯搖頭輕嘆。
  
  「丹尼斯你現在在想我果然是小孩子厚?」
  
  ……其實是心有靈犀?
  
  
  
  「出來了出來了。」任飛翔開心地捧著紙張,準備到櫃檯請工作人員幫自己裁切。
  
  「等等──」丹尼斯早早扣住任飛翔腰際,就是知道他會忘記自己身份。
  「你想讓大家知道我們是誰嗎?」
  
  丹尼斯不提任飛翔都忘了他們是明星,眼看週遭已經有人對他們指指點點,抬頭瞪住丹尼斯。
  「快放開我啦!」
  
  「欸……你看那個高高的男生好帥喔!」明明丹尼斯戴了帽子還戴墨鏡,是哪隻眼看到了。
  「旁邊那個是他弟弟吧?」錯!他的弟弟是我的偶像史蒂芬。
  
  耳朵接收旁邊女生講話的內容還順便在心裡吐嘈,任飛翔不爽地用力踩了丹尼斯的腳,後朝門外跑去。
  
  「飛──」丹尼斯一個箭步追上,也不顧兩人身處大街,一伸臂就將任飛翔擁在懷裡。
  「怎麼了?剛剛吃冰所以身體不舒服?」莫名其妙鬧彆扭通常一定有事,正面直問恐怕會被打槍,丹尼斯先問了無關緊要的問題。
  
  「才不是咧!」丹尼斯以為他是有好朋友的女生嗎!
  
  「那是什麼?」
  
  任飛翔細小囁嚅的聲音,丹尼斯只好彎下身將耳朵湊過去。
  「我討厭……那些女生……說你很帥……」
  
  若任飛翔此刻抬頭,就能看見丹尼斯鐵漢柔情的溫和笑容,大手揉揉綠色頭髮,轉而牽起任飛翔的手,而方纔的笑容如曇花一現轉眼即謝,不得不讚嘆丹尼斯果然是戲劇界第一把交椅。
  「回家吧。」聲音依然如常的平靜。
  
  任飛翔嘟著嘴,心裡想著丹尼斯那什麼反應,他是不爽……噢好吧他承認,他是在吃醋,沒想到丹尼斯竟然只是牽自己的手準備回家!?
  好歹也給點反應吧!他任少爺吃醋耶,可遇不可求的時機竟然那麼冷淡,下次跪著求他也沒門喔,這個可惡的──
  
  「……我很高興。」
  
  走在前頭的高大背影突然低聲說了句話,任飛翔心裡罵得正爽,嘴上隨意喔了一聲回應,幾秒後才跳起來。
  
  「你、你剛剛說什麼!喂──別走那麼那麼快啦!你剛說的……」
  「好話不說第二次,飛翔。」
  「小氣!」
  
  
  
  
  
  side 希亞
  
  「和、和希你家好多書……」看著從天花板到地面、從這面牆到那面牆,書櫃上滿滿都是書,衛亞興奮地遊走於中。
  
  「啊……」攔人都來不及,慕容只能看著衛亞開心地奔到其中一櫃後陷入書的世界裡。
  不該帶他親愛的亞來參觀家裡藏書館的……慕容深信他所作的決定是個錯誤,他比不過一本書嗎?
  
  「和希……那個……我下次週末能再來你家嗎……」馬上就捧了幾本書在懷裡,衛亞小鹿般楚楚可憐的眼睛望著慕容。
  
  看來是輸得徹底。
  
  「當然可以了,慕容家的大門永遠為你打開喔,想借書也可以。」怨嘆歸怨嘆,慕容仍拒絕不了衛亞的任何請求。
  罷了,只要想到未來或許週末能見到可愛的亞在自己家裡,慕容心中的不快就減輕。
  
  聞言露出開心的笑容,衛亞將自己想借的書放在一旁,想繼續挖寶時停頓了下,迴身走到慕容身旁。在慕容不解的目光下,衛亞偏著頭狀似在思考什麼事,幾秒後衛亞突然招招手。
  
  「怎麼了?」柔和的笑容綻開,慕容微低頭湊進男孩,聽聽他想與自己說些什麼。
  
  「──這是借書證。」偷襲完的衛亞羞赧一笑後,才轉身繼續衝向書櫃尋寶。
  
  咦?
  眼裡印入男孩可見耳根發紅的背影,慕容有些錯愕地撫著面頰,嘴唇的觸感還殘留在上頭。
  借……借書證?
  
  
  
  
  
  side 司瑄
  
  「這樣舒服嗎?」這是大哥的聲音。
  「嗯……」這是司臣哥的聲音。
  
  面面相覷,城家三弟與四妹面色古怪地看著大哥房間。
  
  「會痛要說……」大哥?
  「不會,很舒服。」司臣哥?
  
  ──不、不會是他們心裡想的那樣吧?
  你想成哪樣?城三弟一個眼神過去。
  就是瑄哥他成功壓倒司臣哥在這樣那樣啊,城四妹眼神示意。
  
  「啊!會、會痛嗎?」大、大哥!?
  「不…沒關係,你繼續……」司、臣哥果然──
  
  看來是成真了。
  兄妹倆齊抱胸頻點頭。
  
  「我說你們兩個在演默劇嗎?」
  城父一來到大兒子房前,就看這對兄妹擠眉弄眼,不曉得在做些什麼,失笑問。
  
  「爸,天大的秘密!」城三弟抓著自己爸爸。
  心裡忍不住吐嘈的城四妹翻翻白眼,被三哥大嗓門一喊哪來的秘密。
  
  「喔好等等在說……」城父拍拍三兒子,在兄妹瞠目下打開大兒子房門。
  來不及阻止的兩人,半是好奇半是驚疑地望向房內。
  
  「小瑄,掏耳棒你用好了嗎?」城父莫名其妙看著那對兄妹遮起眼睛,後問了大兒子。
  
  「嗯,我等等洗好再拿下去。」
  
  只見室內哪有什麼十八禁的畫面,兩人衣裝整齊,杜司臣側頭躺在城仲瑄大腿上,而大哥手持武器往腿上男人的耳裡挖寶,兄妹倆切了一聲,原來是在清耳朵啊,還以為是極具看頭的畫面咧。
  
  一等三人離開,城仲瑄才放下掏耳棒,深深呼了口氣,用了有些埋怨的眼神瞪了仍躺在自己腿上的男人,要不是有聽見爸爸踩在樓梯上的聲音,剛才的情況……
  
  「小瑆跟小翎不會在門外……」剛弟妹倆還遮眼,肯定就是覺得房內有發生什麼,城仲瑄簡直想一頭撞死。
  
  「他們『誤會』我們在做親密的事。」忍不住低笑,杜司臣起身梳理好微亂的長髮。
  整理好衣領,杜司臣側頭笑問,「繼續?」
  
  城仲瑄不發一語,一個起身進浴室,杜司臣隨後跟上,噢這次他記得先將房門鎖上。
  
  
  
  「奇怪……小瑄不是說要拿下來嗎?」都過二十分鐘了,城父傷腦筋地拿著棉花棒先幫兒子止癢。
  
  「嗯……大概兩個人洗到床上去了吧。」城二弟咬著餅乾邊翻雜誌說。
  
  ──原來是障眼法!
  打電玩的兄妹倆突然頓悟。
  
  
  
  
  
  side 史姚
  
  史蒂芬的皮膚那麼好,九成九都要歸功於他的睡功!
  姚子奇戳著枕頭上熟睡的人臉頰,嘖嘖嘖……真的很好摸,忍不住捏了一把。
  
  「姚子奇,別吵醒史蒂芬。」
  
  「喔,你也別吃了任飛翔那小子。」
  
  吱吱的電波聲在半空中響起,做完眼球定點運動,姚子奇決定無視丹尼斯,轉頭繼續戳著史蒂芬。
  真能睡,戳那麼多下都沒反應。
  
  丹尼斯也懶得管了,反正被姚子奇戳來戳去,史蒂芬自有辦法報仇回來,還是早點出門赴約較實在。
  
  
  
  是懷中的熱源讓他醒來,眨眨美目看著熟睡的姚子奇,史蒂芬思考為什麼戀人會在自己床上。
  好像是今天自己通告較早結束先回家,兩人約好晚上要一起出去吃飯,但等著姚子奇下通告太無聊,躺在床上不小心就睡著了。
  依目前情況看來,子奇睡那麼熟,晚餐也不用出去吃了,懷著柔笑,史蒂芬專注地看著戀人睡顏。
  
  好,那就讓他來大顯身手吧!
  
  
  
  姚子奇在床上翻來覆去,總覺得室內空氣有些不對勁,怎麼……臭臭的?
  突然驚醒,鼻子嗅了嗅後臉色發青,丟開被子匆匆跑出房間,乒乒乓乓的腳踏聲在樓梯間迴響。
  下樓見長髮人影專注地盯著本簿子看,姚子奇驚慌地大聲問:
  「史蒂芬你有在燒什麼嗎!?」
  
  「咦……」
  專心的男人一時間不懂姚子奇在問些什麼,下一秒才啊了聲。
  「好像在煮湯──」
  語落之際就看姚子奇旋風咻地竄進廚房,史蒂芬眨眨美目。
  
  是在煮湯還是在煮鍋子啊──
  姚子奇看著爐台上,鍋子底部都呈黑焦色,眼角神經抽了好幾下。
  湯都煮到乾掉……到底是煮多久啊。
  
  「抱歉,我忘了。」
  史蒂芬有些尷尬地微笑,本來想趁湯還沒滾時寫一下歌,太專心都忘記還有這回事。
  
  「我不懷疑有一天你家會被你燒掉。」將鍋子丟進水槽,轉開水龍頭。
  「算了我餓死了餓死了……」知道史蒂芬是好意,姚子奇也沒多加苛責他,推了那擋路的人出廚房。
  「你去外面等著,我來煮。」
  
  「……愛妻晚餐?」
  
  「去死──」害他一時手滑圍裙腰帶綁太緊。
  
  
  
  
  
  ※
  
  
  
  
  
  「怎麼……大家臉色都不一樣?」杜雲芊看著大家陷入回想後,臉上神情不一。
  
  SD兄弟跟慕容是一臉滿足又幸福樣,衛亞是有點害羞,紀翔則是揚起習慣性的邪笑,仲瑄一臉尷尬卻臉紅,子奇……怎麼好像一副要罵人的模樣。
  
  「大概是……說不出口吧。」沈惟真喝了口咖啡。
  附帶一提,他昨天晚上跟杜雲芊去約會。
  
  
  
  
  
  over talk 2009/06/30
  一定會發現少一篇齁XD
  因為不是純真的藝人就不擠進去了,寫在下頭XD
  
  
  
  
  
  side 瑞文
  
  「啊、凱……」一看來人食指抵在嘴唇中央,方若綺馬上闔起紅唇,朝他眨眼微笑,一溜煙跑出導演休息室。
  
  她的舉動逗笑了歐凱文,隨後他輕聲地走到沙發旁,小心地坐下不想吵醒正在休息的男人,有些不捨地看著沉睡的男人眼下的陰影,嘆了口氣。
  要不是若綺打電話告知他,說瑞恩已經好幾天為了電影的事忙得睡不到四個小時,他還真被矇在鼓裡。
  這樣想想就有氣,歐凱文不滿地瞪了王瑞恩一眼,終於忍不住低聲唸了幾句。
  
  「嗯……凱…文?」
  男人的耳朵精得很,沒漏掉歐凱文的低語,微微睜開眼不確定地叫喚。
  
  「至少認的出來我是誰,還不錯。」
  
  明明歐凱文一臉溫厚的笑容,卻讓王瑞恩不寒而慄,也猜得到是誰告密,心裡叫苦。
  「呃……對不起。」
  被當場抓包,辯解再多也沒有用,乖乖道歉才是真的。
  
  「真是的……」
  王瑞恩看他不打算追究才心安,卻不曉得有人是打算秋後算帳,現在當然是讓睡眠不足的人補眠較重要。
  「睡一下吧,時間還早,等等我在叫你。」
  感覺到王瑞恩頭靠在自己肩上,歐凱文臉上露出微笑。
  
  
  
  
  
  好久沒寫紀薰跟瑞文,帶過就好(喂喂)
  以下又有手殘圖030
  禮帽大衣真的很神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