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搜尋#05 便條紙、參

  關鍵字搜尋#05 便條紙、參
  
  其他重要字眼:準考證、白開水、喇叭、抱枕……以下犯上XD
  一如往常亂來有。
  
  
  
  
  
  
  
  看裡頭親情倫理劇寫下完美的HAPPY END,祐京心滿意足的笑了。
  一轉身即見爸爸及父親抱著胸好整以暇地看著他,似乎還有段時間了,整整嚇了一跳。
  人嚇人是會嚇死人的!祐京哀怨的瞪著兩人。
  
  「小孩子…」跡部嘀嘀咕咕,忍足則用有所感慨的語氣回憶著。「啊呀啊呀,想當年十四歲的小景,真是倔強的可愛啊,在我精心調、哎喲!」
  「小孩面前你在胡說什麼啊!」雖然跡部肯定不會承認,但絕對有看見那薄薄的臉皮一瞬間刷紅。
  「小景還是那麼可愛吶。」
  祐京在一旁翻翻白眼,這兩老又在打情罵俏了。
  
  「好了好了,我們繼續吃飯吧。」看夠了戲碼,也該回到正事了,我出聲阻止前方兩位有越戰越烈的情勢。
  忍足抱住跡部準備往餐廳走去,還不時偷香,惹的跡部一腳往下踩去,祐京則是用一副「沒救了」的眼光看自己老爸。
  「呵呵。」替裡頭的兩位帶上門,拍拍小祐的頭。「走吧。」
  「欸?可、可是他們還沒……」看這孩子語無倫次的模樣,不禁讓我想到姐姐,那總是帶著歡愉笑容,最愛用力蹂躪自己頭髮……
  「……爹地?」回過神,小祐擔心的眼神讓我不自覺重復了姐姐最愛的動作,這小孩在跡部跟忍足的教導下……好險性格沒有變得彆扭跟情色,哈哈。
  「唔啊、做什麼啦!我的頭髮都亂了……」用力抓回自己帥氣的髮型。
  看向那扇被掩起的門,我笑了,因為想到剛才在客廳與加藤的談話……其實都是不擅言詞的人啊,這對父子。因為怕傷害了彼此,不敢將心裡的想法說出口,破洞不補,時日一久破洞自然越來越大,雖然是生活在一起的家人,但想法不說出來,問題永遠得不到解決。
  「晚餐記得留下兩份唷。」
  「嗯!」
  
  
  
  
  
  ※
  
  
  
  「齋藤醫生……」
  拿下眼鏡,在門口探頭的是……「樹栖?」現在是午休時間,記得樹栖會跟小祐一起到頂樓吃飯才對。
  躊躇了一會他才開口,「那個……」
  哎呀呀,看來可愛的少年有煩惱嘍。「怎麼了嗎?有事都能跟我講唷。」
  眼前的男孩深吸口氣,「可以麻煩醫生到我家一趟嗎?」
  「咦?」本來以為是像愛情或友情的煩惱,我倒是沒料到……要直接登堂入室啊?
  「其實是……」
  
  ※
  
  「打擾了。」將鑰匙放在玄關鞋櫃上,明知不會有人回應我,倒是很習慣的出口。
  
  ──其實是我爸爸他感冒了,雖然他說沒關係……我請假他絕對會生氣,可以麻煩老師趁午休的時間幫我回家看看嗎?這是鑰匙。
  沒想到那個給人一副健康爸爸感覺的男人感冒了啊,總覺得他會勉強自己吶……思及此,我很豪爽的答應了,樹栖馬上安心的笑了,隨後就是小祐衝進來拉住人喊著肚子餓肚子餓。
  
  「加藤さん?」看來睡得很不安穩,我拿起擰乾的毛巾幫他擦拭汗水。
  「嗯……誰…小栖嗎?」大概是被我的動作跟涼爽的感覺驚醒,他張著迷濛的雙眼,努力眨著眼想看清。
  安撫地梳理著他的髮絲,「小栖在學校,別擔心。」真正該令人擔心的人卻在擔心別人。
  「嗯……」看他雙眼又闔上,似乎又要睡著了。「齋藤さん……」
  原來他沒病到認錯人嘛……對他還叫的出我的姓氏這點,突然覺得有點好笑。
  「好好睡吧。」我把棉被拉好,再調整他枕頭位置,讓他睡得舒服點。
  
  啊,反正在兩節樹栖就下課了,看看冰箱裡有什麼,我煮點東西好了。
  哦……有醃蘿蔔呢~
  
  
  
  ※
  
  
  
  令人擔心啊……「那我先回家了!」朝祐京揮揮手,樹栖頭也不回地往家衝,被留在校門口高喊「那我等等打電話給你」的祐京則想……樹栖有聽見他講的話嗎?
  
  喘著氣,因為鑰匙也不在手上,樹栖又怕按門鈴會吵到在休息中的爸爸,不知該怎麼辦時大門倒是自動的打開了。「我就猜樹栖你該到家了。」穿著爸爸的圍裙,是笑得如三月春風的齋藤工。
  「呃、爸爸他……」怎麼說呢,看見齋藤醫生穿著圍裙,可以媲美看見跡部さん在削蘋果皮一樣。
  隨手在圍裙擦乾手上的水珠,「放心,燒已經退下來了。我煮了點東西,先來吃吧。」估計樹栖在中午也沒吃什麼東西,反正顧及到病人,也只煮了點清淡的白粥跟一些小菜。
  
  兩小時的時間裡,家裡簡直煥然一新……傻眼的看著會發光的落地玻璃窗,樹栖忍不住想他真的沒走錯間嗎?
  「因為有點時間,我就整理了一下,不過東西都沒動,不用擔心。」齋藤將食物端到桌上,將碗筷擺好,儼然一副家庭煮夫架式。
  「要是能嫁給齋藤醫生……一定很幸福。」看著桌上的一點東西,樹栖有此感嘆。「啊、不過爸爸也喜歡煮飯。」
  這孩子在家裡就比較多話了呢……收到這認知,齋藤心想要是讓小祐知道可不太好了呢。
  「齋藤醫生,謝謝您!」彎腰鞠躬道謝,齋藤醫生真幫了他一個大忙。
  「不會,反正只是照顧病人,記得讓加藤さん多喝白開水補充流失的水份。」大概連床單或枕頭套都得換洗才行,不然會留下汗漬吧。
  「嗯!齋藤醫生要回去了嗎?」樹栖看看桌上,「不先吃過飯嗎?」記得齋藤醫生中午就離開學校了,也不知道有沒有先用過中餐。
  搖搖頭,「不用了,我回去吃就行了,若你爸爸起來已經冷掉,再熱一下就可以。」
  「好,齋藤醫生再見,路上小心。」
  扭開門把之際,齋藤回首笑道:「樹栖不必那麼拘束,要叫我叔叔或是大哥都可以唷!」說罷還眨一下眼,樹栖還來不及回答,男人就關上門離去。
  「小栖……剛有誰在嗎?」臥室傳來低啞的聲音。
  「是齋藤叔叔,下午……」
  
  
  
  踏出公寓大門,齋藤抬頭看了一眼加藤家的樓層,陽台上還是他晾曬的衣服呢,大概是病人不乖乖休息還想做家務,看洗衣籃還擱在臥室就曉得了,下次提醒樹栖好好注意他爸爸吧。
  真是個小孩子氣又愛逞強的可愛男人呢。
  想到幫加藤擦身子時他還咕噥著好冰好冰的字樣,齋藤不覺噗哧笑出聲。
  
  
  
  
  
  後記:
  半夜(還是該說早晨?)真是產文的好時間啊=w=
  所以說,這篇我到底是要寫多久呢…
  剩下喇叭、準考證跟以下犯上,意思就是說…大概還有兩篇O3O
  
  本來是預定全部用工的視角去寫,不過大概是真實的人物,性格都有一定的認知,比起自創角色還來得難發揮(滾)
  我努力把自己想成工桑去寫了Q3Q
  
  2008/02/01→慶祝邁入2月(並沒有)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