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搜尋#06 眼鏡盒
  
  其他重要字眼:距離、擁抱

  
  
  
  
  
  
  
  
  糟、糟糕了!
  對著眼前一片霧茫茫,加藤心中直哀嚎。
  果然不能因為偷懶就不帶背包…眼鏡盒在裡頭呀!錢包也不能拿來當眼鏡用。
  低頭睜大眼尋找遺落的隱行眼鏡,這就如大海撈針般的困難啊…
  
  在異國的街道,求助無門之下,加藤只好深吸口氣強壓下心中的不安,不至於連路標都……呃,大概是看不清楚;想坐計程車但本來就是出門散步散步,大概半路就會被司機趕下車,因為錢不夠。
  總不能因為看不清楚就落得露宿街頭的下場吧?
  
  「……加藤君?」
  
  欸?
  母語……?
  
  
  
  ※
  
  
  
  「真不可思議,沒想到能在巴黎遇到舊識。」
  雙手捧著熱咖啡,口呼著熱氣,加藤點點頭贊同,「還幫了我一個大忙…」雖然兩人在日本沒多大接觸,但在外地遇見同鄉總是多了份親切感,無形中距離也拉近了許多。
  看著加藤因為暖和而漸漸放鬆的表情,齋藤嘴角勾起,就算過了那麼多年,加藤還是有著天真的一面,常在他不自覺下露出。「怎麼一個人旅行?」他早在幾星期前人就在巴黎了,對日本的消息有點忽略了。
  「唔…」嚐了口咖啡。「那個因為有一星期的假期,所以今井先生建議我出國玩。」出國經驗不多,加減之下似乎沒超過二十次…而且全都是為了工作,根本沒什麼多餘的時間四處玩。這次他獨自一人出國,著實有一點點的不安與害怕。
  「加藤君不會一到巴黎就一直待在飯店吧?」看加藤一副被說中了的表情,齋藤搖搖頭,「這樣不行喔,巴黎可是好地方呢。」
  果然常旅行的人就是不一樣啊…加藤聽著齋藤簡略介紹巴黎的景點,心中佩服之情油然而生。「齋藤君懂好多。」
  「遊走於世界各地,可是吸取經驗與拓寬眼界的最佳方法。」在加藤熱情的視線注視下,有種被小孩尊為超人的感覺呢…
  「雖然做了功課,但還是有點不一樣。」傷腦筋的撓撓頭。
  「不介意,剩餘的幾天就讓我當個嚮導如何?」十指相扣,下巴抵在上頭。
  「真的嗎?那就麻煩你了!」而且最重要的是有人能帶自己回飯店。
  
  
  
  ※
  
  
  
  轉頭瞧見趴在床上攤開地圖,在上頭畫圈圈,嚷著絕對要去看看的加藤,齋藤好笑地端起咖啡,轉開電視。
  他們坐著火車來到倫敦,後天加藤便要直接從這飛回日本。一人的旅行再添上一人,樂趣也多了起來,加藤會抓著自己問東問西,認真聽自己說明的他真的挺…可愛的。真要談到兩人的交集……是多年前網球王子舞台劇牽的線,除此之外也就是寫真集與廣播來賓了。
  
  「工在想什麼?」換邊改趴在床尾,偏頭看著坐在地上的齋藤。
  同時也側過頭去,離自己沒幾公分的面部特寫,齋藤愣了幾秒。「距離真的拉近了呢…」喃喃述出自己心中感受。
  齋藤的話,讓加藤臉部不由得靠近幾分。「這樣有更近嗎?」
  很近,近到超過界線。「是…很近。」
  
  眼前彼此的雙唇一啟一合,像中邪般地越來越近,直到四片唇瓣貼合,不是情人間的熱吻,只是單純的感受溫度。
  
  叮咚!
  一聲震醒了兩人,加藤才回過神來,著急的下床要去開門,「我、我去看看,大概是午餐來了!」途中還拍拍自己臉頰。
  
  午餐時刻就在一陣尷尬與沉默中悄悄渡過。
  
  
  
  ※
  
  
  
  「不會跑錯登機門吧?」感覺加藤就是會跑錯的料,齋藤再一次確認登機門號碼。
  垂下雙肩,加藤習慣性地微嘟雙唇,「才不會!」拜託他又不是小孩子。
  低頭在嘟起的唇啄吻了下,齋藤抬頭看機場時間。「差不多了。」
  
  張開手臂,擁抱彼此,三公分的高度差正巧讓加藤頭靠在齋藤肩上。齋藤還是將出發前要注意的事再叮嚀一次,最後──「回到日本給我電話。」
  「我知道……掰啦。」
  
  沒說出的是,我們日本見。
  
  ※
  
  零距離了吶……
  撐著下巴,望著窗外雲層,加藤回想在機場的擁抱。
  
  
  
  
  
  …END
  
  後記:
  發現跳脫明三,敲出來的文都很淡..令人食慾不振(?)
  意思是下次就要開朗點…工SAN,我會讓你開朗起來的(囧)
  
  這二十個詞彙,背景希望都能不同XD
  也盡量不要有關連性=W=
  所以來個牛郎好了XD
  
  2007/03/21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