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搜尋#07 髮圈

  關鍵字搜尋#07 髮圈
  
  其他重要字眼:叉子、芭樂、床單、電風扇……BL(喂)
  一如往常的亂來有,慎入,感謝。

  
  
  
  
  
  
  
  注意那小男孩很久了。
  加藤看看牆上的時間,走過去蹲下身與小男孩平視,掛著溫潤的笑容,「小弟弟,在等爸爸或媽媽嗎?」大部份的父母親都來接回自己的小孩了,都快五點了難得還有小孩在園裡。
  
  小男孩看著這個面貌清秀的大哥哥,露出笑容。「大哥哥是第一次來吧,我是琢紀,我沒有媽媽。」如預料的見著大哥哥眼中的驚訝。「爸爸在工作,雖然有健太哥哥跟卓也哥哥來接我,不過他們要上課所以會晚一點。」
  全然感受不到眼前的小男孩沒有媽媽,這小男孩很開朗、可愛吶……心一動,加藤抱起小男孩,出乎意料的動作嚇著了小男孩,兩隻小小手臂攀住加藤頸子。「琢紀你好,大哥哥的名字是和樹,KA─ZU─KI─」
  「和樹哥哥……」偏頭看著眼前的大哥哥。「かずちゃん!」
  
  「和樹──」
  
  「啊、」轉過身看朝自己走來的婦女。「媽,怎麼了?」說話同時還揉揉琢紀的頭髮。
  「園裡也沒什事了…哎呀,是琢紀啊。」本想讓兒子先回家,看見兒子手上抱著的小男孩,忘了原先想說的話。
  「園長媽媽好。」原來大哥哥跟園長媽媽是母子啊,琢紀好奇地來回看兩人。
  「剛本來要回去,只是看見還有小孩…」所以就停下來了,加藤聳聳肩。「你先回去吧,小紀的哥哥很快就會來接他了。」加藤媽媽笑著拍拍兒子臂膀。
  琢紀摟緊了加藤,不想新認識的和樹哥哥回家,苦了一張臉。「不要…」嘟著一張小嘴,小頭顱縮進加藤頸窩間。和樹哥哥的味道跟園長媽媽一樣,園長媽媽的味道跟媽媽的味道一樣,所以媽媽的味道就跟和樹哥哥一樣,可是園長媽媽結婚了不能當自己媽媽,味道一樣的和樹哥哥就是媽媽──小琢紀腦中邏輯。
  「和樹哥哥每天都會在唷,明天就會看到琢紀了。」很得自己心的小男孩,加藤放下琢紀讓他站定,大手覆上輕輕拍幾下便背上書包準備先回去。
  琢紀牽著加藤媽媽的手跑到幼稚園門口,不捨的對著不時回頭的和樹哥哥揮舞小手。「啊!今天是爹地來接我耶!」注意到大門口的爹地,琢紀開心地小跑步過去。
  
  
  
  ※
  
  
  
  「喂…」齋藤忙錄的手撥空拿起桌上手機挾在頸窩間。「我是齋──」
  「喂老哥啊我跟壘斗還有卓也要去唱歌所以你去接小紀拜託啦以上健太拜拜。」彼端一氣呵成的話語,齋藤連名字都還沒報就轉成嘟嘟聲。
  放下手機,拿起室內電話,吩咐直屬秘書幾句話便搭著直達地下一樓的電梯離去。
  
  「BOSS果然是新好男人。」一星期內總會有幾天未到下班時間但BOSS寧可丟下手邊工作先行離開,公司的大伙都習慣了,秘書室裡的秘書A女捧著臉頰作夢似的說著。
  「我記得BOSS不是離婚了嗎?」一聊起八卦,大家都感興趣的圍在一起討論。「是商業婚姻嘛!聽說那女的生下小孩後就說要離婚呢!」
  「為啥為啥?」秘書室裡的女秘書紛紛將眼睛投向那靜靜喝著咖啡的男子。
  被眾多饑渴的目光包圍,但如老僧般不為所動的河合龍之介,放下杯子,緩緩抬起頭,「做事,有獎。」這餌下得好啊,大家紛紛忙起手邊事,河合心想今日獎的就是可以早早下班。
  
  ※
  
  「爹地!」彎下腰抱住朝自己撲來的兒子,齋藤在兒子臉頰落下幾個親吻。「小寶貝今天在幼稚園裡如何呀?」捏捏那因奔跑而紅撲撲的臉頰。
  大力的點點頭,琢紀抓住爹地轉過身對剛好到大門的加藤介紹。「和樹哥哥!這是我爹地。」
  「啊,齋藤先生你好。」眼前約莫是大學生的男孩綻出個爽朗的笑容,齋藤點頭回應。「你好,齋藤工。」
  「我是加藤和樹,琢紀很可愛。」天下父母心,聽見外人稱讚自己兒子,齋藤笑了。「他是我們家的寶貝。」
  眼兒眨眨,一旁琢紀看看自己爹地再看看加藤,踮腳牽起兩人的手。「爹地我們順便送和樹哥哥回家!」他還想要跟和樹哥哥玩!
  「好啊。」
  
  結果這一好,加藤此刻穿著訪客用的睡衣,抱著琢紀坐在齋藤家客廳看電視。
  「我想吃西瓜…」琢紀指尖點著嘴唇,看著桌上紅潤多汁的西瓜,加藤拿起叉子插上一塊。「來,啊──」餵完掏出手帕擦擦琢紀嘴角,加藤再呈上溫水。
  本來黏著電視螢幕的齋藤家人,好奇地看著加藤熟練的動作。「和樹很熟練呀…」不過半天的時間,熱血少年健太馬上就跟加藤打成一片。
  「咦?」抬頭。「因為我姐姐有小孩啊,而且園裡的小孩也照顧習慣了。」為怕西瓜汁液滴到衣服,加藤將準備好的手帕攤開繫在琢紀胸前,在頸後打了個小結。
  「賢妻良母…哎呦!」卓也揉揉自己被打的頭,瞪著健太。「什麼賢妻良母,和樹以後又沒要嫁人!要我說,是……優質新好家庭男人才對!」聽的卓也朝健太吐吐舌。
  乾笑幾聲,不經意對上齋藤雙目,加藤先是一愣,後又發出靦腆的笑容。齋藤則感興趣的望著眼前清秀的大男孩。
  
  「和樹哥哥要跟我睡!」一到乖寶寶就寢時間,琢紀抱住加藤大聲宣佈。
  「別吵得和樹哥哥睡不著喔。」將與寶貝兒子一同就寢的機會讓給加藤,齋藤不忘叮嚀。
  「才不會!」牽著加藤,琢紀開心的與他說說笑笑走向自己房間。
  
  有了琢紀這小小橋樑,加藤與齋藤一家迅速熟稔起來,連加藤媽媽都還開玩笑說一星期三、四天住齋藤家的兒子已經改姓了。小琢紀更是三不五時就黏著加藤,在家也是滿嘴的和樹哥哥和樹哥哥,連身為兄長的健太與卓也都把加藤當自己大哥。
  
  
  
  ※
  
  
  
  掛上電話,齋藤神情恍惚的對著話筒發呆。早不知何時,加藤在家裡出現已是一種常景,偶爾還會在他加班時送上晚餐,他曾理性的認為加藤是不是對自己兒子施了什麼魔法,兒子的口頭蟬就是「今天和樹哥哥…」。
  
  「齋藤さん。」提著便當袋,加藤伸手晃了晃。「我替你送晚餐來了。」
  「啊、啊,謝謝。」猛然回過神,齋藤忙道謝掩飾自個兒的失神。「每次都那麼麻煩你,真不好意思。」
  「嗯?」咬著筷子抬頭,偏頭笑笑。「沒關係啊,不然小紀都會吵著說爹地沒吃飯他也不想吃。」齋藤細心地注意到飯盒不止一個。「你還沒吃?」都要九點了,怎麼連加藤都還沒吃。
  「欸?啊…我想齋藤さん自己一個人吃應該很無聊吧,一起吃比較有伴。」便當盒有三個,兩個主菜,一個填滿了配菜,加藤順手地將可樂餅移到齋藤便當盒裡。
  
  兩個大男人很快就解決掉晚餐,加藤拿出今晚的水果。「吃芭樂吧!」
  越來越覺得能教育出加藤和樹這樣孩子的父母親很強…齋藤回想剛才入口的企鵝紅蘿蔔,再看看現在手中的心型、星型芭樂塊。「為什麼……」
  「因為小孩會挑食嘛,所以企鵝紅蘿蔔可以吸引他們的注意,芭樂只是…好玩。」想到琢紀因為吃掉企鵝不捨的模樣,加藤笑了出來,齋藤報以納悶的眼神,加藤不吝嗇的與他分享。經由加藤的描述,馬上就能聯想出寶貝兒子扁著嘴盯住企鵝紅蘿蔔的景象,齋藤莞爾。
  加藤再爆料出琢紀在幼稚園裡的趣事,邊說邊笑,齋藤也感染到那氣息,跟著大笑,放鬆整日下來的疲勞。
  「謝謝…」比手畫腳到一半,加藤讓齋藤突如其來的道謝搞糊塗了。「呃…我有做了什麼嗎…」眼前大男孩不解的神情,齋藤不自覺拍拍他的頭。「在很多事方面。」
  「對了,暑假有什麼打算嗎?」想起兒子前幾天吵著要問的事,齋藤無奈啟口,怎樣都覺得太強人所難了。
  加藤想了會,「嗯…大概就在園裡幫忙吧。」除此之外似乎也沒能做什麼。「怎麼了嗎?」
  「就是……」
  
  
  
  ※
  
  
  
  「起床嘍,琢紀。」加藤好笑的輕搖床上的小男孩。
  當他聽見齋藤要求的事也嚇了一跳──暑假當全職保父,照顧琢紀的生活起居,不過琢紀上幼稚園時也能跟去,總而言之其實就是換湯不換藥,只是從往返家裡幼稚園換成齋藤家與幼稚園。
  既然他都成人了,媽媽也說做自己想做的事,所以便欣然同意了。
  
  剛睡醒,意識迷糊的琢紀睜開雙眼,如陽光和煦般的加藤式笑容在自己眼前綻放,琢紀一把抱住加藤,嘴裡喃著加藤聽不懂的話語。雖不太能理解琢紀說的擁抱太陽是什麼意思,但在下去就會遲到,加藤就著這姿勢,將琢紀抱向浴室梳洗。
  
  「好!」整理好衣服,加藤拍拍琢紀。「先下樓去吃飯吧。」
  雖然幼稚園也放暑假,但為了工作的父母,所以幼稚園仍有暑假班,加藤這時就是免費義工,畢竟也不能讓老師全年無休。常常有很多朋友問怎麼會選擇幼兒老師這目標,加藤一概笑著回答因為小孩子很可愛,有時是天使有時是惡魔。
  
  ※
  
  送琢紀上接送公車,加藤隨即轉身提起洗衣籃,不知何時更兼差管家的他閒暇時也洗洗衣服、清清齋藤家上下。雙臂熟練地攤開床單晾好,看著它隨風飄揚,加藤心中頓時一陣舒爽,似乎連雜絮也一併跟著床單洗淨。
  
  「笨、笨蛋!」
  
  加藤納悶地轉過頭去,此時齋藤家中應該是不會有人才對。
  
  「為什麼健太要罵我呢。」
  
  是晃二啊…不以為意,加藤心想待會再送上點心與飲料,不久便是腳踩在階梯上的聲響。
  晾完衣服後將洗衣籃放回更衣間,依稀聽見玄關傳出談話聲,加藤探頭出去看了一眼又如被雷劈到般迅速縮了回來──剛剛絕對是他看錯!
  他沒看見健太跟晃二、一個同性的友人接吻,沒有沒有沒有沒有……
  
  吹著口哨的健太掀開更衣間簾子,呆住;加藤揉著太陽穴的動作一僵,抬頭。
  
  「啊!」
  
  ※
  
  齋藤覺得今日家裡氣氛頗怪,當然卓也是沒什麼奇怪,倒是健太跟和樹間似乎有種無形的氣息環繞著,兩人就連眼神一對上了也馬上移開。
  晚飯後,健太說累了先回房間休息,和樹說裡頭有些悶到外頭坐一下──明明家裡就開了空調。
  
  遞了罐脾酒,齋藤盤腿而坐。「今天有什麼事嗎?」孩子都回房間了,餘下的時間稍微來進行一下男人的談話。
  啵地一聲拉開拉環,仰頭咕嚕咕嚕灌了幾口,爽快地抹去嘴角泡漬。「哪、工さん,」轉過頭認真注視著生活歷練多出自己五年的男人。「你覺得男人與男人接吻的感覺是什麼?」怎麼也沒想到這麼殺的問題會從加藤口中吐出,齋藤著實愣住了。
  「不對…應該說是男人會跟男人接吻的原因是什麼?」似乎是覺得剛的問題不妥,加藤轉口問。
  笑而不答,齋藤反問,「怎麼會突然問我這種問題……認為我有跟男人接吻過?」加藤著急地搖了搖手。「沒、沒、沒有!」只是下意識就脫口而出。
  「嗯…跟男人接吻的經驗啊…」
  啊咧?還真的思考起來了…而且還說得一副有經驗似的!?加藤驚愕地看著那摸著下巴深思的人。
  「有唷。」齋藤燦爛的笑了,加藤掩不住好奇地張大眼睛。
  
  「跟我家的小寶貝。」
  
  要是加藤手旁有刀子,此刻是往齋藤頭上劈去了。
  「要是那樣的話,我也有啊…幹麻還要問工さん呢。」就知道問工さん會沒個正經的答案,總把我當小孩,加藤不悅地心裡犯嘀咕。
  琢紀對自己喜歡的人總是喜歡親來親去的,所以齋藤家上上下下包括加藤都挺憂心琢紀的未來……幼稚園還好,要是上了小學看見人就親一次,那就糟了。
  
  「看來我的答案和樹不滿意,和樹可以找人試試看呀。」齋藤微笑建議。
  「欸──」沒哪個人會去嚐試這種事吧?
  「要的話我嘴巴可以借你,免利息的唷。」
  「工さん…你又在開玩笑了。」
  
  看著身旁人無奈地抓抓頭髮,齋藤想著其實他開玩笑的程度只有30%,認真程度是70%呢。
  
  
  
  ※
  
  
  
  身為父親,最開心的是兒女出世那刻,自己有了傳承;最擔心的是兒女入學出社會那刻,怎辦我家寶貝會不會讓人欺負;最傷心的就屬兒女成人結婚了,鳥兒離巢了,徒留寂寞與孤獨。
  
  琢紀坐在椅子上,撐著雙頰看著自己爹地焦頭爛額,腳尖無聊的玩著電風扇上頭的風速鍵。
  「嗯…這條好了!」看著鏡中西裝筆挺的齋藤,加藤總算舒口氣,開心的拍拍他肩部,兩人為了一條領帶從早上起床挑到現在,時針早跑了一圈。
  打個呵欠,琢紀心想也不過是個入學式嘛,爹地有必要如此大費周章嗎。「爹地,才小學入學式就這樣,以後還有初中、高中跟大學耶。」
  「別提醒你爹地還有幾次要熬。」俐落地套上西裝外套,齋藤撫平褶痕,轉過身讓加藤檢查。「領帶歪了…」加藤細心地調整好角度。
  眼見好幾次這特異的一幕,反正時間夠,琢紀便張口說了。
  
  「和樹哥哥,你要嫁給爹地嗎?」在他眼中就像妻子在替丈夫整理衣飾。
  
  GOD!和樹手勁夠大!
  
  
  
  
  
  
  ※
  
  
  
  齋藤輕輕地從熟睡的兩人手上抽出童話書放在一旁櫃上,深吸口氣轉過身抱住肚子掩住嘴,雙肩抑止不住的抖動,為何和樹額前的頭髮要用髮圈綁起束得高高呢,猛一看他還以為家裡頭多了個孩子。靠著床頭櫃上細微的黃色暖光,齋藤掏出手機偷偷拍下床上兩人共眠的景象另存成桌布。
  其實和樹長得很好看,不說話又不笑透露著一點BAD BOY的感覺,女生應該會很喜歡這種型的吧,尤其接觸後發現他其實很開朗又很愛小孩…啊,和樹眼角下有痣呢……
  齋藤細細觀察加藤熟睡的臉龐,當回過神來時嘴早已貼住那微啟的雙唇,頭一次有了叫作呆滯的感覺,發現那熟睡人兒有轉醒的跡象,齋藤忍不住傷腦筋是該馬上離開還是繼續維持這姿勢。
  ──但顯然沒時間讓他思考了。
  
  「嗯…」唇上有抹不熟悉的溫度,加藤睜開微澀的雙眼,眨了幾下適應光線,赫然發現齋藤臉部特寫,而且自己還被堵住嘴巴…正常來講是要推開,可是身旁琢紀正在美夢中,加藤不敢輕舉妄動。
  齋藤逐漸加深這吻,加藤些微慌張地閉緊了雙眼,眼不見為淨、眼不見為淨……可是快喘不過氣來了啦!
  「唔、嗯…」以眼神抗爭,齋藤再不離開他會缺氧而死。
  「跟男人接吻的感覺…如何呢?和樹。」聲音接近沙啞,飽含情慾的嗓音讓加藤背脊不禁有了一絲酥麻感竄上。
  
  跟男人接吻的感覺其實還不賴嘛…加藤再被吻住,閉上眼前心想。
  
  
  
  ※
  
  
  
  注視著他開車專注的側臉,加藤心裡想的都是上次意外的接吻事件,不知道工さん是怎麼想的呢…
  「怎麼了嗎?」趁著紅燈之際,齋藤偏過頭微笑問。
  「啊、呃…沒什麼。」趕緊轉過頭看窗外掩飾不好意思。
  
  ※
  
  「呼…好累…」一進客廳齋藤馬上扯掉領帶丟在沙發上,解開一兩個鈕釦,讓頸子透透氣。「工さん,才小學入學式而已呢。」加藤笑著替兩人倒了茶,遞給他。
  兩人就這樣坐在沙發上,靜靜喝著茶,皆不發一語。齋藤率先有了動作,放下茶杯,手滑到加藤背後搭上他肩膀。
  
  「吶、和樹,未來琢紀的初中、高中到大學入學式,我都想要有你的存在。」
  「……工さん這是在跟我求婚嗎?」
  
  答案就在兩人貼合的雙唇中。
  
  
  
  
  
  …END
  
  後記:
  久未乖乖坐在電腦前敲文,這篇從4/25敲到今天才終於寫下句點(囧)
  一到暑假就比較閒了,偷一點時間來打文=W=
  至於下一篇不管是明願還是工和都遙遙無期啊…
  
  2007/07/19
  
  
  
  
  
  EXCURSUS…
  
  
  
  躡手躡腳的,齋藤琢紀躲在父親臥室房門後,從微開的門縫想窺視裡頭景象。
  前幾天他對學校女同學說自己家中成員除了爸爸及兩個哥哥外,還有一個感情很好的和樹哥哥,女同學便紛紛尖叫著…高喊什麼BL萬歲。在女同學不吝教導(看了好幾本BL同人誌跟漫畫)之下,細想爸爸與和樹哥哥的互動……怎麼想都很曖昧!
  爸爸吃飯過後說與和樹哥哥有事要談,他便趁機溜上來偷看,不過這個角度什麼都看不到…
  
  ※
  
  「和樹…你什麼時候才要讓我名正言順呢……」當初和樹一直以琢紀還小為理由遲遲不肯告訴家人兩人的關係,現在兒子都高一了,不小了。
  「呃…等琢紀可以接受一個男人當他第二個爸爸……」將臉藏在雜誌後,存心想迴避這問題。
  「親也親了,抱也抱了…這樣好像在偷情吶。」
  「乖乖做你的事啦!」
  
  ※
  
  掩上門,齋藤琢紀心情愉快地哼著歌回房間準備睡覺。
  
  明天叫和樹哥哥媽媽好呢,還是叫媽咪呢。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