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搜尋#16 梳妝台
  
  其他重要字眼:16、成人……和你到永遠
  女裝、芭樂劇情有,慎入(囧)

  
  
  
  
  
  
  
  梳妝台前,呆然地看著鏡中的倒影。
  好像幾個時辰前迷迷糊糊的自夢鄉中被挖起,然後在一片茫然中沐浴、穿上刺眼的紅色衣物,又在不知不覺中被推上轎子……現在是什麼情況?
  「奶、奶娘…」似乎還不太敢相信眼前事實,轉過頭抖著聲音叫喚看了自己十幾年的女人。
  有些年歲的女人,林嬤嬤簡直無顏見江東父老,本來信誓旦旦說會照顧好小姐,結果不但大婚沒成,連人都跑了。「小少爺…事情是這樣的…」
  
  「你說妹妹跑了!?」良好的教養在聽見這事也顧不得了,訝異的站起身抓著奶娘猛搖,「那、那為什麼我要裝成女人家?」最好不是他想的那樣!
  「老、老爺說先讓小…小少爺頂上一陣子,目前已派人去追小姐了…」天老爺,小少爺搖她搖的暈啊。
  踉蹌退了幾步,跌坐在床榻上,「開什麼玩笑…我是大男人耶!在怎麼裝也裝不成女人啊!」那個愛搗蛋的小妹果然是不鳴則已,一鳴驚死一群人,連逃婚這種事都做得出──為什麼還由他來扛啊!
  「小少爺莫擔心,你與小姐是欒生胎,姑爺認不出你的。」
  笨蛋!他跟齋籐是幾年的朋友啊!哪會認不出他與小妹的……不、有可能,小妹偶爾也會以男裝出現,連卓也都認不出,那齋藤沒道理認得出。「小少爺?」林嬤嬤看他靜得很,出聲尋問。
  「盡快將小妹找回,可、可…不能讓新婚之夜都讓我頂吧。」兄妹十幾年,小妹早吃定他這做哥哥的,總把爛攤子都丟到他頭上,估計小妹這時是逍遙得很。
  「若姑爺要求,小少爺就說最近月事不方便…」這也只是權宜之計,待時日久了…姑爺肯定會起疑,唉、這可怎辦。
  「加派人手,就算地皮掀了也繼續找!」爹娘也真是的,怎麼隨便就讓兒子「出嫁」啊!「對了…我怎麼拜堂的?」
  「是用身子不宜騙過去了。」聽完奶娘的話,他總覺哪不對勁…算了,騙過去也好。
  
  
  
  ※
  
  
  
  「笛奏清音和,啼飛白眉枝秋樹,君綻笑顏戀…」
  何時他齋藤工也要對著月娘訴情了呢……一口飲盡杯中烈酒,告誡自己別再思念下去,過了今夜他便有自己該守護的女人了。青柳看他把酒當水喝,一口接一口的,出聲勸阻,「少爺…你該進新房了。」
  「我曉得,你下去吧。」就算再不願,都拜堂了也不能退婚,再說兩家生意上有往來,一但決議退婚就扯破臉了。「塁斗…替我將笛拿來。」
  至少,讓他奏上一曲吧。
  
  
  
  ※
  
  
  
  齋藤一見床榻上的妻子有些微愣了,與加藤兄妹熟識多年,他不可能認不出兩人致命性的差別,眼前的妻子……呃、該說是妻子嗎?
  「和樹……呃,今日宴上怎沒見到和樹來參加?」
  
  齋藤工一踏入新房,他連頭都沒抬──也不敢抬,在心中說了好幾聲對不起那笨老妹逃婚,但說再多次也改變不了事實,只能心虛看著自己手掌。聽見自己的名字,心馬上提的老高,後又鬆口氣回應,「我…咳、和樹他昨日與卓也玩水今日便犯頭疼了。」卓也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扯你下水,加藤和樹在心中對好友又是幾聲對不起。
  
  「哦……」加藤和由不會直稱今間名字,都是小不點小不點的叫;加藤和由說話也不會講究用詞,完全是直剌剌有話就說……罷了。「真可惜…好了,夜深了,我們也該歇息了。」
  喝!差點嚇得跳起來,加藤馬上祭出萬無一失的藉口,「那個…我最近月事不巧剛來,圓、圓房還是待幾天吧。」
  「是這樣啊。」雖然很沒朋友道義,但看加藤緊張模樣,齋藤心中一陣偷笑,要猜也猜得到…八成是和由那小妮子不喜歡他便逃了。「那真不巧呢。」該感謝老天爺給了他這機會還是如何呢…
  
  一步錯,步步錯──齋藤從五歲時就懂得的道理,他愛閱書被世人號為奇童,但也曉得日後生活重心絕不是他愛的書冊,而是打著珠盤閱帳目。想拋下責任,但他是獨子啊…所以毫無怨言的在空閒時間跟在父親身後學習任何事務。
  他的人生是決定好了,絕不會偏掉──不過,凡事必有例外,他的父親不是大羅神仙,他的身份也不是玉皇大帝的孩子。
  
  踩下的那一步,是在遇見那個綁著小辮子,抓著自己袖口要他一起玩的……小男孩。
  
  
  
  
  
  
  ※
  
  
  
  「咧咧咧~來追我呀~」小女孩捏著自己小臉,朝不遠處的奶娘扮鬼臉。「小姐啊──」可憐了奶娘。
  
  跑到花叢邊,跟長相與自己完全一樣的小女孩擊掌。「拜託你了喔!」她要溜出府到街上看雜耍團。
  「真是的…」無奈的看著小小的背影直到不見蹤影。起身拍拍裙襬的泥土,要是弄髒了又會被和由罵,小和樹扯扯自己紮成辮子繫著紅絲帶的烏髮,傷腦筋的纏著髮尾玩。
  要是讓奶娘逮到,表示他還得再作一份夫子交待的作業,說不準還要同著娘學拿繡花針……呃啊。
  既然和由都溜了……那他溜了也不為過吧?
  
  「對不起啦,奶娘。」吐吐舌,提起裙襬跟在自己妹妹後,溜了為妙。
  
  
  
  ※
  
  
  
  眨著圓圓的大眼,小和樹捧著茶盅走在迴廊下。
  方才溜出府,便讓不認識的大姐姐說長得好可愛是孤兒嗎後給帶了回去,然後吩咐他送茶給少爺。
  
  「姐姐送茶給我的嗎?」雖閱著書冊,但周邊的變動仍是一絲都沒放過,工注意到涼亭外有個小女孩捧著茶杯盅立在那,便出聲詢問。
  「咦?」回過神才發現已到了大姐姐說的涼亭,小和樹趕忙走向前遞上。「一個不認識的大姐姐要我給你的。」等對方接過後,便在一旁坐好,好奇地看著眼前的大哥哥。
  飲了一口,置好茶盅,工也打量起小女孩…不像府裡的僕人,再說印象中年紀沒如此小的,且氣質教養不肖一般的平常人家。「妳喚什麼名?」
  「加藤和──」報出自己名字之時,突然想起他現在是頂著妹妹身份。「和…和由。」調皮的妹妹讓家人傷透腦筋,妹妹總讓自己頂著她更是讓家人黑了整張臉,家人便一再叮嚀不能讓外人曉得他是加藤和樹。
  姐姐也總是開玩笑說比起和由他更像是一個女孩。
  
  「加藤和由…和由…」工反覆唸著,加藤…是過幾條街的那戶加藤嗎?「妳爹是經營布莊?」小和樹用力的點下頭。「大哥哥認識我爹嗎?」
  「有見過幾次面,妳爹跟我爹有生意上的往來。妳…怎麼會來這?」平心而論,這樣的小女孩不會被丟在外頭。
  食指點住臉頰,偏頭回答,「不認識的大姐姐以為我是孤兒就把我帶回來了。」
  「呃…」姐姐的愛心…唉。「等會我再差人送妳回去,妳就待在這玩上一段時間吧。」
  「大哥哥要跟我一起玩嗎?」小和樹開心地盯住工,小孩子對人的防衛心不重,當有人對他好,他就對你一樣好。「當然可以了。」摸摸他的頭,工放下手中書冊。
  
  
  
  小女孩送茶送到不見人影,齋藤清便繞到涼亭察看,發現弟弟竟然一反常態棄書不看與小女孩踢起蹴鞠,詫異地微啟小口,後又揚起笑容。
  兩小無猜,也蠻可愛的呀…
  
  
  
  ※
  
  
  
  撐著頭顱,齋藤注視身旁睡著的人那張容顏。方才一提及歇息,和樹緊張到像隨時會脫口而出事實但又硬吞回去的樣子,讓他不禁想捉弄。
  
  當時初見面他雖僅僅十歲,但正式經過爹娘的介紹當下發現加藤和由不像當天見到的乖巧…甚至還是被府裡僕人尊為小魔星的存在,再發現哥哥加藤和樹一副心虛的樣子,常常欲言又止,齋藤工小小的腦袋馬上轉了過來──原來當天他遇到的是哥哥加藤和樹,莫怪差異如此大。
  
  年記再大點,加藤兄妹身形還無差異太大,妹妹總愛裝成哥哥與今間家的二公子玩,而哥哥則無奈的站在一旁,努力擺出不負小魔星稱號的行為──他也最愛在那時逗弄和樹。也就因為這樣,他十五歲那年讓爹娘與加藤和由訂下婚約,說一等她及笄就娶入齋藤家門,就算自己再反對也無用,兩家生意互動頻繁,早讓世人看好齋藤加藤兩家聯姻。找了理由拖了一年多,在加藤和由正值二八年華,十六歲的芳齡正是少女最美的時候,兩家父母便一聲令下著手辦起婚禮迎娶入門。
  
  男人對男人的愛慕,這是多麼天理不容的事啊…他只能將這情愫暗藏於心底,作為一輩子的秘密。要是能不發現這種心情該是多好,本以為單單只是青年的躁動,一時過去火花便滅了,沒料到成人的慾望更是讓自己害怕,怕哪時會在瘋狂之際擁抱了和樹。
  
  單手捧住加藤平靜的睡顏,齋藤心裡的矛盾在沉寂夜裡更是腐蝕他的心神,他可以趁此機會不擇手段也要讓加藤留下,但腦海殘存的理智不允許他這樣做。
  「暫且就讓我,和你到永遠吧…和樹。」
  
  踩錯的步伐,就在今夜收回吧……
  
  
  
  
  
  …END
  
  後記:
  最近總是無意識打出本來很歡樂但最後卻是沒結局的的結局(囧)
  今天在學校也想到這篇工和,本來想繼續下去來個大喜劇,但私心就是想停在這=w=
  頂多就是沒結局的結局啦-3-
  當然,我又習慣性的打上……↓(汗)
  
  2007/04/13
  
  
  
  
  
  EXCURSUS…
  
  
  
  雙足濺出水花,無視一旁來回踱步的婢女,加藤和由輕鬆地活在青空下。
  早知道城外的世界這麼好玩,早在十四歲那年就溜了,還等四年後的今天,再一次喟嘆她浪費了四年的時間。
  
  「小姐呀──」年歲尚小的婢女,心裡緊張得很,巴不得現在就把船駛回絹雲城。「目前是少爺。」唰的一聲闔起紙扇,輕敲了婢女的頭頂。
  「還是快回城內吧…」她可沒兩顆頭應付老爺夫人啊,早知道就別聽小姐說什麼大婚前去外頭玩個夠本而跟上去…
  「我說菊紗呀,出來玩就是要開心點嘛,看妳一張苦瓜臉,本少爺興致都沒了。」而且也不過是個逃婚嘛。「菊紗完全不敢想像老爺與夫人現在的表情啊小姐──」婢女欲哭無淚的訴說。
  「放心放心,和樹會幫我的。」就算兄妹身形不同,就說是一夜之間抽高了矇混過去就成了。「小、呃…少爺,妳是不是忘了……二少爺他是男的啊。」讓個男人頂替新娘就已經是極限了,怎可能還頂一輩子。
  「妳就看看本少爺牽的紅線吧!」就算被說是禍亂的源頭,但該注意到的她可是一滴點都沒漏掉──齋藤哥注視和樹的雙瞳,裡頭含著愛戀與情慾……不過和樹是都沒發現到吧。
  不知道爹娘的臉色是如何呢~
  
  
  
  ※
  
  
  
  「這孩子真是亂來…」看著小女兒留下的逃婚書與休夫狀,加藤夫人無奈的朝丈夫說。
  「呃…娘,我看就依小妹的方法好了。」加藤行爾搖搖頭,對於小妹那唯恐不亂的性子可真是沒了法子。與小弟差了十歲,自然見過的世面也多了十年,什麼樣的人沒見過,再說齋藤工那小子只是不巧愛上他家的小弟罷了。
  「咳、咳…」雖頗有怨言,但大兒子早娶妻也有了兩子,經過幾年時間消化齋藤家那兒子愛上一個男人,而那男人剛好就是自己的小兒子……加藤老爺不再如以前耿耿於懷。
  「雖我們家不介懷,但齋藤家兩老……」齋藤家就齋藤工一個兒子,加藤夫人對女兒信上說的方法可不作美景盼望,加藤行爾就樂觀的笑笑。「娘,齋藤老爺那就讓工君去煩惱吧,我們可是賠本讓和樹『嫁』了出去呢。」何況連父母親都不能說服,齋藤工那小子就沒資格擁有小弟一輩子。
  「不過呀…」始終靜靜坐在一旁的加藤綾梅想到一個最為重要的關鍵。「要等小弟開竅…」彼此對望,一同笑開,心裡接下她未說完的話──要等小弟開竅,可能得花上一段時間就是了。
  不過,那是齋藤工該擔心的事嘛。
  
  
  
  ※
  
  
  
  「和由。」看著自己媳婦兒端正地站在面前,齋藤夫人心裡直呵呵笑。大婚隔天兒子來請安時就注意到,以往和由來玩上幾天也沒如現在的保護與疼愛,怎麼一夜間兒子就轉了性子,經過幾天相處才發現嫁進門來的根本不是加藤和由本人,而是他的欒生兄長加藤和樹,她震驚之餘也是不動聲色靜靜觀察幾天。
  身形還能撒個謊騙過去,但個性可就差了十萬八千里,要當不知道還真難啊。暗地接到了加藤夫人送來的信件,才大略曉得……原來自己兒子藏了這樣的心思,同樣知曉內情的女兒驚呼原來當初那小女孩是小男孩。
  作為母親,她當然是希望自己一雙子女能過著幸福的生活直到終老,就算再如何介意,見了兒子如沐春風的笑容也釋懷了……只怕老爺會不能接受罷了。
  而且說真格的,她可是喜歡和樹這孩子喜歡得緊呀。「我那笨兒子對你可好?婚後幾日他有無欺負你?」少年人的愛情她插不上手,但暗中推幾把倒可行。「有的話儘管同娘說。」
  
  「不、不會…」慌張地猛搖雙手。「工…工對我很好。」內心罪惡持續加重,和由妳到底是跑哪了…到底爹娘是找到人沒呀……再說這身女裝好彆扭啊!
  
  「是這樣呀…那就好,我那兒子可是疼你疼到心坎去呢。」見和樹下意識地壓住自己胸口,齋藤夫人就知道兒子絕不是白忙,和樹這孩子定有放在心上。
  
  疼我疼到心坎……?
  齋藤如同另個哥哥的存在,相處了十年,自然知曉他會疼愛自己的妻子,但……他疼愛的是妹妹和由而不是加藤和樹本人呀…
  些微不知從何而生的落寞聚積在心頭,有點苦悶…
  
  「我那兒子對任何事都可精明的呢。」打開茶蓋將杯緣靠近嘴邊,齋藤夫人也不拐彎抹角。「欸?」驚愕地抬頭看那安然品茶的婦人,他緊張的猜想是被發現了嗎…否則怎會跑出那令人匪夷所思的話。
  「好好感受工那孩子言行底下的含意,肯定會有收穫的。」
  
  言行底下的含意……是指每晚的親吻嗎?一想至此,便不自主地燒紅了臉,他單純認為齋藤將自己當成和由而已,並沒什麼含意啊…
  但…為何那雙眼…總讓他有種被看穿了的感覺呢…
  
  
  
  ※
  
  
  
  「爹,皇城囑託讓我們做上百件大衣。」
  「嗯……」
  「還有,最近北邊一帶天氣漸進寒冷,蠶絲數量銳減。」
  「嗯……」
  「……爹?」不耐煩地看那狀似發呆的父親,想快報告了事好去陪妻子。
  「怎麼?有了妻子就不陪爹及娘了?」望著兒子臉上被說中了的窘態,齋藤老爺想起媳婦,嘆口氣搖了搖頭。「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啊……」本以為兒子是昏了頭沒發現娶個男媳婦,沒料到兒子早知道了,而與自己坦承愛上的是加藤家那小兒子不是小女兒……這該怎辦呢。
  「爹…我…」本以為父親在得知真相會大發雷霆,意外的只是表情呆滯,問自己是真是假。
  揮揮手,示意兒子別再說下去。「罷了罷了…爹我也不是不明理的人,依你性子就算娶了和由也是沒個子兒。」大可能還分房睡,那倒不如讓兒子娶所愛之人。
  「謝謝爹!」既然得到父親的原諒,那他大可放手一搏……不,想想光每晚落在和樹額上的親吻,差點就讓懷中人不顧一切想道出實情,他決定還是慢慢來吧。
  「不過啊…依爹看,想讓和樹開竅可就是難事了。」齋藤老爺揶揄笑謔兒子。「爹……」拜託別再打擊他的信心了。
  「哈哈哈──」看了兒子二十一年,還是頭一次見到那總是掛著微微笑意、冷靜的神情被打破了呢。
  
  老天既然給機會,便沒有放手的可能。
  就算踩錯了,那就收回腳,改擁著他步回正道吧。
  
  
  
  
  
  再後記:
  算是另外個結局吧,再下去就要分上下了(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