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搜尋#18 佈告欄
  
  其他重要字眼:迷路、錢包……冰帝(炸)

  
  
  
  
  
  
  
  
  最近,加藤非常困擾…或者該說是甜蜜的困擾?
  
  
  
  三年A班的佈告欄上天天都貼著幾張標語──不過上頭寫的是情話,而當事人則是紅著臉撕掉紙張一語不發回到座位。
  「真好啊~和樹好受歡迎唷。」同班的今間卓也撐著雙頰,「真是令人羨慕…女朋友呢~」心裡開始計畫有了女朋友絕對絕對要去約會的地方。
  手掌輕拍,拍掉好友臉上如夢似幻的表情,加藤沒好氣地收好課本,準備換教室。「真是的!很、很……很丟臉耶。」尤其還知道寫的人是誰。
  「有什麼好丟臉的!和樹很受歡迎耶,真好…果然是長得高嗎?」雙瞳像隻小狗巴望著主人──加藤。「這應該跟身高沒關係吧。」拍拍好友的頭,看了時間加藤馬上抓住他衝出教室門。
  
  ※
  
  「走廊不能奔跑喔,和樹君。」
  
  化學課完便是午休時間,今天睡晚了急急忙忙出門忘了便當,只好搶麵包了。「啊?啊、啊…是。」才剛跑下樓梯起步要衝向餐廳,馬上身後問候的聲音便飄來。
  今間轉過身揮揮手臂跟老師打招呼,「HELLO~齋藤老師。」
  齋藤工,學校中被女性同胞評為最有價值也很搶手的白金級單身漢,雖然就男人來看實在很令人嫉妒,但本身有才華也拿了什麼博士碩士…想嫉妒還不知從哪嫉妒起勒,畢竟是真材實料嘛。
  而這老師今年是他們的導師兼化學老師,據說他也很擅長文學…天曉得是不是真的。
  
  打著層次的微長頭髮,簡單俐落的白色襯衫,牛仔褲緊貼修長的雙腿,頸上的項鍊,右手戴著戒指,完全不輸給時下年輕人的齋藤工,來到學校依然是不變的打扮,雖然遭到家長會很大的質疑,但憑借著優良的教課成績與成功的溶入學生群體,學校倒也不予以制止,甚至要年輕的老師跟著進退,套句校長的話「喝過洋墨水的老師對學生的態度就是不一樣,他們跟學生是好朋友」。
  
  「和樹君似乎很急?」看加藤不時回頭望著餐廳,齋藤好奇地問。
  一旁今間舉手代替心神早不在這的好友解釋,「因為和樹今天睡過頭忘了帶便當,所以要去買麵包。」雖然他說要分和樹便當啦,但青春期嘛,一個便當自己說不定都不夠吃了,哪輪得到分人吃。
  「是這樣啊,但……」狀似可惜地苦笑,「我等會得麻煩和樹君幫我整理一下資料呢…啊、不然我請和樹君吃飯好了。」
  今間馬上連聲應和,「好啊好啊!這樣和樹就不用去擠沙丁魚了。」推加藤向前。「那我去吃飯了,和樹就拜託你了老師~」
  「欸?」才剛把心思轉回談話,加藤根本搞不清楚狀況就被朋友賣了,而且還要感謝齋藤請他一頓飯。
  
  ※
  
  「齋、藤、老、師,請問你不是要我幫你整理資料嗎?那你現在在做什麼?」整理學生一疊疊報告,加藤無奈地問摟住自己的老師。
  「和樹別那麼小氣嘛,在學校八小時不能摟摟抱抱親親熱熱對情侶來說是很痛苦的事呢。」下巴擱在加藤肩上,齋藤嘴巴呼出的熱氣弄癢了加藤,他忍不住伸出手拍拍肩上的頭顱。
  「至少還能見到面就不錯了。」拜託他們是情侶的身份已經夠勁爆了,而且師生戀就算了,還是同性愛人這會嚇死一群人吧。「……最先嚇死的一定是你的後援會…啊,還有你別亂貼東西在佈告欄了啦。」雖然那些紙還是被他偷偷收好夾在課本裡。
  呵呵笑了幾聲,讓加藤放下手邊的報告──整理資料本來就是個藉口──抱住他走向沙發,齋藤拎著手上的便當在他眼前晃兩下。「早上別太趕,我可以開車載你過去。」
  「不行!要是讓人看見就完了。」加藤咬著雞肉,筷子點點齋藤。要知道連在學校兩人單獨相處都是大問題,要不是校方敬齋藤的身份給他撥了間個人辦公室,哪還有現在這樣被他擁在懷裡吃便當的場景。
  「唉…和樹快畢業,我們去結婚。」
  「噗──」甫入口的三色豆差點喪命於光滑的地版。
  
  果然當初的決定是錯誤的,加藤忍不住想。
  
  
  
  
  
  
  ※
  
  
  
  傷腦筋的看著桌上一張張的小便條,上面都是些經典的愛情名句…身為男性收到這其實應該感於有女性如此的愛慕自己…但前提對方是女性。
  也不過幫了迷路的他一把,借他錢順便幫他找回錢包,就構成了傳說中一見鍾情的條件…那以後誰還敢幫助人啊。
  
  突來的門鈴,加藤起身喊著來了來了,打開大門馬上又想把門關上──是想。
  來人一隻腳掌卡在門與門框中間,皺著眉頭頗哀怨的望著加藤。「和樹……」這招真要沒用再使勁擰自己大腿逼出幾滴眼淚。
  加藤無奈的打開門,只好讓齋藤進去……可惡就吃定他心軟!
  
  「你到底想幹麻?」盤著腿,環胸抬高下巴,企圖想用氣勢壓倒對面男人……但加藤可能忘了他只是一個十四歲的初中生,對面齋藤是二十來歲的老人。
  完全將別人家當自己家,齋藤喝了口茶後才吐出來意。「當然是來看和樹的居住環境。」
  瀏海蓋住的額頭冒出幾個十字路口,加藤硬忍下捏那張漂亮臉蛋的衝動。「我說過很多次了!絕──對──不可能的事!」雙手還在胸前打個大叉叉。
  呵呵笑,「和樹我今天不是來求愛…噢、」遭到加藤白眼馬上換詞,「不是來問你是否答應當我的小女朋友…咳、這是我能換的詞中最好的一個,你就別在瞪了嘛。」要知道對有心人來講,任何一個眼神都可以解釋成挑逗及誘惑,他不能對未成年少年出手啊。
  「那你到底來幹麻?」
  齋藤心情愉悅地指指剛才丟在地上的背包,「寄、居、嘍♥」
  
  要是手邊有剪刀菜刀美工刀,加藤敢肯定現在齋藤頭上一定會插著三把刀。
  
  ※
  
  「齋──藤──工──」早上七點整,放暑假的乖小孩家中爆出怒吼。
  
  和樹好可愛,夏夜穿T恤短褲,抱著好舒服──by 齋藤工
  
  憤怒衝向浴室快速梳洗,套上褲子戴上眼鏡,此時加藤站在廚房裡煎蛋,良好的教養在遇見那個齋藤便消散得一乾二淨,連點渣都沒存。
  煎鏟戳破蛋黃成了金黃色薄薄的蛋皮,倒下微波爐熱好的剩菜剩飯,蛋皮包住後盛到盤上,刀子切成一半,眼神示意齋藤可以吃早餐了。
  
  雖然生氣,但還是很照顧人啊和樹…齋藤笑著也不再拿個盤子,就加藤面前盤子大口大口吃起來。餐桌不小,一個盤子就這樣在中央,面對面共食一盤哪方面來想都很奇怪,加藤起身換坐在齋藤身旁,才拿起筷子開動──這才是齋藤真正的目的也說不定?
  
  玄關穿著白色制服及蘇格蘭式西裝褲的加藤引起齋藤注意。「和樹,不是放暑假了?」
  「社團活動。」戴上護腕,綁好鞋帶踢了踢。
  「哦,路上小心。」
  「嗯。」
  
  ※
  
  ……到底為什麼網球部會打球打到部長家,除了跡部與忍足沒下水外其他正選都在泳池裡瘋狂打水戰呢?
  好像是因為天氣太熱,監督在辦公室吹冷氣就算了,部長似乎也吃了炸藥般,最後實在忍不住了,偉大的忍足赴身就義(冥戶在一頭撇嘴說是嚐甜頭)抱起部長在一陣怒罵聲消失在部室門後……現場寒風吹啊吹的,似乎連熱氣也吹散了。最後部長是在忍足攙扶下走出部室,大伙也不敢多嚼舌根,忍足笑著摸出手機,一通電話就把大家載至跡部宅邸。
  唉…看來網球部今年的暑假集訓成效又是……零了。
  
  「和樹在煩什麼啊嗯?」眼一掃,要身後搧風的忍足再用力點,跡部拿起小桌上的夏威夷啜飲幾口。身為網球部部長,在部裡順眼的除了樺地外就是加藤了…「所以…你在幹些什麼啊忍足!?」對胸口上那毛手毛腳的手掌用力一拍。
  「小景,游泳怎麼還穿著上衣呢。」意圖拉下拉鏈又宣告失敗。
  你以為誰害的啊嗯?跡部瞇起雙眼。
  因為夏天的小景實在太誘人了嘛。忍足托托眼鏡回以笑容(用跡部的話來說就是標準的色狼笑容)。
  
  兩人眉來眼去,看得加藤頭上滑下黑線,似乎這兩人從二年級就是如此了…也不知到底是怎麼扯在一起的。「沒什麼啦…只是家中有個……」努力搜尋腦中形容詞,「嗯、食客。」
  「哈啊?」眉頭一皺,連掃都不掃拍掉肩上爬來爬去的手。「要本大爺出馬嗎?」反正跡部邸大得像什麼似的,多養幾個人也無妨。
  「可是跡部不是都住忍足那了?」加藤無心的一句話惹得跡部臉頰佈上淺淺的紅暈。
  所以跡部邸其實都在養蚊子。
  「和樹有事需要幫忙絕對要告訴我們喔。」搖頭笑笑轉移話題,忍足一直覺得加藤某個方面而言很厲害。
  「放心啦!」大概吧…加藤哈哈汗笑。
  
  有默契地望了彼此一眼,跡部打定了絕對要揪出食客這何方人士,忍足則琢磨哪天找個名義衝去加藤家。對於有加藤這樣的朋友,怎麼說呢…在冰帝網球部裡不是最顯眼其實又有一定的份量在,就像是在廣大世界中那細不可見的小河流,緩緩流過每人心中。忍足是感謝他的,要不是有這秘密武器,跡部死都不會答應跟他交往的,可能還在玩著捉迷藏…就連見著兩人親熱還能面不改色換衣服,原來加藤心臟就是讓他們訓練出來的啊。
  
  ※
  
  「我回來了…」
  他應該已經走了吧?昨晚就明言絕對不可能收留他…懷著此想法的加藤聽見問候聲大大嚇了一跳。
  
  「你回來啦。」坐在沙發上,捧著書看得津津有味的齋藤抬頭朝進到客廳的加藤笑得開心。
  「你、你…」不是滾了嗎!?
  「在你沒答應前我是不會走的喔…啊垃圾我幫你拿出去了,晚餐也做好了。」還有待在家裡很無聊把床單被單沙發罩都拆起來洗,外加把洗衣籃裡的衣服洗好晾好,也順便把家裡清了一次,就等聖上回宮。
  
  餐桌上是仍冒著熱氣的晚餐,義大利麵、南瓜濃湯與涼拌蔬菜。本來堆在電視機旁的雜物也被清空,地板也亮得像打過層蠟似的……這是他家嗎?加藤有股衝動跑出去看門牌。
  「因為不確定有沒你想留下來的,所以雜誌沒丟。」
  「你……」剛有的一點小感動都被齋藤下一句話嚇得飛遠了。「哪和樹,嫁給我一點都不吃虧喔。」加藤白了他一眼剛進房間要換下制服卻又縮回腳奔向客廳。
  打直手臂指著齋藤鼻頭厲聲問,「你、你貼在我房間那是什麼啊!?」為什麼會看到他躺在床上睡得安穩,一個男人吻著他額頭的放大照片。
  完全不將加藤怒氣當一回事,齋藤安然自得回答,「充當結婚照吧?」
  出乎意料,加藤如洩了氣的氣球,垂下雙肩無力地坐在沙發上,「你到底想幹麻…我被你搞得好累。」
  攬過身旁人的肩膀,讓他把全身力量放在自己身上,手梳理著柔順的短髮,「依賴別人並不是錯喔…我想進入和樹的世界,我想天天都和和樹說一聲『你回來了』。」語罷,在加藤頰上落下一吻。
  
  第一見到這大男孩就有被雷打到的感覺,隻身一人在東京求學,明明臉上的孤寂如此顯見卻依然笑得很堅強。在學校的他又是另種面貌,跟朋友玩在一起是滿足、快樂,而每每見到他在夕陽中步上回家的路,就想跑向前去牽起他的手……應該可以看見驚訝的表情吧?
  
  
  
  
  
  
  ※
  
  
  
  「不能…在學校、笨蛋…嗯…」想推開壓在身上的男人,無奈頸上、胸口的酥麻一點一滴攫取加藤神智,推開的動作更像誘引男人進攻。
  「和樹…」扯掉礙事的皮帶……
  
  啪!
  
  「……本大爺什麼都沒看見。」用力按下OFF鍵,跡部馬上宣告。
  忍足吹了聲口哨,本以為在和樹家潛伏了幾年的齋藤沒什麼危險性…結果今天就讓他們撞見危險的畫面──齋藤吃飯吃一吃就變成吃加藤了。
  跡部腦中盤旋的仍是剛才螢幕裡的畫面,雖然是本著保護加藤的心理才在齋藤老師辦公室裝上監視器,但…怎麼感覺好像做了壞事。
  
  「哎~吃飽後做劇烈運動可是會胃下垂呢。」
  「忍足侑士你沒資格說這句話──唔、嗯、混…」
  
  
  
  
  
  …END
  
  後記:
  真好玩XD
  順便能練練忍跡這樣嗎?(笑)
  不過沒寫過,抓不了兩人性格…而且我有三八掉工SAN的嫌疑(笑滾)
  嘛…也不錯XD
  
  下一個關鍵字是啥好呢~(哼歌)
  
  2007/03/24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