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搜尋#19 雨傘

  關鍵字搜尋#19 雨傘
  
  其他重要字眼:黑豆漿、花瓶……Boys Love(扭)

  
  
  
  
  
  
  
  
  「王子殿下,請問要使用點心了嗎?」宮廷總管必恭必敬地站在一旁等著王子吩咐。
  「嗯…」漂亮的小臉上是不耐的表情,「拿來吧。」為什麼他只能待在宮裡吃東西讀書吃東西學習社交禮儀吃東西……最後入夜便就寢呢?明明遙望王都方向,各家各戶燈火通明,似乎真正的生活到了夜晚才開始…可是因為他是王子所以不能隨便出王宮,連王城大門都不行。
  「好討厭…」拿起小牛角,王子大口大口咬下,把氣都發在麵包上頭。勾住小耳朵,端起茶杯注視杯中液體,兩道小眉皺的跟毛毛蟲一樣。「這個有點黑黑的是什麼?」
  「王子殿下,那是遙遠國家的飲品,據廚師說是叫黑豆漿。」實在因為王子殿下對牛奶反感至極,為了營養均衡,廚師們莫不想盡各種方法補足…除了飲品外,連小牛角也是以五穀雜糧粉代替麵粉。
  
  眼睛偷偷瞄過去,小王子馬上猜到總管一定是來監視他有沒喝完這個叫黑豆漿的怪東西。小口吞下那黑黑的液體,雖然味道不錯可是還是紅茶好喝……
  自小受到的教育使然,就算是在宮中仍是不能忘卻自己的本份,裝起大人還挺有模有樣的。「你先下去吧,我要邊喝邊看書。」小王子捧起旁頭的書籍,強調他要看書的事實。
  「是的。」總管也知道王子殿下不可能喝完(因為前科累累),這種事可不是一步登天的。
  
  隨著總管帶上門離去,房間內又回復平靜,小王子馬上丟開書跑到窗戶附近,叉腰看著離自己有點高度的窗戶,頭轉了轉察看後笑開來,拖著椅子放好爬上去,慢慢推開裝飾用的花瓶。為妨小王子調皮,國王特命工人將窗檯做的又長又寬又厚,還多加了圍欄,最多可以容納小王子坐著讀書欣賞風景,變成了小小陽台。
  趴在圍欄上眺望遠方,一入眼的即是境內第一高山,但就算山再美對小王子也沒多大吸引力,畢竟他也不可能去爬山,相反的,倒是花園中的僕人還比較有趣。
  小王子趴在圍欄上,突然想到還有桌上那杯黑豆漿。「反正我幫園丁澆澆水也不錯啊。」吐吐小舌端來黑豆漿,率性地往下一倒──
  
  「哇!」
  
  欸?淋到人了?
  小心地將頭探出去往下望,花圃中有個男孩,目光正巧與他抬頭張望的眼睛對上,小王子心臟跳動節拍猛地加快,趕緊縮回脖子。
  
  「是你下的雨嗎?」
  
  小王子撇嘴哼哼一笑,誰都知道下雨是自然因素,哪有可能是他下的雨呢。
  
  「雨甜甜的很好喝唷。」
  
  小王子不想搭理男孩,卻一直坐在原位沒移動,過一會兒發現沒聲音才又探出頭。
  ──男孩離開了。
  垂頭看茶杯,小王子靜靜地喝完那殘存不多的汁液。
  「真的甜甜的耶……」
  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遇見那個呆呆的男孩呢。
  
  
  
  ※
  
  
  
  這天,小王子一樣遣退了總管,搬著椅子再爬上窗檯,心懷期待地注視花圃,就算男孩沒有出現。頭一次接觸到同年齡的小孩,王小子感覺非常新奇,跟那群總是自以為是的大人到底有什麼不一樣呢。
  男孩不是天天來,就算來了也是蹲在花圃裡,然後沒多久又跑離開,但不變的是,男孩總是會抬起頭朝他展出笑容,雖然他總是只露出一對眼睛。
  一個小小的身子進到花圃,小王子調皮的笑笑,捧著今天的黑豆漿,「一…二…三──」
  
  ※
  
  又看見王子趴在窗檯了,爸爸說王子一個人待在王宮很寂寞,但爸爸又說他跟王子的身份差太遠了,不然就能跟王子玩了。
  小男孩眼裡是隱藏不住的好奇,所謂的王子到底是長得怎樣呢,是多出了眼睛或鼻子嗎?爸爸跟媽媽都說他笑起來很可愛,不知道王子是不是也很可愛。
  不過王子很愛玩水一定是真的!小男孩眼見又要「下雨」了,不慌不忙的拿出他隨身攜帶的法寶──雨傘──撐開,「雨滴」順著圓弧慢慢滑落到地上。上次被雨淋到後,媽媽就跟他說要隨身帶著雨傘,以免又突然下起雨,不過媽媽還有交代……
  「媽媽說甜甜的雨要用杯子喝喔,不然不乖。」
  小男孩朝著那顆稍露出的頭顱大聲說著。
  
  
  
  
  
  
  ※
  
  
  
  「之後呢?」
  床緣的男人替床上的男孩蓋好棉被,拍拍他的頭。「之後啊…小王子就當上了國王,是最英明的國王,而小男孩……啊、好了,我們可愛的小王子該睡了喔。」
  「唔…」男孩嘟著嘴,小手緊抓著男人的衣角。「不要,總管叔叔再給小紀講故事嘛~」
  「呃、但Takuki該睡…」小王子眼裡泛起一片薄霧,男人忍不下心,腦中搜索媽媽給自己講過的床頭故事。「好好…那我們講人魚公主的故事好了。」
  
  緩慢的語調敘述著那不算快樂的故事,最後的結局,對人魚公主的同情讓小王子眼眶閃著淚光。「人魚姐姐好可憐喔,那個王子是壞人!」
  大掌撫著小王子柔順的頭髮,跟他的父親與母親一樣…是烏黑亮麗的黑髮,想至此,男人淺淺微笑,「人魚姐姐不可憐,王子也不是壞人…人魚姐姐最後變成小仙子守護在王子身旁,看著王子生下小王子…小仙子也會一直守護小王子。」
  「那人魚姐姐很快樂嗎?」眨著眼,是興奮與好奇。
  「很快樂喔,人魚姐姐一定很快樂。」男人站起身,在小王子額上輕吻,「故事說完了,小王子要乖乖睡覺,不然大野狼會打不乖小孩的屁屁。」
  「我不要被打屁屁…總管叔叔晚安。」小王子說完馬上閉上眼,就怕大野狼真的來打他的小屁股。
  「晚安,我可愛的小王子。」
  
  ※
  
  輕闔上房門,男人才準備離開便聽見熟悉的聲音喚著自己。
  
  「Kazuki。」
  
  跨出的腳步一頓,收回,轉身笑著恭敬傾身。「Kazuki參見陛下。」
  蹙緊眉頭,「叫我名字。」高高在上的稱呼就像護城河一樣,把兩人距離拉的遠遠。
  「Ta…Ta…」為難的低下頭,「以Kazuki的身份不能直接稱呼陛下的名字。」
  「本王允許你叫。」只是個名字而已。
  「Ta…kumi…」
  「那就對了嘛!」聽見好友總算如昔直呼自己名字,Takumi走過去搭住Kazuki肩膀,「走走,我們去書房,我畫了東西,給你看看。」
  「陛…」在身旁男人的注視下馬上改口,「呃、Takumi,你不用去陪王后嗎?」
  「那不重要。我們以前想的東西總算完成了,當然第一個看的是你。」那是他們小時候玩鬧中畫出來的東西,能化為實物他當然是要讓Kazuki看。
  不解的望向Takumi,是什麼東西…他怎麼沒印象,而Takumi只是給了他一個神秘的微笑。
  
  
  
  ※
  
  
  
  故事還沒說完。
  小男孩與小王子變成了好朋友,小男孩最喜歡小王子了,因為他總是會給小男孩很多很多好吃的東西。
  小王子說要一直在一起就要結婚,因為小王子要一直給小男孩很多好吃的東西,小男孩伸出小指與小王子打勾勾說要一直在一起。
  Boys的Love在小王子長大成了王子、國王,小男孩不再是小男孩而是個男人後,漸漸忘卻……
  不同的是,男人偷偷的將它放在心的最深處,偶爾拿出來回憶。
  
  
  
  
  
  …END
  
  後記:
  抱歉我先天缺乏感性細胞OTZ,產出這種BD不BD、HD也不HD的東西(汗)
  這篇兩人名字是用羅馬拼音,為了配合氣氛(囧)
  不過朋友說要拉普起來…那就拉普起來吧=W=
  
  2007/03/29
  
  
  
  
  
  「這樣好嗎?」垂下眼,仍為了王宮的事耿耿於懷。
  「我應盡的責任,已經結束了,當初就與父王說好的。」揉揉懷中Kazuki的頭髮,要不是礙於自己身份…兩人可以更早在一起。
  「可是王后…」
  「她也知道,大婚當天我就告訴她了……你介意她?」Kazuki抬頭微怒地瞪了他一眼。「要是真介意我早掐死小紀了,哪還有今天傳承王位的景象。」
  喉頭發出低低的笑聲,「也是…我們已經浪費很多時間了…」
  「原來你還記得啊…我一直以為你忘了。」畢竟那只是童言童語。
  笑瞇了眼,「答應Kazuki的事我永遠記在心中。」晃動手上的韁繩,馬車緩緩前進。
  「要去塞枸斯山?」
  「哈…好啊。」
  
  
  
  ※
  
  
  
  「吶、Takumi…這馬車好漂亮!」小男孩趴在床上,翻著厚重的書。
  「我可以做的比它更漂亮!」拿出紙筆,在上頭畫著馬車。「嗯!好了。」
  湊過頭去,「不要…上頭沒有糖果。」
  「這樣呢?」又多畫了幾筆,小男孩仍然搖搖頭。「還是不要。」
  「唔…那我當國王後給Kazuki做個最漂亮的馬車,然後我們一起去旅行!」像那座最高的山,跟Kazuki一起去看一定也很有趣。
  「好啊!」談到玩,小男孩笑著答應。

Recommend
Share
Tagged i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