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努力與藥材對抗的桃太郎,聽見門開合聲,抬起頭望見來人,手背拭汗露出笑容,「啊,鬼燈先生,歡迎光臨!」
  放下令人糾結的藥膏製作圖解,桃太郎拿起抹布擦了擦手,「鬼燈先生今天要買什麼嗎?」
  
  「那隻白豚呢?」走近作業台,拿起被桃太郎放在桌上的紙張。
  
  「啊,白澤大人的話,說是腰痛…呃、所以去泡溫泉舒解。」雖然不太想知道腰痛的原因,但果然是上了年紀的神獸啊。
  
  嘁了一聲,鬼燈看了一眼置在桌面上的藥材,「痠痛藥膏,果然是上了年紀的神獸。」說著說著,抱起了一隻兔子坐在圓凳上。
  
  「哈哈……」桃太郎只能乾笑以對,看著鬼燈溫柔對待兔子的模樣,不禁聯想到……若是白澤大人變回原形,鬼燈先生會不會把他抱在懷裡呢?
  這麼說來,外形是自己決定的話,應該也可以變成像鳳凰大人一樣的小孩子囉。
  
  「在想什麼?」看桃太郎發愣的模樣,鬼燈開口問。
  
  「啊…在想白澤大人的原形。」桃太郎將自己的猜測說了。
  
  「雖然沒看過,不過照理是可以。」邊說邊用手指逗著懷中的兔子。
  
  「那性別應該是不能變……吧?」變身還真是方便啊,桃太郎忍不住心想。
  
  「哼嗯……這倒是沒想過。」端著下巴,鬼神認真思考其中的邏輯,畢竟他不會法術,對這門瞭解不深。
  「不管怎樣,改變不了他是一個老頭子的事實。」
  
  「啊,也是…哈哈……」話說回來,鬼燈大人是要來取藥嗎,是不是該叫醒白澤大人好呢。
  
  那廝正在煩惱著,鬼燈放下懷裡的兔子,扛起狼牙棒起身步向門口,「我去叫醒那隻白豚。」
  
  ……確定不是揍醒嗎?桃太郎無奈嘆氣。
  
  
  
  走向店鋪後方的露天溫泉,一進去就發現躺在地上的神獸──原形的;注意到一旁丟著的酒瓶,估計是泡溫泉喝著喝著就醉了。
  冷冷瞪著地面上的偶蹄類,鬼燈靜默幾秒,接著掏出手機打開照相功能,將神獸四腳朝天的睡姿拍下。
  走到神獸身旁,狼牙棒像在戳蟲子一樣先戳幾下,換來的是神獸不干被打擾,前肢撓了撓,抽了抽鼻子繼續睡。
  一向愛護動物、不對動物出手的鬼神大人,也只是單純瞪著那睡死的神獸,然後伸出手掌輕輕撫摸柔順的皮毛,撓撓柔軟的腹部。
  
  「呼嗯…呵呵……」睡夢中的神獸忍不住咧開嘴發出舒服的呼嚕聲,看來肚子是死穴。
  
  搔搔下巴又順順耳朵,如果再小隻一點就能抱在懷裡,像兔子一樣逗弄了,鬼燈狀似可惜地嘆口氣。
  然而就在鬼燈要再更進一步時,手掌下的皮毛卻已幻化回溫熱的皮膚,剛泡完溫泉的肌膚滑溜溜地,偏白的膚色也因熱氣染上暈紅。
  手掌沒收回,緩緩游移著,跟動物的皮毛不一樣,是柔軟結實的肌理,鬼燈想著乾脆就這樣把人踢進溫泉裡好呢,還是乾脆……往某處瞄一眼。
  或許是感受到寒意(及視線?),赤裸的人兒打了個顫慄,側過身去縮起身子曲起腿,將自己捲成一團,露出渾圓的股丘。
  瞇起眼,手掌不自覺地越往那處移去,來到腰側處倏地停下抽回手,鬼燈低嘖了一聲,站起身拿起一旁木籃裡的白色大衣,隨意地往那人身上披去。
  
  
  
  「吶,桃太郎君,我餓了──」揉著眼睛、打個呵欠,白澤睡到傍晚才醒來回店裡。
  
  「欸?」看著走到櫃台旁抱膝蹲坐在圓凳上的上司,桃太郎這才想起鬼燈大人說要去叫醒白澤大人。
  「白澤大人剛睡醒嗎?」
  
  「嗯?」手指玩著垂落的墜飾,心不在焉地點點頭。「啊,對了,還讓你幫我蓋衣服,謝謝。」
  
  呃,還是別說鬼燈大人有來過好了……桃太郎心想。
  
  
  
  
  
  今天一整個下午,坐在辦公桌前的鬼燈君,一直盯著自己右手不放,看起來心情不錯……難道是又想到什麼新的處刑方式?
  ──閻魔大王決定今天在日記裡這樣寫著。
  
  
  
  
  
  fin
  好想抱幼獸白澤^q^
  鬼白嚴重不足,誰快來給我肥料(抹口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