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藥包猛力丟向輔佐官,白澤蹲下身子摸摸小白的頭又搔了搔牠的下巴。「你好(中文),小汪汪還是這麼有精神,嘛、有精神最好了呢。」
  小白鼻頭嗅嗅,白澤大人身上又是奇怪的味道了,不過感覺好熟悉……
  「啊!鬼燈大人的味道!」
  白澤聽見自己心臟用力跳了一下,緊張的眼神四處游移,「哈、啊哈哈哈,小汪汪在說什麼呢……」
  「真的有!」前肢抬起攀住白澤的膝蓋,大嗓門放送:「白澤大人臉上有鬼燈大人的味道!」
  「噗──」休息中正在喝茶的閻魔大王噴了滿桌茶。
  阿香小姐眨眨眼,裝作什麼都沒聽見的繼續報告。
  注意TPO啊這個笨蛋小白!前打鬼夥伴兩隻不約而同在心中吶喊,已經預見小白的下場了。
  「吶、唐瓜,臉上有鬼燈大人的味道是什麼意思啊?」似乎怕大家沒聽清楚,茄子拉拉好友衣袖,再重複一次。
  滿臉難言之隱,「呃…欸……」應該是他猜的那個意思吧?也只能是那個意思了!
  「我知道了!就跟我們一樣,鬼燈大人在白澤大人身上做標記,對吧,汪!」擁有領地概念的犬類小白如此理解。
  小白Good job!某個層面上是對的──大家共同的心聲。
  輔佐官放下卷軸,疾步走向神獸,手指就要戳向隱藏在瀏海底下的眼睛,「白豚先生,你沒有洗臉嗎?」
   摀著額頭閃過輔佐官的攻擊,神獸怒聲:「誰叫你硬要做!還射在我臉上!」他怎麼可能帶著一臉不明液體走出房門,桃太郎君在廚房耶,就用衛生紙隨便擦一擦而已。
  我們真的不想知道最強情侶的房事啊──心裡吐血,其他人表面一副沒事地繼續自己手上工作。
  最強情侶的日常吵架,終止於輔佐官攔腰扛起神獸,丟下一句下午休假後,目的地顯然是寢室。
free talk
我只是想射在神獸臉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