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然你會被狼牙棒打飛(咦)
  
  
  
  
  
  
  
  
  
  「鬼燈一直都沒交往的人啊……」
  
  將清酒一口飲下,鬼燈淡淡的說:「你倒是一直喜歡阿香小姐。」
  
  「少、少囉嗦!」烏頭也將酒一口灌下,滿臉通紅。
  
  「雖然我不是要干涉別人的嗜好,不過你要是怕蛇,很難成功喔。」
  
  「吵死了!我早就不喜歡了好不好!」欲蓋彌彰就是在說明烏頭此刻情況。
  
  「是嗎?她有時還會問起你跟蓬。」鬼燈只拋出這句話,成功引得烏頭一副想問又不敢問。
  
  「呃……她、她問了什麼?」扭扭捏捏地還是開口了。
  
  「忘了。」
  
  「鬼──燈──你這傢伙!」要不是鐵定會被一棒打飛,他還真想揍好友一拳。
  忍不住瞄了好友一眼,他當然想跟阿香告白,但除了他每到臨頭都會緊張到說不出話來,朋友妻不可戲這道理他還是懂的。鬼燈遲遲不交個女朋友,跟鬼燈交情好的就只有阿香,誤會也不是沒有道理,要是鬼燈跟阿香在一起,他怎麼說也不能跟好友搶吧。
  
  見好友一副陷入煩惱的模樣,鬼燈難得好心的說:「我有對象,但不是她,你大可放心去追。」欺負朋友這麼多年了,也該給點甜頭……反正估計照烏頭這樣子在追上一千年也追不上。
  
  「真的嗎?」烏頭激動的大聲喊。「不過你對象是誰?我怎麼都不知道,太不夠意思了。」他有時都懷疑鬼燈是不是機器人,每天光工作就夠了。
  
  「你只要知道就好,其他不干你的事。」說完,一雙蛇目陰狠地瞪向烏頭。「妨礙我……你知道的。」
  
  「我知道啦……你別那麼可怕的瞪我。」他哪敢妨礙,但……嘿嘿,打聽可以吧?
  
  
  
  
  
  「鬼燈大人?」抱著文件的奇奇蒂蒂二人組疑惑地彼此對望。「喜歡的對象?」
  
  「阿香姐吧。」茄子點頭加重說服力。「鬼燈大人跟阿香姐關係不是很好嗎。」
  
  唐瓜絕望的說:「真的嗎?」要是鬼燈大人,其他鬼肯定連一分勝算都沒有啊。
  
  
  
  
  
  「為什麼要告訴你?」
  「你要陪我們玩嗎?」
  座敷童子瞪大眼睛,兩人四雙眼盯著烏頭。
  
  「唔…呃……我問錯人了,對不起!」好可怕喔!果然是鬼燈教出來的孩子啊──
  
  
  
  
  
  「鬼燈君吶……」閻魔大王摸著鬍子。
  
  「閻魔大王跟鬼燈一起工作那多長時間,一定知道的吧?」
  
  「對象我是不知道,但要說鬼燈跟哪位女性最好……阿香小姐吧。」就這樣在一起也不錯啊,如果有交往的對象說不定可以稍稍軟化一下抖S輔佐官的個性。
  
  連閻魔大王都認為是阿香,鬼燈是不是在騙他啊!?
  
  
  
  
  
  接連問了好幾人,其中還有答案是偶像的真紀,但因為遭到本人嚴重否定,所以這選項被劃掉了。
  除此之外真的沒有任何交情好的女性……鬼燈這傢伙!
  「神啊,告訴我答案吧!」
  
  「嗚哇哇哇哇哇哇──」
  
  欸?神真的回應了?烏頭還來不及找聲源處,就見天空掉下一個不明生物,完美的……臉蛋直擊地面。
  「呃……你還好嗎?」看著身軀彎成鯱(*註1)的白衣人,烏頭小心翼翼地靠近。
  
  「痛、痛痛痛……那個混蛋鬼神……」跳起身,邊罵邊拍拍衣上灰塵。
  
  掉下來沒事你也很厲害不愧是不死之身啊──心裡這麼想但沒說出口,烏頭認出眼前人是跟鬼燈誓不兩立的神獸白澤。
  雖然他也不看慣這種風流花心的輕浮男,但沒碰到他底線就當沒看見。
  不過不是都說敵人最了解敵人嗎,說不定白澤知道鬼燈的對象。
  
  「哈啊?那個白痴的對象?這種事誰知道啊!」動動肩骨,吃疼的皺緊眉頭,雖然他是不死之身,但不表示不會疼。
  「別吵我,我要去找那個王八蛋算帳!」說完白澤馬上化回原形……怎麼來的就怎麼走的,順著洞穴飛上去。
  
  看著消失的神獸身影,烏頭抓抓頭髮,結果一天下來還是沒打聽到鬼燈的對象。
  其實要是烏頭夠大膽點去問阿香本人,或許會得到意外的答案也不一定?
  
  
  「啊啦,鬼燈大人的對象?」側頭思考。「嗯……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對象,如果要說跟鬼燈大人牽扯最深,白澤大人吧?」意外看得很透徹的女性。
  
  
  
  
  
  *註1:鯱就是白澤初登場被中摔出去的姿勢,翻成魚形獸感覺很妙,還是用日本原漢字XD
  fin
  
  原是想寫烏頭跟蹤鬼燈…但寫一寫就發展成這樣子算了(挖鼻
  下次來寫鬼白笨蛋夫妻放閃好了…
  自從兩人確定關係後,人妻白澤到地獄都直接找鬼燈,坐在鬼神腿上妨礙輔佐官辦公,輔佐官興致一來就抱著自家妻子回房間調教,導致第五審判廳的工作效率一天比一天低,造成獄卒暴動,因為每天都被閃瞎眼(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