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ors、2-2

  Colors、2-2
  
  
  
  
  
  
  
  
  
  
  side 丹任
  
  喝口咖啡,史蒂芬放下杯子微笑,「哥哥,我不巧聽到有趣的事呢。」
  不作聲色的看了弟弟一眼,「什麼有趣的事。」
  「呵呵呵……好像是某人的西裝讓咖啡濺到,說是很昂貴的高級西裝,洗衣費聽說要三萬?」
  「咳咳、咳……」到底是誰洩露給史蒂芬知道的,讓他逮到絕對要給那人好看。
  「而且我記得那套西裝其實幾千元有找呢……」當初逃離家哪有那麼多的錢,一套有到千字位的西裝就算稱得上檯面了,要不是哥哥說還能穿,那套早就該丟了。
  「咳、哼嗯……」讓弟弟拆穿了,有點尷尬的想馬虎帶過去。「你最近跟那小鬼如何?」
  「還不錯啊。」史蒂芬淺笑。「所以呢?他還是個學生,三萬塊不是小數目喔。」說罷不忘再喝口咖啡潤潤喉。
  丹尼斯無力的扶著額頭,「史蒂芬,你執意要問就是了。」
  「被稱為酷哥的丹尼斯竟然會為了這點小事斤斤計較,而對象還是個大學生。」怎麼想都……很好玩。
  「我只是看不慣……」
  「藉口。」兄長還未說完,史蒂芬先打槍。
  丹尼斯頭次覺得有這麼精明的弟弟,真是個災難。「我真的只是想教訓一下他那人小鬼大,做錯事還不承認的態度。」
  「哦?聽說還簽了借據呢。」史蒂芬的消息管道,自然只有一條。
  「呃……」真的難自圓其說了。
  「哥哥想做什麼我不管,但別傷了人家小弟弟喔。」史蒂芬只是提醒道。
  「我知道,我不會欺負得太過火。」
  「那我去學校找子奇囉。」戴上墨鏡,獵人準備出門捕獲小貓囉。
  「開車小心。」丹尼斯在心中為姚子奇默哀。
  
  「哎呀,今天沒有工作嗎?」本家事情告一段落,回到純真年代的杜雲芊笑得很甜美,看兄弟倆談話完,才湊進丹尼斯身邊。
  「前天解決了。」丹尼斯對於工作一向是快狠準,絕對不會拖拖拉拉,除了是他的生活原則外,也是怕委託人對他產生不必要的感情。
  丹尼斯感情內斂,除了弟弟外,對於他人(客人例外)一向吝嗇給予笑容與問候,杜雲芊無奈的撐著下巴注視著身旁酷哥喝酒的剛毅側臉。
  「何時才有人能走進丹尼斯的心裡呢……」離開時,杜雲芊緩緩道出這話,丹尼斯面孔一僵,端著酒杯的手一頓。
  
  誰能進入心中嗎……丹尼斯垂下眼盯著杯中的酒液,冷不防竄入腦中的是那日撞入自己懷中,弄得自己一身咖啡香的男孩──表情豐富的臉孔,誇張的肢體語言,一頭張揚的綠髮,直直刺入丹尼斯的心坎裡扎了根。
  
  
  ※
  
  
  「嗚噁……」剛入口的咖啡,任飛翔馬上皺了一張臉。
  姚子奇一臉幸災樂禍的在旁邊說風涼話,「還說什麼要嚐嚐大人的味道,你連咖啡都不行咧!」忙著張嘴哈氣沒法反駁姚子奇,任飛翔努力散盡口中那苦澀的咖啡味。
  「呵呵。」輕輕攪拌咖啡。「飛翔,請吧台的幫你加點牛奶吧。」城仲瑄中肯的給予意見,衛亞靜靜地喝著他的果汁不發一語,眼睛黏在雜誌訪問。
  「好吧。」實在是苦得喝不下,又不能浪費,任飛翔乖乖端著咖啡準備到吧台。「唔啊──」才剛起身,任飛翔正好與後頭的來人撞上,一頭就栽入他人懷裡。
  丹尼斯怎樣也想不到,好端端走著,咖啡也能自己送上門,濺了自己一身。「你走路是沒看路嗎?」無奈地看著自己衣服與褲子的咖啡漬。
  本來才要出口道歉,但一聽對方這充滿挑釁意味的話,任飛翔心中怒火咻──地攀升。「明明你在我後面,沒看見我要起來喔!」又不是他故意去撞的。
  「是我走到這了你才起來。」平常或許不會想理會,但此刻看見男孩不認錯,丹尼斯莫名的也火大了。
  「你、你……你簡直不可理喻!」
  「這位同學,麻煩你能賠我洗衣費嗎?」丹尼斯指指那些咖啡漬。
  「你很奇怪耶,明明就是你自己來撞我的!」真是莫名其妙的一天!任飛翔憤恨心想。
  這男孩生起氣的模樣竟然莫名其妙逗樂了丹尼斯。「這可是我吃飯的工具,你要怎麼賠我?」
  不屑的朝他吐吐舌,「賠就賠!」只不過洗個衣服……
  「三萬。」說出價碼,丹尼斯如意看見男孩臉色發青,嘴角不住揚起。
  「三、三、三……三萬!?」驚疑的大叫。「你坑人啊!一套衣服洗到三萬!」三萬都能買一打西裝了啦!
  「你想聽我這套西裝原本的價格嗎?」拉拉自己西裝領。
  「唔……」看這男的長相……也算不錯啦,順勢掃到門外的高級轎車……不會吧。「我……可以問門外那輛的價格嗎?」
  「三千萬──」一頓,「……差不多吧。」確切數字他也忘了。
  還差不多咧,三千萬可以讓他吃多久啊。「算我衰啦,三萬就三萬嘛!」可惡回家一定要燒香拜佛。
  「喏,留下名字和手機。」遞了張紙條和鋼筆。接回後再看見紙條上寫了任飛翔三個字及一串號碼,丹尼斯淺淺笑了。「就這樣,飛翔同學。」
  看男人瀟灑地在女人愛慕的目光裡進入車裡,一發動呼嘯即去,任飛翔忍無可忍地大叫,「氣死人了啦!」
  「這位客人,請你小聲一點。」笑得很可愛,服務生面帶青筋的提醒。
  噗──
  一旁不作聲的三人齊笑出聲。
  
  
  
  丹尼斯想到任飛翔有苦說不出,氣到跳腳的模樣,抵著額頭呵呵竊笑。
  擦著杯子,杜雲芊注意到丹尼斯竟然笑了,不可思議的眨眨眼,確定自己沒看錯──
  誰讓丹尼斯笑了?
  
  
  
  
  
  
  
  
  
  
  side 希亞
  
  人的心中或許都存在著段不可抹滅的回憶……或傷口,對慕容和希來說,這兩者是同時並存。
  
  
  
  「請問你跟杜司臣有什麼關係?」衛亞探聽到慕容是大學裡的音樂系老師,馬上問了研究室殺進來。
  正在教導同學的慕容和希怔愣了幾秒,眼前那清秀的臉孔觸及他腦海裡最深處的回憶及痛。
  並沒讓失常在臉上滯留太久,幕容和希馬上揚起溫柔笑容,「可愛的公主們先回班上吧,我們在另外約時間。」幾個女同學好奇地打量衛亞了幾眼才依依不捨的離開。
  
  「請坐。」
  「嗯、好。」覺得自己方才行為著實不禮貌極了,衛亞有點尷尬的點頭。
  這時他才有時間好好觀察眼前老師,音樂才子慕容和希,學校花了大把鈔票請來的老師,容貌也是上等……難道杜司臣他跟這男的有不可告人的關係!?
  「你剛提到杜司臣?」慕容和希放下咖啡,同時也在打量衛亞──真的好像。
  「是的,就是……」
  
  
  ※
  
  
  「和希,隔壁搬來了新的鄰居唷,還有個可愛的小孩子。」慕容玲希說出她昨天偷偷躲在門旁偷看的感想。「很漂亮喔!」
  「很漂亮?」慕容和希喜歡美麗的事物,聽見漂亮,禁不住好奇的立刻跑過去看。
  
  「大哥哥,你在做什麼?」綁著公主頭的小女孩抱著熊熊,不解地看著門旁的慕容和希。
  「我、我……」真的好漂亮,像姐姐房裡的洋娃娃一樣,慕容和希頭一次覺得自己臉蛋燒紅了起來。「我是…和希。」
  「和、希……和希哥哥!」小臉綻出笑容,小女孩衝上去抱住慕容和希。
  軟軟、香香、小小的!慕容和希紅著臉看著在自己懷裡磨蹭的女孩。「你、你叫什麼名字?」
  「亞……」眨眨大眼,小女孩笑得臉頰紅噗噗的,說有多可愛就有多可愛!
  「亞……」慕容和希深信這就是他人生第一個一見鍾情。「亞亞嫁給哥哥當哥哥的新娘好不好?」
  「新娘?」年稚的孩童還不懂新娘的意思,偏頭嘟嘴擠著小腦袋。
  「哥哥有很多的熊熊跟糖果,當哥哥的新娘就有這些東西喔!」開始利誘拐騙小孩,慕容和希又忍不住抱緊了懷中女孩。
  聽到好吃的糖果跟最愛的熊熊,小女孩馬上用力按下頭,「嗯!」
  「太好了!」慕容和希開心地抱高女孩。
  
  
  
  「請問你有在聽我說話嗎?」衛亞伸手揮揮,對面的老師似乎神遊了。
  慕容和希方才好像看見當年那小女孩在自己眼前,眨眼幾下,確認自己沒看錯,眼前的是個男孩子,不是女孩子。「抱歉,難得有那麼可愛的孩子來找我,不禁有點恍神了。」
  「呃…嗯……」可愛?他適合那樣的形容詞嗎,衛亞有點呆呆地想。「就是我想請教老師一些事。」
  「有什麼事是我幫得上忙的嗎?」一派優雅的笑容,只差沒單膝下跪表示他滿心熱騰騰的誠意。
  「所以,你認識杜司臣?」
  「當然認識。」啄了口咖啡,點點頭。
  「他跟你的關係是……」難道是他剛想的那樣,畢竟眼前這老師也是陰柔美貌,但杜司臣是宣稱有未婚妻……
  「他是我姐姐的未婚夫。」微微一笑公佈答案。
  「欸?」腦袋一時轉不過來。
  「他、是、我、姐、姐、的、未、婚、夫。」怕男孩沒聽清楚,慕容和希特意放慢速度再唸一遍。
  未婚妻是真的!?慕容一句話炸得衛亞腦袋成一團糊。本以為未婚妻是杜司臣有意考驗仲瑄捏造出來的,想不到是真有其事真有其人。
  見眼前男孩心事重重的模樣,慕容和希不忍地詢問,「需要我幫忙嗎?」
  又不能貿然告訴他人杜司臣跟仲瑄有關係,衛亞決定先試探試探在作打算。「你有聽過關於任何杜司臣……的消息嗎?」
  端著下巴思索著,「他雖才二十三歲,卻很有能力,連我姐姐也對他刮目相看,才破例決定這門相親。」
  「意思是說還沒定案?」衛亞言語中充滿了興奮之意,這樣絕對還有轉圜的餘地。
  「是還沒對外公開,不過對方跟我們家族是都有意讓這門婚事成功。」其實這種事是不能隨便對外說,尤其是還沒決定的事情,但慕容和希就是不忍心看見這男孩皺眉擔憂的模樣。
  「是這樣啊……」剛剛的興奮馬上消弱,沮喪的垂下頭。
  「你……有苦衷不想讓這門婚事成功?」那猶如小狗被丟棄的模樣,慕容和希忍不住起身,手撫上衛亞頭顱,輕輕撫摸著。
  「嗯……」雖意外第一次見面的人會有這樣的動作,心裡倒是沒多大的厭惡,甚至……怪怪的,感覺有點熟悉……衛亞納悶自問。
  「抱歉,我竟然做出這種失禮的舉動。」一意識到自己手不規矩,慕容和希立刻縮回,眼角略帶留戀地看著方才撫著髮絲的手心。
  「沒關係。」甩甩頭,也企圖甩掉自己奇怪的想法,他跟老師應該是第一次見面,嗯,沒錯。「杜司臣跟誰有比較親密的關係,你知道嗎?」他的事不重要,朋友的較急迫。
  「這樣問的意思是……他有跟某人交往囉?」
  「也……不是。」又不能直白說出兩人關係,衛亞為難極了。
  氣氛一陣尷尬,衛亞要問也不是,要走也不是。
  斂下眼瞼,慕容稍稍回想,依他的聰敏不難想到。某次他在杜宅做客,正巧遇見與杜司臣一同長大的朋友原少緯,那人心直口快,嘴巴也藏不住,都是身旁另一男子提點才停止,也讓他聽到一些杜司臣的私事,記得名字是……
  「城…仲、瑄……」低聲唸出。
  「啊!」低低驚訝了一聲。「我、我突然想到我還有事!老師抱歉!」起身急忙地走向門口,不敢對上室內男人目光,衛亞旋開門把一個側身便離開。
  慕容和希則是若有所思地盯著衛亞慌忙的動作,不發一語任由他離開。
  
  「呼、呼…呼……」跑離了音樂系館一段路,衛亞才趕喘氣休息。
  他剛剛應該掩飾得很好吧……
  
  「原先生?有空一起吃個飯吧。……啊,你上次說要我弄到的音樂會票我有著落了……OK,那就……」
  在便條紙寫上時間,看著上頭飯店名稱,慕容和希淺淺淡笑。
  能讓男孩那麼驚訝嗎……他倒好奇是什麼事了……
  
  
  
  
  
  over talk 2008/11/24
  我真的讓阿希出場了(驚抖)
  一定可以發現,我家不管是衛亞還是慕容,都崩壞得超嚴重XD
  衛亞太開朗了,可能跟我背景設定有關,壓根兒陰沉不起來囧
  慕容不用看了(扶額),根本噁心不起來(無力)

Recommend
Share
Tagged i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