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ors(坑?)
  
  
  
  
  
  
  
  
  
  side 史姚、眸
  
  姚子奇對最近出入公寓頻繁的男人感到懷疑與好奇,理由一,這個漂亮的男人不是住戶;理由二,這棟公寓雖是公寓,其實較多是給他們學校學生租的,那人既不是住戶卻也不像是他們學校的學生;理由三,這男人每次一來就與女生聊天打鬧,惹得其他男性住戶憤恨的眼光。
  其中與他談得最熱烈,甚至連身體都巴人家身上的是房號五二○的女同學,記得她有男朋友了……不過這一切關他什麼事,過好自己的生活就是了。
  
  「吶吶Steven,星期六要不要跟我出去玩呀?」貼在男人身上的女人問著,這一問讓一旁圍成一道牆的女人們送上一記毒眼。
  「不行呢,星期六我要上課。」從頭到尾都是持著淡淡微笑的男人,有禮的回絕。
  「咦──」嘟著嘴搖著男人的手。
  
  「喂你們這群,要談情說愛不會去別的地方,擋在大廳很礙眼耶!」垂下的瀏海擋住了說話男學生的面孔,黑色粗框的眼鏡掛在臉上,穿著白色立領襯衫與牛仔褲,背著斜背包,一身斯斯文文的氣質卻與出口的話不成比例。
  
  「真討厭……」一群女性紛紛讓道,同時嘴裡低低唸著。
  說話的男學生理都不理,逕自走過站定在電梯前,Steven也不知怎的,對這男學生感到高度興趣。「不好意思,讓你困擾了。」好聲好氣的朝那男學生道歉。
  「既然知道讓人困擾請去外頭招蜂引蝶,在這幹麻。」電梯門開啟,男學生說完這話便進入電梯。
  
  「他說的不錯,我看我還是不要來好了。」同時工作也完成了,Steven也不準備再來這棟公寓。
  「不要啦~Steven~」女性們紛紛挽留,一窩蜂的湧上。
  「呵呵。」適時的手機響起,拯救了Steven貞操堪憂的處境。「抱歉我朋友來電,我得赴約囉,各位小姐們再見嚕。」
  「啊~Steven~」看男人毫不戀棧便離開,一跺腳又追出去,至少也要知道Steven的手機好聯絡。
  
  「Steven,我以為你不出來了。」
  才出公寓門,便看見一個冷酷的男子,戴著墨鏡摟著Steven靠在車旁,這一幕看傻了眾女性的眼。
  稍稍一瞄,這戲也該謝幕了,Steven嘴角牽起魅惑笑意,長臂一伸,摟住男子頸子,狀似親密。「呵呵,我只是找一下朋友,你別吃醋嘛。」這話又讓眾女性愣到二重天去。
  冷酷男子不發一語,比比身後的車子,Steven了解地走到副駕駛座,打開車門剛要入座,似乎感受到一道眼光注視,好奇地抬頭卻撞進一雙珀金色眼瞳,迷失在那清澈的眼神裡,直到那雙眼睛的主人拉上窗簾,Steven仍是回不了神。
  「Steven?」男子喚了聲。
  「啊?啊、抱歉我失神了。」Steven入車內前又往上看,冀望能再看見那對漂亮的眼睛。
  
  房間內躲在窗簾後的姚子奇,撇著嘴唸唸有詞,原來那人是同志,那他剛罵人就有點……說不定他也不是故意要引起女人注意──啊啊~算了,反正也遇不到。
  
  
  
  「呵呵,丹尼斯,你看見剛剛那群女人了嗎?」車裡笑得人仰馬翻,史蒂芬一回想剛那些女人瞪大眼不可置信的樣子,又笑到不知哪去。
  「……別笑得太過份。」雖然他也蠻想笑的。「不過你每次都拿我脫身,小心真的哪天一堆男的來追你。」丹尼斯搖搖頭,對這弟弟實在沒辦法。
  自己弟弟真的很漂亮,以前他總是要再三護著防著,以免一堆惡狼撲羊……咳,雖然似乎是一群笨狼撲小惡魔,被玩得團團轉的狼群。
  止住大笑,史蒂芬又想到方才那雙眼眸,若追他的人有那雙漂亮的眼睛,是男是女倒是無妨。
  「怎了?」不會是讓這種玩笑話嚇傻了吧?
  「沒有,只是看見了好東西罷了。」再三回味那與他對上的雙眼,流露的一絲詫異、慌亂與好奇……跟委託人打聽一下好了。
  
  
  ※
  
  
  「子奇子奇子奇──」染著一頭亮眼的綠髮,額髮還帶著一撮橘色,任飛翔快步奔向好友,撲上好友無防備的後背。「飛翔安全登陸!」
  走廊上的學生看著這風格迴異的兩人,認出是小有名氣的姚子奇與任飛翔。其實依任飛翔這人似乎跟姚子奇八竿子也打不到一條船,但就是很奇怪,這兩人交好程度也是外人不能理解的。
  「幹麻?」捧著書,姚子奇不悅的開口,混帳害他剛看到哪行都忘了!
  「噓──」這姿勢很方便說悄悄話。「你知不知道學校附近的純真年代?」
  「不知道的才有鬼吧。」闔上書。「老闆是個漂亮的女人,據說還是我們學校學姐,裡面的服務生也是一等一的帥跟美,從早上十點營業到凌晨三點,很像是餐廳,又像是PUB的地方──你問這幹麻?」……別說是他想的那樣,那就是該死的棒極了!
  啪地一彈指,任飛翔開心的大叫,「就是你想的那樣!」想當初他從仲瑄那悶葫蘆口裡聽見這消息,也高興的差點在地上滾幾圈。
  「見鬼!」轉念一想,姚子奇納悶的問,「為什麼會有這工作?」
  「其實是仲瑄跟衛亞啦,他們去那裡吃飯時剛好看見在徵駐唱的,不限個人或團體,他們就直接把我們的CD拿給老闆娘聽,順便連我們的照片都附上,就這樣被錄用啦!」真是好運到真該讓他們兩個去簽樂透。
  「……還真巧。」不知該說巧還是走狗屎運。
  「我去見過那個學姐了,她說試用我們一個月,看客人的反應度如何,所以囉,子奇,新歌嘛……嘿嘿。」
  「好吧!我會新作幾首。」雖然有很多作品,不過姚子奇卻都沒讓樂團唱,自娛用的物品,就不好獻醜啦。
  「那你這星期要回家嗎?」姚子奇老家不在北部,所以一到假日都會回家,要是這星期又回去,他們的主唱就跑了啊!
  躊躇一會,才開口,「我跟我媽報備一下,說有功課要趕好了。」
  「唔~好像也只能這樣……」
  
  ※
  
  他們是個風格很微妙的樂團。
  文質彬彬的城仲瑄,捧著葉慈詩集在休息室裡等待。
  衛亞振筆疾書趕著最近戲劇社要用的劇本,不時又停下筆皺眉思考。
  任飛翔站在鏡前擺著POSE,拿定型霧噴著頭髮。
  而他則是抱著心愛的吉他坐在一旁不發一語。
  
  叩、叩、叩。
  三聲的敲門聲,靠近門邊的任飛翔打開門,姚子奇見到熟悉又陌生的男人──是他!公寓那個漂亮的男人。
  「呵呵,該你們囉……」負責來喚人的史蒂芬笑著,隨興的看看面前四人,又撞進了那雙令他著迷的珀金色眸子。
  
  「你不是那個同志嗎,你怎麼在這?!」藏不住話的姚子奇指著史蒂芬大聲問。
  哦?史蒂芬好奇地看著面前金髮的人,都還沒確定他是那雙眼睛的主人,這人就認出他了。
  糟!……姚子奇摀住嘴,只能怪自己多嘴。
  
  
  
  
  
  side 司瑄、黑道≦霸道
  
  城仲瑄永遠忘不了,十二歲那年讓一些穿著黑衣的人請到他們宅邸作客──作客是好聽,其實是當人質,不過也是個吃得好、穿得好、睡得好的人質。
  據說是杜家與城家上上代的淵源,因為上上代城家的大小姐逃婚,讓杜家的男主人丟不下這個面子,兩家協議決定下次換成城家娶杜家──上代卻換城家的男主人毀婚,直接讓另一個女人大肚子,若是個女的城家長輩們就決定不要這孩子,卻不巧是個男孩──也就是他城仲瑄──所以杜城聯姻這事又吹了,且憑杜家哪可能去養另一個女人的孩子與做小。
  他們家不是黑道,不過與是黑道裡有名大尾的杜家是魚得水水得魚的狀態,自然這樁聯姻吹兩次後,衍生了一堆問題──像他現在坐在沙發上。
  
  「這城家倒也生了一個不錯的孩子。」杜家長老們坐在那男孩面前,這男孩也面不改色吃著自己的點心配著茶。
  「小弟弟,你還有沒有兄弟姐妹。」自古要鞏固勢力與權利,就聯姻這條路好走,杜家千金還小,但杜家少爺年方十四也有幾個小女朋友,說不定色戒都開了,他們這些老人也就有了找小媳婦的念頭。
  扳著手指清算,「我有兩個弟弟,是雙胞胎,今年十歲。兩個妹妹,一個八歲,一個五歲。最小的是一對龍鳳胎,三歲。」
  「好樣的這城家當真不把我們放在眼裡……」生了一堆小蘿蔔頭來讓他們眼紅嗎!
  「……因為爸媽相愛。」淡淡的語氣,小小年紀倒也懂得諷刺這杜家盡是一些耍心眼爭權奪利的人。
  這代杜家男主人只生了一個兒子就說不生了,女娃兒還是過繼主人妹妹才有的。
  這嘴可厲呀,長老們對望後嘆息,要是這男孩是女娃就好了,直接讓小少爺挾去配,多完美!最大的女兒也才八歲,說不定等這女兒都成年了,少爺早一打兒子女兒了。
  
  「把我叫回來做什麼?」甫進門便不高興的質問這堆老頭,杜司臣脫下外套解開領結丟給下人。
  「呃…小少爺啊,我們只是想替你先預備好新娘人選。」說真的,這小少爺年紀不大但也是一身渾然天成的氣勢,每每逼得他們連連稱是,難怪少爺總是說他早可以丟下位子去玩了。
  「哼。」交疊雙腿,杜司臣這才注意到沙發上坐著的,身上氣質不似他們的小孩。「這誰?」
  「不覺得問人是誰,先報出自己名字才上道嗎?」喝了口茶,城仲瑄回了句。
  赫!長老們莫不以初生之犢不怕死的眼神注視這男孩,杜司臣不怒反笑,用詫異的眼光掃視著,「頭一次遇到有人膽敢這樣對我說話。」而且還是個看起來不到十四歲的小孩。
  「那表示杜少爺見人太少,世界大得很。」吃虧,絕對不是城家商人字典該有的詞語。
  「有趣!」傾身靠近,抬手扣住那小孩的下巴。「你,我要了!」
  瞪圓了眼,城仲瑄還來不及思考這狂妄的人口中的要是什麼意思,便發覺唇上一陣濕熱──請問,他現在是被人強吻,對方還是同性別的人嗎?
  「小少爺啊──人家是男孩啊!!!」長老們不禁發出一聲驚呼。
  
  反應不能的任由人吻著,直到冰涼的茶水濺濕了城仲瑄所著的短褲,他才回神過來,一把推開那已經把手伸進他衣裡的男生。「你……ä½ ……這個瘋子!」出生以來還沒受到這樣遭遇的城仲瑄,氣得揚起手來要摑他一掌,卻讓杜司臣輕鬆的抓住那纖細的手腕。
  「哦?我以為是個女孩,無妨,反正男的我照要。」用了些力量將男孩往自己拉進,「反正抱起來與那些女人沒兩樣。」
  欲掙脫霸道的杜司臣懷抱,但力道比不上長年訓練的他,城仲瑄也只能逞口舌之快,「敢問杜少爺是性向有問題還是眼睛瞎了?」
  「哈哈哈!好玩極了!」以往遇到的都是順從自己的人,這種敢與他作對的,管他男還是女,性向不性向,眼睛瞎或沒瞎,他杜司臣都要將這人馴服。
  
  長老們看這眼前悖理的一幕,小少爺還把人扛進房間不知幹什麼去,突然有種……對不起城家的感覺,小少爺,不愧是小少爺啊……
  不過人家小男孩才十二歲,小少爺你千萬不能做壞事啊……
  
  
  
  
  
  side 丹任、願者上鉤
  
  「乾杯!」在店裡,今日工作完畢的樂團同伴,手拿一杯雞尾酒,慶賀今日正式讓人錄用。
  「太好了!這下就不用擔心了!」開心無比的任飛翔,又哼起歌。
  靜靜喝著白開水,城仲瑄心想要是喝了酒,等會他一定會生氣……
  而衛亞則是選擇果汁,這樣不管喝幾杯都沒關係。
  姚子奇無力的拿餅乾啃著,最近一個月讓那漂亮的男子看得心煩與心慌。
  
  「……為什麼大家一副不高興的樣子?」納悶的左看右看,除了衛亞算是正常的表情,其他兩人的心似乎不知飛哪去。
  「沒有煩惱的人真好……」姚子奇看了那無憂的人一眼,城仲瑄認同點頭。
  「我哪裡沒有煩惱!」三人一副你哪裡像有煩惱的表情,任飛翔不服的硬擠出一個他煩惱的緣由。「就…å°±……就那個丹啥斯的啊!」
  「那也只能算你自作自受。」弄髒了人家高級西裝,當然要幫人洗。
  「哼哼!只不過一個洗衣費……」計較個什麼嘛。
  
  「那請問你能將洗衣費給我了嗎?」任飛翔身後突然冒出個聲音,姚子奇先有所覺的早一步偷溜,聲音主人後頭的漂亮男子笑了笑,也一起跟出去。「城仲瑄,你那口子來了。」比比門的方向,不是弟弟追著那人的後門。
  「唉……」放下杯子,在衛亞保重的目光下離開純真年代。
  
  「洗衣費?」手掌攤平伸出。
  「呃……」掏掏口袋,拿出一兩個銅板放上。「先……給你二十。」
  青筋迸出,「請問你何時才能還清我三萬塊的洗衣費?」要不是教養告訴他不要為了一個小事打人,丹尼斯早把這小子拿來當沙包練拳擊。
  其實三萬塊對他也不過是九牛一毛,他是看不慣這小鬼做錯事死不承認的態度!
  摳摳臉頰,乾笑,「這個嘛……等我領了薪水?」他才一個學生,家境也沒有仲瑄好,自然三萬塊也要等領錢了才有。
  「很好,記得你今天說下的話。」拿出一張紙一隻筆。「簽借據。」白紙黑字,不要到時死不認帳。
  「是有那麼誇張喔……」認了認了,任飛翔也只能乖乖的寫下。「好了。」
  丹尼斯看了紙上內容,又遞回去,「少寫了句話。」
  「『這個月我一定會歸還丹尼斯的三萬塊,任飛翔』……哪裡有錯?」
  「若沒歸還,任君處置。」暗地一抹偷笑。
  「寫就寫嘛!」反正拿了上個月的薪水,他就會還了。「好了。」筆一揮,簽下自己的大名。
  「很好。」摺好收到西裝胸前暗袋。「要不要吃東西,我請你。」冰山似的俊顏突然溶化,露出一絲笑意。
  任飛翔懷疑的眼神死盯著眼前突然變和藹可親的男人,「你有什麼企圖?」
  「不要就算了。」攤手,丹尼斯轉身準備回家。
  「欸欸欸──」追上後拉住。「好人做到底嘛!要吃什麼?」正好他肚子也有點餓了!
  「反正又不會是吃你。」
  邊跟著出去,邊聞聞自己身上味道,「我又不能吃。」果然純真年代的人都很怪。
  「這可不一定……」詭異的輕笑。「上車吧。」
  「耶!宵夜宵夜~」歡呼後坐上副架駛座。
  小孩子,丹尼斯無奈的繫上安全帶。
  
  
  
  
  
  side 希亞、
  
  「仲瑄?」教室裡,剩城仲瑄一人,好友拿著手機似乎很生氣的說了什麼便掛斷。
  收好手機,面色不太好的城仲瑄轉頭看是衛亞,嘆口氣率先走出教室。「走吧,吃飯。」
  偏頭想了會,「……吵架了?」小聲的詢問。
  身子一頓,「嗯……他爸替他找了個女人要結婚。」因為他是獨子,不像自己底下還有三個弟弟,傳宗接代自然是落在他身上。
  「嗯……別想那麼多嘛。」他也沒遇過這種事,只能小小安慰。「我看得出他很愛你,不可能娶女人啊。」他見過那個男人幾次。
  他與城仲瑄相識在高中,與姚子奇跟任飛翔是上了大學才認識。記得高中有一次城仲瑄憤怒的跑到他家住一個月,雖然不曉得是發生什麼事,不過自己一人在外生活的衛亞很歡迎好友的到來,後來聽了事情緣由才曉得好友有一個同性愛人,因為吵架所以才到他家避風頭。
  「不……這次是他自己跟我說,他要結婚了。」拿下眼鏡,手掌蓋住雙眼,此刻的城仲瑄在也忍不住,靠在牆邊垂頭不發一語。
  「仲瑄不去阻止嗎?」他曾經偷偷看過,那個男人抱著城仲瑄坐在沙發上,兩人周身的甜蜜氣息,像似連呼吸都是甜膩的,讓他有一種,若自己也有能如此美好的愛情,真的是很棒呢。
  「他自己想做的事,我怎麼阻止也沒用。」嗤笑,從以前就是這樣。
  「不對!」雙手捧住好友的臉。「怎麼可以說沒用!說不定他就是在期待仲瑄你去阻止啊,你不是說過他家人除了那些長老都還不知道你們的事嗎?」仲瑄哪裡都好,不過就是在愛情方面有點……太被動。「仲瑄,你真的愛他,就應該去爭取啊,不是傻傻在這生悶氣。」越說他越覺得那男人可能只是順勢想考驗仲瑄,這樣做為好友的他絕對不能讓仲瑄不及格!
  怔愣看著那氣勢高昂的好友,「爭取嗎……」
  「走!我們去吃飯,順便商討作戰計劃!」拉著好友,準備衝向餐廳。
  「呃──」基本上,似乎也沒什麼值得計劃啊。「衛亞、你……」
  衛亞總是在奇怪的地方熱血呢……
  
  
  ※
  
  
  衛亞是個很亮眼的男孩子,從以前就是──雖然他本人似乎無自覺。
  他始終覺得,他的外表是因為他們樂團的關係,才用得如此華麗,不然他平常也跟姚子奇一樣,洗掉顏色,戴上眼鏡,穿個T恤跟牛仔褲。
  記得當初樂團剛成立在命名時,任飛翔還提出超人戰隊這種孩子氣的名字──因為他們四人髮色相迴異。最後決定F.Colors,其實F是Four的意思,不過直接唸似乎不太好聽,就用第一字母的F;至於Colors就是說明他們四人身上不同的顏色與性格本質,連玩樂團的原因也很不同。
  姚子奇是因為喜歡作曲,所以玩樂團是想唱他作的歌,只要拿了電吉他,自己也能唱得很高興。
  任飛翔是號召人,因為大學生活不玩個什麼他覺得太無聊,就搶了貝斯手這位子。
  城仲瑄是想抒發壓力,從小就彈得一手好琴的他便坐了電子琴這位子。
  而他因為靜態的活動久了,想說來點動態的,就選擇樂團……不過似乎坐在那打鼓也沒什麼差別,嗯……好吧,至少有動到手部大肌肉。
  
  雖然只是玩票性質的樂團,但沒有錢的話還是不能繼續下去,所以大家一直在找能夠駐唱的地方,名氣什麼的還是其次,重點是要有薪水──錢不是萬能,但沒錢卻萬萬不能。
  「仲瑄,那個。」看見櫃台旁那張貼著告示的紙張,衛亞拉拉好友。
  「什麼?」結完帳,看見衛亞指的徵人啟示。「……要這裡嗎?」上頭老闆娘的名字讓他卻步。
  「有什麼不好,純真年代在我們學校很有名呢。」純真年代等同財源滾滾來。
  「好吧……正好身上有練唱的帶子,拿給老闆娘吧。」真是撞邪了……
  「誰在叫老闆娘?」正巧從通往後區的門進到店面,婀娜多姿的嫵媚女人笑著靠近櫃台。「喲喲,稀客啊。」
  「欸?」來回看看好友與那美麗的女人。「仲瑄,你認識?」
  「是杜家的人。」不過,應該不是她才對……
  一眼就看出了城仲瑄的疑惑,開口解答,「大小姐回本家了,今日由我代理老闆娘一職。要應徵是吧?嗯……試用期一個月吧。」既然是認識的,當然面試這東西在杜家人眼裡是不存在的。
  「比起大小姐,聆香妳其實更適合老闆娘吧。」看那辣到噴火的曼妙身材,而且個性又熱情開朗。
  「哎呀,大小姐藏在那衣服下的身材可不輸給我呢。」嘻嘻笑聲,聆香貼近城仲瑄。「我知道,仲瑄只看過少爺的身材嘛,呵呵呵。」
  「咳、咳咳……」噎到口水。
  
  還有人知道仲瑄跟那人的秘密關係!?
  衛亞一把拉過聆香,「聆香小姐,妳知道最近那位少爺要結婚的事嗎?」
  這小弟弟長得清清秀秀的,嗯,上等!「當然知道,這事杜家上下都知道。」其實杜家早轉型,不是黑道而是由杜司臣一手領導出來的杜氏保全,兄弟們在經過一番訓練後,馬上就能出任務。
  「不覺得奇怪?」要對付敵人當然得先拉攏戰友。
  「有什麼好奇怪,我朋友就是了啊,」想到那對冤家,聆香不覺好笑。「而且那朋友少爺也很熟。」不愧是穿同條褲子長大的兄弟。
  「那妳覺得如何?」
  「嗯……其實我也沒見過傳說中的新娘。」這麼一想,的確是怪怪的。
  
  「你們在講什麼啊?」城仲瑄不解的湊進來。
  「咦?沒有!走吧,回去上下午的課。」拉過城仲瑄準備回學校。
  
  「若要問清楚,我建議你去找慕容。」在衛亞臨走前,聆香小聲丟下這話。
  慕容?
  
  
  
  
  
  free talk
  本來想以《英男兼差 專門測試人妻貞潔》這則新聞來寫史姚,
  只是最後寫一寫怎麼大家都出場了(囧)
  算了算了=3=~
  
  這篇大家都被我寫壞了(認真)
  尤其是(小小年紀就學壞的)杜哥跟(小惡魔般的)衛亞XD
  這還是我頭一次寫明確的希亞,光想就前途多災多難OTZ
  我能寫正常的慕容嗎,我真的不會噁心啊(囧)
  
  未來說不定可以期待更多的明三人物XD
  
  2008/04/26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