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架空背景,一樣全人物大客串,FF7-+疑似又搶戲了XD
  
  
  
  
  
  
  
  
  吉坦偷偷注意著那銀紫色玲瓏身影,已經好一段時日了。
  那人總是站在蛋糕櫥窗前,猶豫著要買哪些蛋糕,最後東挑西挑、拼足了六吋組合蛋糕才結帳。
  而下一個星期,同樣的人物、情景又會在店內上演。
  
  同事們私下都稱那位男子為“甜點王子”。
  其實就中性的容貌來看,稱公主倒也無可厚非呢。
  
  吉坦非常之好奇──
  一週吃上那麼多個蛋糕,都不曉得吃到哪裡去了,也沒看他胖上多少,腰依然是腰、腿依然是腿。
  不是他想用女性的形容詞,而是貨真價實的窈窕玲瓏、穠纖合度。
  
  好幾次,他都想上前搭話,比如介紹好吃的蛋糕、適合搭配的咖啡之類,但都讓對方所散發出的冷氣給打退。
  至今戰績是完敗。
  就算只是問到名字也好啊……
  
  
  
  「發什麼呆?」端著蛋糕盤出來的克勞德,皺眉問那拿著拖把出神的人。
  也沒等對方回答,小心挾起蛋糕一一擺入櫥窗內。
  
  「唉……我在害羞啦。」下巴抵著拖把柄,吉坦有些哀怨。
  
  克勞德動作一頓,那個跟巴茲一人穿女僕裝一人穿執事裝,在門口招攬客人的人說他自己害羞?
  鬼才相信。
  乾脆地無視那端發出的怨念電波,繼續擺放蛋糕。
  
  「……甜點王子差不多要來了。」史克爾算著帳務,瞄了眼時間。
  他曾聽過巴茲說吉坦對甜點王子很感興趣,只可惜至今未果。
  
  「吉坦……跟他?」克勞德望著那突然變得很活躍的金髮,竟然還握著拖把跳起舞來。
  接著白金髮像想到什麼似的,斂下臉色。
  
  堤達翻開門廉,冒出顆頭低聲的說:「克勞德你放完就快進來,要到麵包出爐的時間了!」
  
  正巧,店門被推開了,風鈴叮噹清脆地響了幾聲。吉坦一看出現在門口的客人,笑臉大放送的喊了聲歡迎光臨,眼睛一直跟隨著銀紫身影。
  
  男子走到櫥窗前停下,撥了下銀紫長髮,並沒以往的看著蛋糕思考,反倒是盯著白金髮男子,不太確定的喚了聲:「克勞德?」
  
  同事們莫不詫異的眼神注視兩人,吉坦更是吃驚的來回望著克勞德跟心中佳人。
  
  將小盒子放上玻璃檯面上,輕輕推向裡頭,「這是賽菲要給你的。」男子似乎對自己成了傳聲筒而有些不悅。
  
  克勞德猶豫了幾秒,才伸手接過打開盒子。而堤達早好奇地湊到他身旁,看見盒子裡的物品,發出驚嘆聲。
  「哇──這不是那個超知名、CHAOS的戒指嗎?」記得這是Fenrir系列最新品,被世人評為神作,且是非賣品僅供觀賞。
  「等等,我記得這是唯一的一個吧。」全世界就僅僅這麼一個,他竟然能親眼見到,堤達不禁嘖嘖作聲。
  
  「他已經好幾天都吃泡麵住公司。」雖然在一旁看知名設計師吃鱉樣還蠻好玩的,但社長下令,只好快想辦法了。
  
  克勞德收好戒指,聞言皺眉,「跟他說,我今天會回家。」
  敢吃泡麵,賽菲真是欠揍,克勞德不禁在心裡頭碎碎唸,轉身回廚房。
  
  傳話完畢,庫夏對著櫥窗逕自挑選蛋糕。
  吉坦見狀,心癢癢地猶豫是否要上前,直到史克爾朝他使了個眼色,他才鼓起勇氣向前攀話。
  「您好!需要我為您服務嗎?」
  
  庫夏並未抬眼看出聲音的人,比了比裡頭,「照舊吧。」
  下一秒才想到不是往常幫他挾蛋糕的史克爾,才正要說是哪幾種蛋糕,沒想到吉坦早已動作迅速、挾起他最常買的六種,小心地組合成六吋蛋糕裝盒。
  詫異地看了櫃台裡頭的金髮男孩,庫夏不禁疑惑……他有見過這人嗎?
  當好幾年後吉坦得知,庫夏會知道有他這號人物還是因為他主動搭話、不然庫夏根本只認識史克爾(因為總是史克爾幫他結帳),而鬧了好一陣子彆扭。
  看著金髮男孩動作,庫夏瞄了眼衣服上的名牌,將吉坦兩字記在心裡。結帳後提著蛋糕離開,準備回公司享用順便傳話。
  另外今天的甜點費用就記在賽菲頭上好了。
  
  
  
  「克勞德!」佳人一離開,吉坦馬上衝進廚房,抓住正在打蛋的人雙肩。
  「你認識甜點王子啊?」
  
  冷靜的看了那眼睛發光的人,克勞德點點頭又搖頭,放下打蛋器,將雙肩上的手掌拉下。
  「認識但不熟,他是CHAOS專屬品牌模特兒,頂端的那種。」
  庫夏跟賽菲的三個弟弟都是CHAOS對外極具代表性的展示模特兒……其實他不只一次懷疑,Fenrir系列由賽菲自己代言,話題性會更高也不一定。
  那張俊邪面孔,怕是煞死一群人。
  
  「名字?興趣?年齡?喜歡什麼?」吉坦一連串的丟出問題。
  
  「……」好麻煩,克勞德望著那隻似乎成了小狗的金髮男孩,無奈的嘆口氣。
  「我等等下班會過去,你要不要──」
  
  「帶我去!」克勞德話都還沒說完,吉坦馬上邊跳邊舉高手。
  
  
  
  ※
  
  
  
  「唔哇──」抬頭望著那直入天際的大樓,吉坦禁不住發出讚嘆聲。
  而待克勞德向警衛報出自己來意後,拉著那呆住的金髮入內,直接走向電梯。
  
  「啊,是大嫂。」
  「嗯,是大嫂。」
  「嗚,是大嫂。」
  一連三道聲音,在電梯門開啟時同時響起。
  皺了皺眉,克勞德裝作沒聽見地進入電梯內。
  「克勞德不回來,我們四個都要餓死了。」留有齊肩銀髮的男孩,一雙翡翠貓瞳裡滲出笑意。
  「賽菲哥哥是快被醋淹死了。」如瀑布般的長髮,年歲稍長的男孩也笑了。
  「克勞德哥哥不回來,賽菲哥哥要死了。」明明看起來挺強悍的男孩,眼角卻含淚的哽咽說著。
  
  一聲長嘆,克勞德揉揉太陽穴,不過也感覺得到這三個小鬼是用自己的方式在希望他回去,便沒多說什麼。
  吉坦好奇地晃了晃頭顱,「克勞德你認識他們?」
  
  「與其說認識……」貓瞳望了身旁人一眼。
  「正確來說……」抱胸點點頭。
  「賽菲哥哥的女朋友──哎喲!好、好痛……」這下眼淚真的掉下來了。
  
  「羅茲你……」短髮男孩與外表不同擁有一顆善良的心,克勞德敲完後莫名的有了罪惡感。
  「算了。」他已經習慣了。「他是吉坦,想認識庫夏。」
  
  三人一愣,不約而同的三道視線匯集在吉坦身上。
  「這種貨色……」由下往上掃瞄吉坦,卡達裘搖了搖頭。
  「我想你先整容比較有希望。」端著下巴,亞茲好心的給吉坦建議。
  「庫、庫夏哥哥不會那麼說啦!」總是能由庫夏那裡得到一塊蛋糕的羅茲,急忙的說。
  
  「雖然我沒有你們美得很禍害的臉孔,但也算是清秀吧?」吉坦對著電梯裡的鏡子,摸摸自己臉。
  
  「美得很禍害,是在指賽菲哥哥吧。」雖然總是在扯自家大哥後腿,但不得不承認自家大哥的美貌。
  「還有庫夏。」NO.1的實力自然不可小覷。
  「克勞德哥哥也很棒啊、哎喲!」說完又被敲了一記。
  
  「廢話少說點,到了。」數字二十八亮了,克勞德率先出電梯,熟門熟路的直衝賽菲的辦公室──整層樓簡直像總統套房一樣。
  「庫夏在吧?」真正美得很禍害的兩人,總是喜歡聚在一塊不知在聊些什麼。
  
  卡達裘偏頭不太確定地說:「嗯……在吃蛋糕吧。」
  
  穿過起居室,來到辦公室門前,連打聲招呼都免了,克勞德直接旋開門把。
  「在吃什麼垃圾食物,賽菲。」一入內,冷眼立即掃向辦公桌後的男人。
  
  挾起的麵條停在半空中,賽菲羅斯略微尷尬的揚起嘴角放下筷子,起身走到克勞德身旁,手掌先輕柔撫摸那膚色略白的臉蛋,後才滑至肩膀一個使力將人擁入懷裡。
  「補充電力……」雙臂緊緊抱住那纖細卻結實的身軀,臉埋入頸窩中吸取氣息。
  克勞德只是抬手順了順那如銀河的長髮,任由男人抱住自己甚至是到了疼痛的程度。
  
  一旁兄弟三人早已習慣如此的場景,看了看彼此,決定到遊戲室打發時間。
  而坐在沙發上的銀紫色美人,用叉子切了一小塊蛋糕放入口中,無視那頭上演的相親相愛,逕自看著成品照片。
  決定使用哪張宣傳照片,一向是由照片主角他本人及賽菲決定的。
  
  「我覺得這張比較好喔。」
  
  庫夏點點頭,「你也這麼覺得?我也覺得這張……咦?」發現剛才的說話聲不是好友,納悶的抬眼。
  「你是……啊、蛋糕店的服務生。」
  
  「你好,我是吉坦!」終於有機會可以認識佳人,吉坦馬上報上自己名字。
  
  庫夏微微勾了下嘴角,「我知道。」
  
  吉坦愣了一下,隨後雀躍的眨著眼睛注視著庫夏,噢噢噢噢佳人記得他耶!
  這樣自己是不是有多了幾%成功率?
  
  
  
  
  
  …to be continued
  又突發FF9文(呆
  下篇不知在哪(被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