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9・天空色的幸福紙盒、中

FF9・天空色的幸福紙盒、中

  
  
  
  
  
  
  
  
  
  
  庫夏的確是有自傲的本錢。
  中性的妖豔臉孔、雪白的肌膚、勻稱的身形,要不是胸前一片平坦,說是美女大有人信──不過亦男亦女的外表也為他的模特兒生涯添了許多機會。
  而成為CHAOS專屬模特兒,是個意外卻也讓他達到頂端,雖然只為CHAOS工作讓他少了許多錢入口袋的機會,但CHAOS每一場活動或是新品宣傳等等,加總起來的數目甚是可觀。
  再說,公寓、車子、治裝及海外工作的各種費用都報公帳,扣掉生活基本開銷,庫夏的存摺數字,不知幾個零了。
  
  當然,他個人對CHAOS是非常滿意的。
  以前還是小模時,CHAOS飾品可是被視為一種等級,光能擁有一個CHAOS飾品的人,就足夠讓身旁人羨慕不已了。
  雖說他現在根本將那些飾品放在家裡當擺飾就是了……
  
  除卻工作及他個人的成就,自然就是生活上的交際了──美人總是受歡迎的,不管是誰。
  說起來他會有機會進入CHAOS,也是因為太受歡迎的關係。
  高嶺之花人人欲摘,擁有少見美貌的庫夏才在模特兒圈展露鋒頭,就讓私底下喜好男色的高官顯貴看上。總是一副遊刃有餘地迴於眾人之間的庫夏,其實很潔身自愛──不如說他認為沒人配得上他,那些什麼雜魚都只夠幫他提鞋──所以當初經紀公司竟然暗自幫他接「飯局」,他當場就讓對方難堪外加一頓排頭吃,事後自然被公司冷凍、封殺。
  某晚他到酒吧小酌、被陌生人纏上之際,一個自稱傑克特的男人替他解圍,還很有誠心的想跟他談工作、說他形象很適合他們公司新商品,當下他略微說明自身情況,也不抱任何期待,畢竟違約金可不是一筆小數字。
  沒想到過後幾天就收到解約書,及一封邀請他參加宴會的邀請函,一見宴會主辦方是CHAOS,他才想起來那晚在酒吧遇上的人,是CHAOS極有名的經紀人。
  之後呢,就進了CHAOS接受訓練,接著成為專屬模特兒,兩年後的現在是NO.1。
  
  踏入這圈子,他遇上的人太多了,不管是暫且稱得上是朋友的公司同伴或是因工作碰上的陌生人;另一方面,他感覺極為敏銳,對方對他抱持著什麼心態,他大抵都猜得中。
  所以當那年紀看起來很小的金髮男孩找他搭話,他就知道他又禍害了。
  
  
  
  
  
  「罪過啊,罪過啊!」翹著腿咬著棒棒糖,卡達裘忍不住搖頭晃腦調侃。
  「真的是罪過。」姿態優雅的輕啜咖啡,亞茲讚同地點頭。
  「因為庫夏哥哥很漂亮啊!」羅茲天真的說。
  
  庫夏挑起細眉,他倒是很喜歡羅茲說的話,果然沒浪費他以往的蛋糕。
  容貌長在他身上是沒錯,但喜歡上他可就不是他的錯了。
  到現在,不管是什麼人喜歡上他,他都可以處之泰然了,但自入行來他始終沒有交往的對象,感情的世界是一張白紙,也夠跌破大伙眼鏡了。
  
  指甲輕劃著自己雪白的面頰,庫夏有些好奇……如果在這上頭割一刀,是不是那些誇口說喜歡他的人,會為之卻步?
  但這不過是空想而已,要是真割下去,只怕老闆會先找他開刀……說不定還真把他賤價出售給某些對他有興趣的人。
  想起老闆那毫不遜色於公司模特兒的面孔──當然還是差他一截──然後露出陰狠的笑容,庫夏怎麼想都覺得賤價出售肯定是老闆會做的事。
  
  突然露出笑容,庫夏心想不能真劃……那麼,假的總可以吧?
  「亞茲,幫我找特殊化妝師過來。」
  
  
  
  
  
  ※
  
  
  
  
  
  愉悅的哼著歌走在街上,無視路人的目光及細語,庫夏很清楚的知道現在自己在外人眼裡是何等模樣──
  頭髮染成淡金色還換了髮型,左臉頰上一大片青色的胎記,戴上有色的隱形眼鏡,穿著稀鬆平常的T恤與牛仔褲。
  他敢打包票,絕沒人會把他與CHAOS頂端模特兒作聯想。
  
  總不會有人認出他了吧!庫夏不禁得意的心想。
  但,這份高興卻沒持續太久,他才剛在公園裡、坐到長椅上時,馬上就有人喊出他的名字。
  
  「庫夏!」
  
  一愣,庫夏不相信除了知情的人以外,真有人能認出他是誰。
  轉過頭一看,發現是個連他也未曾預及的人。
  
  「啊哈!真的是你耶。」來人自然熟的坐到庫夏身旁。「我剛還想說是不是看錯了,果然我的直覺一向很準!」
  吉坦哈哈笑,把剛買的果汁罐遞給庫夏。
  
  「你…認得出我?」不可思議的語氣,畢竟他以這副模樣走出公司時,嚇得警衛差點叫警察。
  連賽菲也是經過幾分鐘才猜出他是誰,對,是用「猜」的,但方才少年卻是一副確定的口氣道破──他終於正視眼前少年,何以能認得出他?
  
  「唔嗯?」咬著蘋果望向庫夏。「就……不知為啥我就知道是你啊!」吉坦聳聳肩,他也說不上來,那是一種感覺嘛!
  「不過你這打扮是……要拍海報嗎?」搔搔臉頰,他記得庫夏都是以中性為主。
  
  庫夏不禁有些鬱悶,他原先還很自信沒人認得出,結果不到半天就被拆穿……
  哼了聲,「不做些變裝,我踏得出公司嗎。」語氣裡帶了點自傲。
  
  「說的也是耶。」吉坦注視著身旁人沉默的側容,他覺得要認出庫夏其實不難,雖然面貌不同,但一個人的氣質是很難改變的,尤其還那麼耀眼。
  其實只要用心,都可以發現那不過是掩人耳目的裝扮。
  咧開笑容,吉坦起身,「既然這樣……要不要跟我約會?」問完根本不顧對方回答,牽起庫夏馬上出發。
  
  「等、你…──」連拒絕的餘地都沒有,庫夏還是頭一次被牽著鼻子走。
  對方甚至還是個認識不到半個月的少年。
  
  
  
  
  
  「啊你嘴角有屑屑。」吉坦手指捻起餅乾屑,自然的送進自己嘴裡。
  庫夏無語的瞪著那自動自發的少年,真想把手裡可麗餅朝少年丟去。
  
  
  「為什麼要挾這隻娃娃給我?」庫夏皺眉望著自己手中的白色娃娃。
  「咦?我看你一直盯著看,不是想要嗎?」吉坦詫異的反問。
  沒有回話,庫夏有些不開心的撇過頭──還真被說中了。
  
  
  「啊,這個很適合你!」吉坦滿意的看著染成淡金色的髮絲上別上了髮飾。
  兩個大男人突兀的身在女性飾品店裡,庫夏忍不住低吟一聲,他到底為什麼會在這啊。
  
  
  
  短短一個下午去了好多地方,回到起點的公園也已夜幕低垂,吉坦抱著後腦勺靠著牆壁望著夜空。
  一待男人從廁所出來,吉坦笑了笑,「很晚了,我送你回家吧!」
  庫夏不發一語,任由少年牽著他的手步上歸途。
  
  
  
  ※
  
  
  
  吉坦緊張的四處張望,他沒想到竟然有幸可以進到庫夏的公寓。
  洗淨一天的疲累,回復妖豔容貌的庫夏,踏出浴室就看見那小狗似的少年正襟危坐,不禁勾起一笑。
  
  吉坦拿起水杯飲了幾口,一見進入客廳的男人衣著,差點一口水要噴出來。
  那、那…白襯衫下有穿嗎!?
  尷尬的收回視線,不敢望向魅惑的男人……唔、他覺得再看一眼,噴得不是白開水會是鼻血。
  
  看穿了小少年的心思,庫夏不禁覺得這一身也有些價值了。
  坐在沙發上,雙腿自然交疊,他滿意地聽到一聲抽氣聲──嗯哼,其實他有穿上白襯衫算是不錯了,平常他洗完澡都是全裸的。
  「怎麼了,你不是喜歡我嗎?」他還以為小少年會血氣方剛的撲上來呢。「那麼我這樣……也算是表達今天一整天的謝意吧。」
  
  吉坦原先還很害羞尷尬,但接著卻是極為不爽的擺出臭臉。
  他撈起庫夏丟在沙發上的外套,在對方驚訝的目光下,蓋上庫夏因熱氣而雪白紅潤的大腿,遮掩住那引人遐思的美景。
  「我不喜歡你這樣。」他又不是喜歡庫夏的身體。
  有些冷聲的說:「如果沒事的話,我要先回家了。」
  
  呆看少年就這樣離開,是門帶上的聲音驚醒了他,庫夏不禁冒出無名火,起身把外套一丟,連吉坦喝過的水杯都想往地上砸去。
  笨蛋!他又不是對每個人都是這樣!再說能看見他出浴的美景是一大榮幸呢!
  
  丟水杯等會還要收拾,氣炸的想換丟電視搖控器,卻被矮桌旁一個紙袋吸引了目光……家裡沒這東西吧?
  庫夏放下搖控器,將紙袋放上桌面,將裡頭的紙盒拿出──典雅的天空藍色,很符合他的審美觀。
  打開盒子,是塊小蛋糕;看完附上的小卡片內容,庫夏又低喃了聲笨蛋。
  靜靜地吃著吉坦送他的蛋糕,庫夏頭一次覺得甜膩的蛋糕,竟是如此索然無味。
  
  
  
  
  
  …to be continued

  總是在奇妙的時機會寫FF9…還中囧囧
  一樣不知下篇在哪哈哈哈XDDDDDD
  不過這篇寫完,我還蠻想寫FF裡一個梗的XD

  電腦掛掉,不知何時才會再更新…
  說不定也很快啦哈哈哈(喂)

Comments
Share
王各

搭訕歡淫 一生明願廚 史姚一生一起走,哪些姿勢沒試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