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背景
  
  
  
  
  
  
  
  
  他們是一對雙胞胎。
  ──每次這麼說,卻沒有半個人會相信。
  
  外表冷豔、性格冷淡還頗任性,不論武方面,科科滿分的庫夏。
  開朗、熱情又樂觀,四海之內皆兄弟,不論文方面,運動全能的吉坦。
  
  兩人極端的差異性,根本沒人相信他們是兄弟,甚至是同一胎只差幾分鐘的雙胞胎。
  
  
  
  
  
  迪西迪爾學園,表面狀似和平,檯面下卻是波濤洶湧,上至老師下至寵物,皆立場分明的分成兩方──
  秩序與混沌。
  
  聽說一開始是兩人為了雞毛蒜皮的芝麻綠豆事,最後不知怎的竟然搞成兩大勢力敵對。
  反正也不是什麼打打殺殺的流血狀況,最多就是點到為止的比鬥,學院理事長(*FF8校長席德客串)極樂天的觀望兩方競爭。
  
  
  
  
  
  「喔哦,吉坦你家哥哥又被包圍啦。」巴茲橫臥在樹枝上,絕佳的視力看見不遠一道淡紫身影被好幾人圍住。
  
  「呣?」咬著甜甜圈的吉坦,身手矯捷地爬到樹上,跟著巴茲方向看去。
  「哦!真的耶。」
  
  等等這一副開心的口氣是怎麼回事?那是你哥哥耶,巴茲一頭黑線地望著吉坦。
  「你不怕你哥被欺負啊?」
  
  吉坦一臉古怪的看著好友,「被欺負?誰欺負誰都還不曉得咧。」
  因為是兄弟而被分到同寢室,每天從早到晚做牛做馬的服侍他家親愛的、只早他幾分蹦出母體的哥哥,到底是誰欺負誰啊……
  只差幾分的順序就決定了未來的命運,吉坦想想從小到大他簡直像隻勞碌命的狗一樣,庫夏疼愛的只有小妹實琴而已──雖然他也是很疼愛小妹啦。
  
  「啊,是克勞德。」看見標準的刺刺金髮,不用看正面也能知道是誰。
  「依克勞德個性,應該會去幫你哥吧?」
  
  「你確定嗎?」忍不住斜眼過去。「你難道忘了上次克勞德會中縮小魔法就是因為庫夏嗎。」
  然後小陸行鳥就被烏賊大魔王抓去,阿門。
  
  「呃……」魔法抵抗實論課每人都有修習,但一遇上庫夏這類主修魔法的對手,任你修個十年也很難完全抵禦。
  
  「要不是蒂娜剛好經過,及時拯救克勞德免於賽菲那隻烏賊王的觸手之下,克勞德八成連我也砍。」因為連座罰。
  被大刀砍可不是好笑的啊!
  
  巴茲聳聳肩,「好吧,那就看戲吧。」既然當事者弟弟都這麼說了。
  
  
  
  
  
  瞇起眼冷冷盯著圍成一圈的人,庫夏不悅地抱緊手中書籍,只是想去個圖書館而已怎又來了一大群人。
  「滾開。」
  
  面對中性美的妖豔面容、窈窕的身段及裸露的衣著,挑戰者不禁個個吞吞口水。
  庫夏的美貌也是學院裡數一數二有名的,光是親衛隊人數就不少。
  「庫夏‧特萊巴爾!束手就擒吧!」其中一人大吼。
  
  不知道是誰發起的遊戲規則,只要某一方比鬥輸了,那輸方就要無條件答應贏方要求的任一件事。
  此遊戲規則造就許多可歌可泣的歷史,比如一次比鬥中落敗的克勞德,被賽菲羅斯要求穿女裝,造成學園大轟動。據聞事發後,兩人每見面一次都要對決一次。
  而眾人最有興趣的莫過於混沌一方有名的盔甲三兄弟,大家都好奇頭盔底下是什麼樣的臉孔,可惜還沒有人挑戰成功。
  而另一種的有“性趣”,就是當下庫夏的情況。
  不比克勞德的擅近身戰,一把大刀嚇退許多人,眾人只敢遠觀;但庫夏不擅近身戰,許多欲摘高嶺之花的人,不怕死的向他挑戰。
  
  「一群廢物,要打就快點,別浪費我的時間。」冷哼一聲,庫夏才剛打開手掌心集結魔力,瞬時一道銀色人影殺了出來──
  
  那長度異人的武士刀嚇壞了挑戰者,而本來無視並打算繞道的克勞德,不知何時已握著巨刀殺向武士刀的主人。
  「哼哼哼……好久不見了,克勞德。」碧綠閃著青光的眼眸直直望向身前的金髮,薄唇勾起冷笑。
  克勞德不發一語,刀光劍影一個交錯,兩人移師空中揮打砍劈,將學院屋頂當做立足點的跳來跳去,最後消失於眾人眼際。
  
  他可不認為那隻烏賊是來幫自己解圍,九成九是為了引起那隻陸行鳥注意。
  「……哼,還不都是打到房間裡去。」庫夏挑起細眉,略微不屑地說。
  無視那些跌坐在地上的無用廢物們,庫夏再度往自己的目的前進。
  
  
  
  
  
  「哇啊──是賽菲耶。」手掌抵在眉上遠望,巴茲不可思議的說。
  
  吉坦舔舔紙腹上的砂糖顆粒,「那隻烏賊九成九是為了引起陸行鳥注意啦!」不愧是雙胞胎,連想法都一樣。
  
  「不過我聽他們朋友說,他們兩個以前感情很好呢。」某個開朗黑髮男某天來找克勞德,趁人不在的大爆料。
  想想現在打得要死要活的場景,巴茲根本想像不出黑髮男說的,克勞德小時候最喜歡跟在賽菲屁股後的畫面。
  那是一整個惡寒啊!
  
  「那又怎樣,我小時候跟庫夏比他們更要好咧。」吉坦低聲嘀咕。
  「好啦,我去圖書館!」跳下樹枝,尾巴掃掉屁股上的灰塵。
  
  
  
  一進圖書館,吉坦熟門熟路的走到魔法書目區、兩座書櫃中間的走道,果然看見自己哥哥坐在沙發上,抱著書打起睏的景象,蘊藍的雙眼露出笑意,躡手躡腳的靠近。
  左右望了望,低下頭湊進那微啟的紅唇,吉坦閉上眼正要親上去,卻吃到滿嘴毛,疑惑的張開眼──阿咧?他的尾巴乖乖在後方呢。
  冷不防對上另一雙藍眸,呆了幾秒,吉坦才咧嘴乾笑。
  ──被逮個正著耶,哈哈哈。
  
  並沒什麼特別反應,庫夏瞪著上方吉坦片刻,才移開自己總是藏起來的尾巴,下一秒尾巴又消失了。
  吉坦正擔心會被魔法轟,沒想到卻被抓住領口往沙發上甩,他眼冒金星揉著後腦,卻被眼前美景嚇到說不出一句話。
  庫夏坐在自己腿上──吉坦有些尷尬地向下方瞄了一眼,雪白的肌膚配上短熱褲還大方的岔開跨在自己兩方──是在誘惑他吧?是吧、是吧!
  
  「怎麼,想來偷襲我?」
  
  說話就說話臀部不要亂動啦!吉坦欲哭無淚的在心裡吶喊。
  
  似乎是感覺到臀下有某個東西正在甦醒當中,庫夏嫵媚輕哼一聲,湊到弟弟耳際,用著低啞的嗓音說:
  「哼嗯……我昨晚沒餵飽你,嗯?」
  
  遇到這麼壞心的哥哥,怎麼樣都不夠吧!
  ──靠著魔法隱住兩人動作,在圖書館裡完食庫夏入肚,吉坦突地心有所感。
  
  
  
  
  
  fin
  突然寫了FF9文也不知道是哪招囧
  而且FF7-+超搶戲XD
  然後全系列人物大客串這樣…X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