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ry Christmas Everybody
  史姚、司瑄、丹任、希亞
  
  
  
  
  
  
  
  
  
  side 史姚
  
  「哈啾!」身在SOSA電視台大廳,一壓低棒球帽沿的男子打了個噴嚏。「冷死了……怎麼還不快完啊!」說罷搓搓冰冷的雙手,吸吸鼻子。
  今天晚上通告只有上姚子瑩主持的Special電台節目,結束後他馬上衝來電視台,卻發現某人節目還沒完,只能在這乾等了。
  
  “對於2009年有什麼展望嗎?”
  螢幕上亮麗的美人微笑,“嗯…繼續做出令人喜愛的音樂。”
  
  雙手貼在嘴前,呼了口熱氣取暖,耳朵順便接收主持人訪問史蒂芬的內容。
  
  “最近搖滾歌王姚子奇出新專輯了,你有什麼計劃嗎?”
  
  嗟!幹麻提到他啊!他跟史蒂芬的曲路完全不一樣。
  
  “當然很恭喜子奇囉!最近常向他請益搖滾風格,希望下一張唱片能帶給大家全新的感受。”
  
  在歌迷感受前,他真怕自己會先感受到上西天……心中忍不住吐史蒂芬嘈。
  
  “那今年的平安夜要如何過呢?”
  “這個……”
  
  再抽抽鼻子,姚子奇沒聽史蒂芬的回答,掉頭便往門外走去,低頭迴避一些探視的眼神,低調地靠在門口旁牆壁上。「慢死了!」為什麼他得在這枯等啊,明明說好準時在這碰頭的!
  姚子奇從不過聖誕節跟平安夜,商人炒作出來的節日對他沒有意義,要不是以前兩人都忙著通告,沒一起過聖誕節過,今年才約好為彼此留下時間,不然這時沒了通告,他早窩在家轉電視、寫歌了。
  憑什麼他在外面吹風,何以那個人卻在攝影棚裡吹著暖氣還有熱飲享用更有一堆歌迷影迷在熱情尖叫!?
  到頭來,他只是在氣明明約好了,那個王八蛋卻不在自己身邊!
  「可惡!」愈想愈火大,姚子奇一握拳就想往牆壁用力搥下,卻讓一纖細卻充滿力勁的手掌攫住手腕。「哪個不長眼的──」才想抬頭怒罵,卻被人用力擁進懷裡,欲掙扎卻嗅到熟悉的味道,一時酸楚湧上鼻頭。「你、你怎麼那麼慢啊!」當然,姚子奇馬上裝作沒事地開炮。
  雖然充滿了怒意,但沒遺漏愛人略帶哽咽的嗓音,史蒂芬迅即將人帶進懷裡。「對不起,有歌迷影迷要簽名所以遲了些。」安撫地揉揉姚子奇的背部,史蒂芬利用身高優勢,不時在姚子奇臉頰及耳旁親密啄吻。「好冰……」抓住愛人手環住自己腰部,利用大衣遮掩住兩人。
  「笨蛋,等等被發現……」說是這麼說,不過頰邊溫暖得姚子奇根本懶得抬頭,埋在史蒂芬懷裡。
  「今天是聖誕夜……做什麼都可以囉。」邊說邊低笑。「你帽子撞得我有點疼,子奇。」
  「處罰!」處罰讓他等那麼久。
  「是是,那今天你要小弟我做什麼呢?」
  「……嗯……」姚子奇過小的音量,史蒂芬要低下頭靠在他嘴邊才能聽到。「子奇你說什麼?」
  「就──」又用了極小的音量再說一次,但這次史蒂芬可聽得真切了,臉上漾開溫柔的笑容。
  
  你…你在我身邊就好……
  
  
  
  
  
  
  side 司瑄
  
  「請用,咖啡。」杜司臣頷首接過城仲瑄遞來的咖啡。
  今天聖誕夜,杜司臣也特別讓公司上下提早下班,有情人的能去約會;沒情人的能去好友聚會。
  「真奇怪……明明明天才是聖誕節,大家卻那麼熱愛過平安夜。」看著街上來來往往的人潮,城仲瑄百思不解。
  「我們現在不也是?」杜司臣打趣地問,他們兩人此時正站在人來人往的吵雜大街上。
  「……也對。」根本沒資格說別人。「不過聖誕樹很漂亮。」抬頭看著廣場上那裝飾亮眼的聖誕樹,蠻多情侶在與它合照,為今年聖誕節留下紀念。
  「的確……」喝了口咖啡,杜司臣注意到身旁人摩擦著手掌,握住城仲瑄手掌放入自己大衣口袋。「冷?」
  男人突然的動作讓城仲瑄傻怔了幾秒,回過神才點點頭緩緩地揚起微笑,「……有點。」十指相扣,絲絲暖意直達胸口。「對了你的工作……」杜司臣的工作量,現在出來過平安夜加上明天兩人還約好要去泡溫泉……不敢想像聖誕過後幾天的堆積量。
  「放心,我隨時都有用電腦搖控。」知道身旁愛人是比自己更擔心公司大小事,杜司臣苦笑回答。「難得放假,不要談公事吧。」抬腕注意到時間。「吃晚餐吧?」
  「嗯,有想吃什麼嗎?」並沒特意訂了什麼飯店餐廳,今天兩人完全隨意地四處逛逛,找個小餐廳吃個飯,也能去看夜景之類的。
  「四處看看吧。」
  兩人親密地緊靠在一起行走在街上,雖引起一些人的注意,不過平安夜嘛,大家寧可把注意力放在身邊的愛侶。
  
  「平安夜快樂。」行經聖誕樹前,杜司臣一把拉過身旁城仲瑄,低頭在愛人耳邊低語。
  「你也是。」微偏過頭,兩人唇瓣略微摩擦,一齊笑開來。
  
  
  
  
  
  side 丹任
  
  任飛翔的平安夜,就是在床上渡過!
  大家別想歪,不是這樣那樣的劇情,若真的是可能有人會馬上按下右上角的X。
  主角目前睡死在自己溫暖的床上。
  
  「小翔啊他從下午就一直等,結果最後就睡著了,看得我好心疼。」雖然是用了溫和無害的語調說話,但誰都聽得出來其下語意“你敢讓我的寶貝兒子等那麼久,找死!”。
  「任媽咪抱歉,我去拿蛋糕所以遲了些。」畢恭畢敬的道歉,要是惹怒了任媽咪,未來要把任飛翔帶回家可能就難了。
  「好了好了,你們孩子去過,我跟飛翔他爹地也要去過甜蜜的平安夜。」挽著丈夫的手臂,任媽咪曖昧的朝丹尼斯眨了下眼。
  「呃──慢走。」當然可以理解那幾下擠眉弄眼的含意,不過丹尼斯可沒想得那麼深遠,小火慢熬出來的東西才好吃嘛!(?)
  
  小心地打開房門,動作放輕地坐在床緣邊,看那酣然大睡的人,「睡著可愛多了……」輕輕捏了任飛翔臉頰,丹尼斯無奈露出苦笑。
  「這下蛋糕要怎麼解決呢……」傷腦筋地看著天花板,蛋糕放過夜也不好吃。
  「嗯…丹尼斯……好吃……」聽見任飛翔發出的夢囈,丹尼斯不禁汗顏,他在飛翔夢裡被吃了?
  「算了,明天再讓你吃個過癮吧。」彎下腰在任飛翔嘴上小啄一記,起身後端著下巴思考,後揚起詭異的笑容。
  決定不虐待自己地鑽進任飛翔被窩。「晚安了。」緊摟著懷中睡死的人腰部,丹尼斯想到任飛翔醒來後的反應……還是睡覺吧。
  
  咔吱、咔吱──
  任飛翔夢見自己咬著丹尼斯模樣的人形餅乾很開心。
  
  
  
  
  
  side 希亞
  
  「好漂亮!」因通告關係,兩人目前在高雄,搭著摩天輪俯瞰夜景。
  算算時間差不多了,伸入口袋按下手機通話播出鍵。「寶貝,從五開始倒數吧。」
  慕容和希突出此言,雖一頭霧水,不過仍是點頭開始倒數。「五、四、三……」雖然不知道他葫蘆裡賣了什麼藥,但衛亞心裡充滿了期待。「二、一、零……咦?」
  遠處85大樓用樓層窗戶燈光的閃爍制造了字樣“亞,聖誕快樂!”,衛亞目瞪口呆地傻盯著,轉看向慕容和希,吶吶不能言語。
  明明在摩天輪的小包廂空間,卻像能聽見底下行人的驚呼聲,幾分過後變換了字樣“I ♡ Y”。
  怎、怎麼辦……好想哭……等到字消失後,衛亞低垂著頭顱不敢看向慕容和希,一直眨著眼睛不讓淚珠流下。
  「寶貝,我會心疼。」抬起衛亞下巴,一見那硬撐著不哭的神情,不捨地將嘴唇貼上那略濕的淚角。「喜歡嗎?」
  破涕為笑,用力點下頭,「我很喜歡!和希……」偏頭稍稍思索了下,主動地在慕容頰邊啵了一下。「謝謝。」
  吃驚地摀住方才衛亞親過的地方,慕容看著雙頰紅潤,眼角仍微紅,微啟的紅唇剛剛在臉頰的觸感……撈過身旁衛亞,唇覆上吞下衛亞本欲出口的驚呼。
  
  真是令人食指大動啊。
  
  
  
  
  
  over talk 2008/12/25
  Merry Christmas Everybody!!!
  好累(扶額)
  可以看出我每篇都很短加上有混的嫌疑030
  
  
  
  
  
  PS.
  
  尷尬地遞出我手上的小包裝物體,叫一個未婚女子發這個實在是……
  「Merry Christmas!」紅布袋裡仍有好幾個,還是趕快發完吧!
  遞出後幾秒,我發現對方沒有接受的舉動,納悶的抬起頭──死了!
  對方雖壓低了帽子,但仍是可以看出是個男人,而他身旁戴著棒球帽的顯然也是男生……糗了。
  「謝謝!」雖然看不清楚,但是貝蕾帽下形狀漂亮的紅唇揚起笑容。
  我只差沒流口水,愣愣盯著他們兩人離去……
  
  「是啥?」
  「呵呵,這種日子會發什麼,當然是保險套囉。」
  
  我能聽見棒球帽男生發出的怒吼。
  
  
  
  「Merry Christmas!」剛剛的尷尬狀態過了後,我想應該不會那麼衰了……哇咧神跟我犯沖嗎!
  眼前又是一對男性伴侶,俊美的黑髮男子充滿興味的打量著從小包裝裡拿出的保險套。
  「這麼說來,我還蠻少用保險套的……」
  竟、竟然還有感想!?我看他旁邊那個斯文的男子都尷尬的左看右看,想裝作沒這回事了。「今晚試試?」還大膽的詢問男伴,我整個超傻眼的看著斯文眼鏡男對我露出個苦笑,拉著男子趕緊離開。
  
  那個眼鏡男怎麼長得好像某藝人啊……
  
  
  
  「Merry Christmas!」剩沒幾包了,再加把勁就完成了!
  「謝謝。」是個戴墨鏡的酷哥。「……聖誕快樂。」我看他手上提了個蛋糕盒,似乎正急著趕到哪去。
  「呃……祝你有個美好的平安夜!」一定是吃著蛋糕,吃著吃著變吃人了吧……
  「妳也是。」酷哥對我淡淡笑了一下。
  
  
  
  終於!看了空空的袋子,總算把保險套發完了。
  我怎覺得寒冷的冬天裡,我臉上熱得能煎蛋呢……
  
  
  
  PPS.
  飯店有提供保險套,故不發放。
  
  
  
  PPPS.
  聽說隔天丹尼斯沒察看小袋裡裝了什麼就送給任飛翔了,這是後話就不多囉嗦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